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0.25 10:05 修改 : 2018.10.25 10:08

天然气公司“正在为共同研究韩朝俄天然气项目而做准备”

韩朝俄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构想案(左) 韩美日欧天然气进口价格现状(右上) 韩中日天然气进口量比重(2017)(右下)
为了讨论贯通朝鲜的“连接韩朝俄天然气陆地管道”构想的经济可行性,韩国和俄罗斯正在进行‘共同研究’的准备工作。如果这一大项目进入实行阶段,连接韩朝的“能源命脉”将得到突破。天然气资源的引进同时囊括经济性和朝鲜半岛和平、韩朝共同繁荣这三个主轴问题,因此韩俄两国正式准备共同研究时备受关注。

据韩国天然气公司24日透露,“韩朝俄天然气事业韩俄合作研究PNG(管道天然气)共同研究”目的是通过陆地管道,将远东西伯利亚气田开采出的天然气经朝鲜供应到韩国。作为先行阶段之一,公司已启动准备工作。天然气公司表示:“PNG共同研究与对朝制裁无关,公司正在不违反制裁的范围内,为今后营造条件做准备”。

此前,文在寅总统今年6月在俄罗斯举行的韩俄首脑会谈上,为韩朝俄三边合作,决定推进在天然气领域韩俄的共同研究。天然气公司和俄罗斯国营天然气公司(Gazprom)就天然气管道连接相关的经济性、技术性问题,正在通过共同研究中进行磋商。两大天然气公司最近进行了几次有关全面开展共同研究的工作磋商。

贯通朝鲜的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连接构想,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民间及政府层面进行了间歇式的讨论。但随着朝鲜核问题等各种突发变数的爆发,实际上已经中断。根据2010年韩俄共同研究报告显示,在今后30年间,每年将通过陆地管道向韩国供应750万吨西伯利亚天然气田出产的天然气。管道长度是2015年受天然气公司委托,由三精会计法人推算的最短路线(从朝俄接境到原山、铁原、坡州、仁川,到平泽)长达1202公里。考虑到朝鲜的天然气需求,如果经过平壤和开城,将增加到1505公里。朝鲜虽然目前几乎不使用天然气作为能源,但预计朝鲜今后也很有可能在国家能源经济中加入天然气。

当然,仅靠韩俄两国共同研究是存在一定局限性的,所以应该会同朝鲜进行磋商。需要在朝鲜境内进行天然气管道路线的地质调查,发生突发状况需要加倍进口(液化天然气运输形态)时,还要考虑价格竞争力问题。能源经济研究院北方能源合作组组长李成圭(音)表示:“韩俄共同研究今后能否直接进入朝鲜,以实际形式调查陆地配管条件等,必须同朝鲜磋商。而且(就实际状况)还需得到美国方面的同意”,“在没有实地调查朝鲜的情况下,韩国和俄罗斯今后可能分别以制作、共享天然气长期需求量(韩国)和供应能力(俄罗斯)等最新数据信息的形式进行研究”。

天然气公司还推算出所谓的“通关费”。根据俄罗斯天然气公司与乌克兰、斯洛伐克等国签署的现有过路费合同,据推测韩国将向朝鲜支付的过路费为每一千立方米天然气运输100公里时为2美元(以重量制为准)。如果这样的话,通关费用将达到1804亿韩元左右。天然气公司表示:“没有关于陆地管道的国际公约或普遍性标准,通关费、合同大部分都是机密,而是通过磋商确定”。朝鲜也有可能不用现金收取过境费,而是通过使用天然气,用于内需”。

对于韩国来说,向绿色能源转换的政策目标也包括在推进两国共同研究之中。天然气公司不仅希望确保天然气的稳定进口线,还期待降低液化天然气(LGN)的进口价格。世界天然气进口排名前三位的日本、中国和韩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价格(韩国2017年每1MBtu平均8.08美元),在国际油价联动机制上碰到了“亚洲溢价”的不利条件,比美国(4.49美元)及欧洲市场交易价格高出近两倍。目前,天然气公司在卡塔尔、澳大利亚等地的天然气田将天然气液化后用船运入韩国,但管道运输可以直接运输气体。据推测,在同现有LNG供应者进行磋商的过程中,将会有大幅降低现有进口单价的效果。

赵启完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86727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