登录 : 2017.01.04 11:20 修改 : 2017.01.04 14:41

开始进行随机选定失业人员并无条件提供支援的试验
试验实施两年内即使就业仍继续支援…扩大计划

2016年12月31日晚(当地时间),市民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城市中心的市民广场庆祝独立100周年,迎接2017年新年。芬兰从今年开始试验基本收入制度。(图片来源:欧新社 韩联社)
芬兰以国家为单位,从今年开始首次在欧洲地区进行“基本收入制度”试验。芬兰社会福利局(KELA)于1月2日公开发布称,自1月1日起,在今后的两年间将从享受福利津贴的劳动年龄人口中随机挑选2000名失业公民,对其实施每月无条件支付560欧元(约7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200元)基本收入的制度。目前,芬兰由在2015年4月选举中获得第一位的中间党帕沃•利波宁总理领导,他领导的联合政府为中间偏右倾向。

基本收入领取者们可以随意使用这些钱,对于钱的用途,没有向当局进行报告的义务。但是,要扣除与基本收入额度同等的多种现金型社会福利。通过此次试验,芬兰政府正在密切观察普遍性福利制度——基本收入是否会有减少贫困和创造就业的效果。如果效果得到确认,这一设想将扩散至小工商业者和钟点工等其他低收入阶层。

芬兰社会福利局负责人于1月2日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此次试验的目的在于消除失业者们对于丧失某种东西时产生的恐惧,即解决‘缺乏热情’问题”,“试验期间,领取者们即使找到工作,仍然可以领取基本收入”。从芬兰的公开统计来看,截至2016年,人均月工资收入为3500欧元(约442万韩元),失业率为8.1%。

芬兰的社会福利制度虽然完备,但是领取条件极其复杂和苛刻。因此,失业者们因为担心失业补助等优惠政策会中断,所以偏向于选择低收入职业或小时工岗位。芬兰社会福利局负责人称,“基本收入制度会如何改变人们的行为,领受者们是否会勇敢地选择多种职业,还是像部分批评者所说的那样,人们了解到即使不工作也会有收入,因此会变得更懒。这种观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基本收入是为了保障所有社会成员的“基本生活”,国家或者地方自治团体等政治共同体向社会所有成员长期并无条件提供的现金收入。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收入两极化不仅让中产阶级以下的民众生活质量愈加恶化,阶级矛盾还威胁到共同体的团结,普遍性保障收入之“基本收入”这一概念便来源于这一问题意识。为了维持社会成员的尊严和市民的主体性而产生了这一想法,对基本收入制度的关注和共识正在不断扩大。

但是,围绕着基本收入制度这一问题,拥护“普遍性福利的正当性”的肯定论者和主张“劳动积极性低下且不公平”的反对论者的观点针锋相对。截至目前,虽然几乎不存在以国家为单位全面实施基本收入的国家,但是不仅是西欧经济发达国家,就连发展中国家以及欠发达国家中引入基本收入制度的国家也在呈现增加趋势。

美国阿拉斯加州在1976年便已经以石油进口收入设立阿拉斯加永久基金(APF),每年向所有民众支付股息收入。去年人均支付了2072美元(约250万韩元)。意大利小城里窝那从去年6月起开始,向100户特困家庭每月提供517欧元(约65万韩元)的基本收入资助,从今年1月开始资助家庭增加至200户。在巴西、纳米比亚等地,部分地方自治团体也正在实施基本收入制度。

今年,继芬兰之后,加拿大、荷兰、乌干达等地区也开始试行基本收入制度。德国从去年6月以全面引入普遍性基本收入制度为目的的政党——“基本收入同盟”得以创立,并计划于今年10月选举政党候选人。

瑞士在去年6月虽然提交每月支付所有国民2500法郎(约290万韩元)的基本收入提案,但在国民投票中以77%的反对率遭到否决。投票遭到否决的理由并非是对基本收入本身的反对,而是源于对支付津贴过多,资金筹措及实施方案的不确定,增加征税负担,劳动积极性下降,增加移民流入等的担心。在瑞士,800万国民中有10万人签名的议题便可以进行国民投票,对津贴额度调整的详细计划进行完善后,再次投票的可能性非常大。

赵一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77720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