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政府决定,将首尔等房价飞涨的共43处调整对象地区的综合房产税最高上调至3.2%。对该地区拥有2套住宅者,也按照其他地区拥有3套住宅以上者标准课以重税,另外计税标准在3亿-6亿韩元(1套住宅市价18亿-23亿为准)的拥有1套住宅者的纳税压力也有所增加。因此,调整对象地区内合计市价在19亿韩元的拥有2套住宅者,其需缴纳的综合房产税将从现行的187万韩元增加至419万韩元。

9月13日,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部长金东兖在首尔政府办公大楼发表了以上述内容为中心的《住宅市场稳定对策》。这一对策的核心内容为大幅上调综合房产税,以及禁止非居住用房的住宅抵押贷款。韩国政府还决定,对争议较多的出租房屋业主减少纳税优惠。

随着房价飞涨的调整对象地区的综合房产税税率大幅提高,纳税上限超出预计,比前一年增长了300%。可以认为,韩国政府已摆脱了“将房产税作为解决房地产问题的对策并不合适”的以往方针。这是党、政府、青瓦台达成共识,认为最近房地产市场问题非常严峻后而采取的措施,也有分析称,这透露了文在寅政府试图克服内部存在的过去卢武铉政府“综合房产税创伤”的意志。

专家们的想法多少有些分歧。首先有人评价,这项政策能够起到在某种程度上压制投机心理的作用。首尔风险大学(seoul venture university)教授崔敏燮(音,房地产系)表示,“虽然很难通过房产税立即抑制房价,但能在很大程度上稳定蔓延在中产阶级中因房价飞涨的不安心理。尤其是当并非实际需求者时,从源头上禁止住宅抵押贷款将和日后预测的利息上调共同发挥威力。”参与联合评价称,“虽然政府政策有些晚,但找准了方向”。参与联合当天发表评论称,“大幅提高拥有多套住宅者的综合房产税,并减少出租房屋业主的纳税优惠,这是一个进步的方案。今后,在将出租房屋登录制度义务化的同时,也应该提高土地所有税。”

图为最近首尔市汝矣岛的风景。(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但仍有人指出,仅凭针对拥有超高价的1套住宅者以及拥有多套住宅者上调房产税的政策稳定房价,仍然存在一定限度。也就是说,撇开是否为多套住宅不谈,并未看到想要彻底回收所有经济主体的房地产非劳动收入的非常对策大转变。仅凭对拥有住宅者增收部分房产税,很难安抚对政府政策的不信任,也很难降低期待房价上涨的心理。建国大学教授崔培根(经济系)表示,“这项政策针对的是拥有3套以上住宅者和部分拥有超高价的1处住宅者,但这种方式存在一定限度。对政府而言,可能会有抗拒纳税的政治压力以及房地产市场硬着陆的担忧,但目前需要对此做好充分准备的冲击疗法”。他还表示,“要么将转让税上调接近100%、原则上全部回收市价的差价,要么按照‘国土保有税’的标准大幅上调保有税,目前迫切需要这些大胆的转变”。庆北大学名誉教授李廷雨表示,“着重对拥有多套住宅者课以重税,那么拥有一两套住宅的大多数人就会成为漏网之鱼,所以我认为,这对于阻止所谓‘聪明的一套住宅’的风气仍显不足。必须阐明彻底回收非劳动收入的意志以及哲学,但这项政策仅停留在字面发表层面上。”

也有人指出,为了稳定房价以及将房地产市场重归正常,继3月青瓦台发布宪法修正案之后,韩国政府和在野党应该利用这次机会探讨此前中断的土地公有化问题。当时宪法修订由于国会废除而不了了之,但却是一个好的机会,探讨如何将土地公有化概念变成具体的法律,而韩国政府和在野党放手,远离国民的关注。恰巧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海瓒9月11日会见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强调“最近房价飞涨的根本原因在于无法制定土地公有化概念的实体”,因此有人指出,从这次房地产对策延伸开,继续探讨相关问题意义重大。世宗大学教授卞彰钦(行政系)表示,“对于过热地区的住宅上调综合房产税,可以看做是走出了实践土地公有化概念的一小步”,“不要按照回收非劳动收入的标准缩小土地公有化概念,而应该作为能够囊括国民居住权、地区平衡发展等问题的原则进行探讨和延伸。”

催钟勋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property/86206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