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1.16 11:05

今年3月29日的英国脱离欧盟的期限将至,但混乱却一直持续不断。有预测称,脱欧(Brexit)在即,除了关税、贸易之外,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英国,其地位或也将发生动摇。分析称,德国、法国及荷兰早已趁机进入要将欧洲金融据点转移至法兰克福、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金融霸权竞争,象征“伦敦市”的现有版图正在随之出现变化迹象。

预计脱欧给“金融英国”带来最大冲击的部分或将是欧元交易、结算及衍生商品交易。伦敦拥有全球最大的金融衍生商品清算结算交易所——“伦敦清算所(LCH)”。作为消化了全世界利率掉期(规避利率变动风险)交易90-95%左右的场外衍生商品清算交易所,其几乎垄断了欧元交易清算功能。欧洲执行委员会正在推进将“系统性重要的”利率掉期等场外衍生商品清算所置于欧洲地区本土内义务化的方案,并对英国进行施压。

欧洲执行委员会也表示,“欧洲银行的伦敦清算所访问和使用权将在未来一年间继续得到保障”,提出了暂时缓解“脱欧金融冲击”的措施,借此稳定人心。但是有分析称,这只是一个逐步终止现有合同的装置,无法阻止欧元清算、中介功能被转移至欧洲本土的趋势。德意志银行早在去年7月就宣布把清算业务的一半左右从伦敦转移至法兰克福。

为了降低脱欧的不确定性,保障欧洲内业务顺畅,全球银行开始先发制人地申请在欧洲本土设立子公司。欧洲中央银行(ECB)表示,到去年11月为止,有摩根士丹利、花旗、野村等25家银行向欧盟内金融当局提出子公司许可申请,或已经获得了许可。英国的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也计划将现在的法兰克福分行升级为本部,人力和资产也正在转移和重新配置中。从2016年脱欧公投后到去年11月为止,瑞银集团(UBS)等80多家英国银行及金融公司正在讨论将约一万亿美元的资产、人力转移至巴黎、阿姆斯特丹、都柏林等。法国兴业银行等全球大型银行也宣布将按照应急方案,把5000多名人力转移至欧盟本土,并将相当一部分的有价证券交易基础设施重新部署到荷兰。

最终,荷兰金融监管当局表示,“脱欧将是一次改变欧洲资本市场格局本身的事件”,预计从英国离开的资本交易中将有30-40%流入荷兰。眼下,在抓住了脱欧局面所带来的“机会”后,法国、德国、荷兰等欧盟成员国开始为占据伦敦这期间所享有的金融地位而展开霸权斗争。摩根大通等美国投资银行也加入其中,宣扬将在英国之外的巴黎、卢森堡等地建立“多种金融据点”的战略。作为美国的经济、外交民间智囊团,“Stratfor”认为,“曾以伦敦为中心的欧洲金融部门将因为脱欧而被分至各国,我们需要去适应随之而来的金融服务效率下降和交易费用上涨的新现实”。

相反也有预测认为,伦敦失去“全世界金融连接通道”的中心地功能的可能性较小。产业银行未来战略研究所预测称,“欧元交易清算等伦敦一直以来所拥有的部分功能很可能会分散至欧盟内其他城市”,“但是伦敦在金融生态系统中拥有复杂、传统的相对优势竞争力,因此金融机构即使为了欧洲业务转移据点,也会继续将核心人力和业务保留在伦敦”。换言之,欧洲内其他城市难以轻易彻底取代伦敦的地位。

赵启完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87851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