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5.12.23 15:17

图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新华社和韩联社
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投票权股份调整为首的改革法案的最大“绊脚石”被清除了。“金砖国家(BRICs)”等经济新兴国家得以享有符合自身经济规模的更大的发言权。

据外媒报道,美国议会在12月18日(当地时间)通过了包括美国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结构改革所需的预算在内的2016年财政年度预算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当场在议会通过的预算案上签字,促使其生效。这意味着,虽在2010年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所采纳,但因没有获得最大的会员国——美国的议会批准而未能实行的结构改革方案时隔5年最终迎来了曙光。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12月18日的声明中称,“美国议会批准改革方案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强化国际财政安定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它反映了活跃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逐渐增强的影响力,由此能更有效率地应对金融危机”,对此表示热烈欢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案的核心是,资金规模将扩充到原来的近两倍、约4770亿SDR(6600亿美元),出资股份(定额)由发达国家向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转移约6%以上。本次改革方案反映了新兴国家在决策结构中的国际地位的上升,因此被评价为是自1945年设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来的70年历史中最大的支配结构改革。

改革方案实行后,中国将跃居为继美国和日本之后投票权比重排名第三的国家,印度、俄罗斯、巴西等被称为“金砖国家”的新兴国家将全部进入前10名。随着投票权比重由1.4%上升到1.7%,韩国也从第18名上升两个名次至第16名。相反,很多欧洲国家在决策权排名方面有所下降。尽管美国的投票权比重由16.74%变至16.47%,有所下降,但其作为最大股份国,仍维持第一名的投票权。也就是说,美国仍可以像以往一样享有对重大案件的否决权。新华通讯社报道称,中国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在获知美国议会批准改革方案消息后评价称“2010年筹备的改革方案将提高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信赖、正当性以及业务的效率”。

此前,美国共和党以“改革方案将弱化美国的国际金融霸权、壮大中国的影响力”为由,一直阻止议会批准改革方案。但是,在美国踌躇犹豫之际,中国今年成功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出面构筑独立的国际金融体系,反而提高了自身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地位。另外,上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也将中国的人民币纳入了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

《金融时报》12月17日报道称,美国议会正在要求扩大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影响力的权利,因此有可能产生新的摩擦。美国议会要求强化批准条件,即对扩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贷款,同时要求废除“系统性豁免”条款。这一条款导致了希腊金融危机时以欧盟为主导进行了紧急救助金融资金支援的先例。也就是说,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现行规定,会员国超出救济金的限度获得紧急贷款时,需要先进行财政结构调整,但如果这项条款危及其他国家时,可免除该条款。参与此次美国预算案审议的共和党某高层称,“系统性豁免”的废除有利于消除保守势力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结构改革和救济金方式的忧虑。

也有人惋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应该早些实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前任高层管理人士通过法新社(AFP)指出,“改革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纠错之举,但由于改革法案的批准和实行太晚,伴随的伤口不会轻易消失”。

赵一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globaleconomy/72274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