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1.25 12:43 修改 : 2017.11.26 08:48

去年12月6日,韩国国会召开了“干政嫌疑案”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会议。图为在会议上,以证人身份出席的多位韩国国内主要财阀集团的总裁。(图片来源:摄影共同采访团)
现代汽车10月在华市场销量下降率缓和至10%多。对此,大多数媒体都进行了大幅报道,称现代汽车正在摆脱“萨德冲击”。但实际上现代汽车仍是有苦难言。与上半年超过了50%的销量下降率相比,现代汽车确实是呈现出了复苏态势,那为何会如此?一名管理人员坦言道,“中国市场的问题除萨德外,还包括中国企业的因素,其价格、品质竞争力正在快速增长”,“萨德问题可以在短期内予以克服,但我们与中国企业间的差距正在缩小,才是根本的威胁因素”。

现代汽车的表情之所以阴郁还另有隐情,即总裁的健康问题。郑梦九会长每天早上都会提早上班,了解韩国国内外营业场所的现况、听取管理人员报告并主持召开会议,随后还会与全球营业场所连线,亲自确认疑问事项,日程安排是相当的紧张。然而岁月不饶人,去年年初的集团始务式(年度启动会议),因郑梦九会长推迟上班而取消,其健康状况也由此开始出现异常信号。此外,郑梦九会长以往每年都要有五六次海外出差,而去年也只进行了一次。在去年年末的韩国国会干政听证会上,韩国国民曾亲眼目睹了郑梦九会长的状态。郑梦九会长无法正确理解议员们的提问,经常是答非所问。出生于1938年的郑梦九会长,按照韩国的年龄计算方式,已经有80岁了。现代汽车方面含糊其辞道,“和同龄老人并无两样”。理解力差,记不住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认知力也开始衰退……一名现代汽车相关人士表示,“如果说郑梦九会长过去的业务处理能力为100%,那现在就只有30%”。

2000年之前,现代汽车曾属于全球市场中生产“廉价车”的“二流企业”。时隔10多年后,现代汽车跃升至“全球前五”,全球市场占有率达8%-9%。现代汽车在全球堪称空前绝后的成功神话,可以说是离不开郑梦九会长的领导能力。郑梦九会长使得现代汽车拥有了“规模经济”,可以在全球10个国家的31个工厂里,生产800万辆汽车;其还亲自到访全球各地工厂,带领现代汽车的品质走向国际水平。郑梦九会长2012年宣布,现代汽车将向内实经营(持续创出成果的经营方式)转换。因为现代汽车的生产规模超过了800万辆,进一步扩张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但之后,现代汽车在中国的重庆、常州,以及墨西哥新建了工厂,生产能力突破了900万辆。相反,曾经对高速增长势头进行鼓吹的销量、收益、利润等经营指标却在原地踏步,甚至掉头呈现出了减少趋势。

现代汽车的危机征兆刚好与郑梦龙会长的衰老时间相吻合,这难道只是单纯的偶然吗?最高决策者无法正常发挥作用,对企业而言可谓是致命伤。再者,现代汽车又站在十字路口上,迎来了是实现再次飞跃,还是跌回二流企业的关键期。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尽管事态严重,但现代汽车却还是一致极力掩盖。这正是由财阀的现实所导致:总裁拥有无上的权限,但凡被总裁嫌弃便会“被开除”,即使是总裁之子副会长郑义宣及近亲也不例外。一名现代集团的会长转述内部气氛称,“中秋节时,家里人齐聚一堂。大家都为MK(郑梦九会长)的问题感到担心,但没有人公开提起。此事就像是猫颈系铃”。

只有总裁去世后才能推进继承事宜的惯例,并非只有现代汽车独有。早已有多家财阀经历过该惯例的弊端。乐天一直对90多岁的辛格浩总会长放任不管,从而在辛格浩总会长的儿子中间,引发了经营权纷争。郑梦九会长自己也曾在2000年为了现代集团经营权,而与弟弟发生了“王子之乱”。当时,郑梦九会长的父亲、已故郑周永会长的状态已经是颠三倒四,上午做出的决定,会在下午被推翻。三星的李健熙会长如果能在2010年重拾经营权后,提前处理好继承问题的话,或许也就不会发生儿子因为继承经营权行贿而被送进监狱之事。为防止总裁健康问题成为威胁集团经营的因素,LG名誉会长具滋暻在70岁便完全交出了经营权。韩国经济改革联盟执行委员姜正珉(音)指出,“只有总裁去世后才能推进继承事宜的落后惯例,以及能力经不起考验的财阀第三代的继承,将成为导致韩国财阀前途暗淡的重要原因”。

郭柾秀 经济编辑部产业组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marketing/81961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