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1.08 11:18 修改 : 2017.11.08 11:18

韩国统计厅“2017年社会调查结果”

10-29岁群体中,65%的人表示
“即便努力一辈子,提高社会经济地位的可能性也不大”
60%的就业者“对失业、改行感到焦虑”

图为2015年5月,在首尔江南区COEX召开的就业博览会上,一位求职者正在查看招聘广告。(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在翻越阶级之梯已然坍塌的韩国社会里,青年人(10-29岁)将公务员看作最好的职业。饱受雇佣焦虑的30-49岁群体,不再像从前一样,将工作摆在家庭之前。60多岁以上群体虽然期盼可以乐享趣味生活,但现实却是要为赚取生活费而劳心劳力。

根据韩国统计厅11月7日公布的“2017年社会调查结果”,10-19岁到20-29岁群体眼中最理想的工作单位是国家机关(25.4%),其次则是国有企业(19.9%)和大企业(15.1%)。与2年前即2015年的调查结果相比,国家机关的受欢迎度(23.7%)提高了1.7个百分点,大企业的受欢迎度(18.7%)则下降了3.6个百分点。在高中生群体中,最受欢迎的工作单位依次为国家机关(27.2%)、大企业(18.7%)和国有企业(13.5%);在大学生及以上群体中,该排序则为国有企业(24.9%)、国家机关(23.7%)和大企业(14.6%)等。此次调查的时间为今年5月16日到6月2日,调查对象为全韩国2.5704万个样本家庭中,年满13岁的3.9万名常住家庭成员。

10-19岁群体和20-29岁群体选择职业的标准有所不同。10-19岁群体(13-19岁)的第一标准为适合与否、兴趣(36.3%),其次是薪水(28.2%)和稳定性(17.7%)。相反,20-29岁群体是将薪水(33.1%)放在了稳定性(26.1%)及适合与否、兴趣(24.0%)之前。

在青年人看来,无法再抱有进取梦想的理由在于翻越阶级之梯的坍塌。在10-19岁和20-29岁的群体中,认为“在韩国社会里,通过一辈子的奋斗,有望在自己这一代提高个人社会经济地位”的人数只有24.1%,认为“可能性较低”的人数有64.7%,而认为子女一代有望提升社会阶级的人数也仅为29.5%。

此外调查也反映出,即使跨过了就业门槛,韩国人也会饱受雇佣焦虑的现实。调查结果显示,每10名就业者中就有6人(60.4%)有雇佣焦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失业或改行。在各年龄段中,30-49岁群体(63.8%)的雇佣焦虑最高。对于工作和家庭,这些人将工作放在首位的占比相对较低。在30-39岁群体的调查对象里,每10人中就有6人将工作和家庭放在相近位置上(43.2%),或者是将家庭放在首位(17.6%)。在40-49岁群体的调查对象里,也只有42.7%的人表示“工作优先”。诚信女子大学教授(经济学)成孝镛表示,“在近期,相较于加班,上班族更喜欢准时下班,该调查也反映出了这一趋势”,“如果想要解决低出生率问题,就必须要实现工作和家庭的平衡”。

58.6%的韩国国民都期盼拥有“趣味生活”、享受悠闲的晚年,但现实情况却是老年人要为赚取生活费而奔走。在19岁以上人口中,有收入的群体人数为82.1%,而在60岁以上人口中,这一比例则为87.3%,也是调查中的最高值。但是由于低薪,该群体对收入的满意度也最低,仅有9.2%。60多岁以上群体工作的原因主要是为了生活费。每10人中就有7人(69.9%)表示,生活费需要由本人和配偶负担。在生活费来源上,“劳动收入和经营收入”占比最大,高达54.2%,其次为“退休金津贴”(28.1%)和“财产收入”(10.3%),而“子女和亲戚”的补贴只有22.2%。

即便如此,韩国社会仍然有不少依靠父母养活的“袋鼠族”(啃老族)。在60岁以上群体中,有30.6%的人与子女生活在一起,而最大的同居理由是“因为子女无法独立生活”(31.0%)。此外也有26.3%的人是因为父母难以独立而生活在一起。这是因为,与发达国家相比,韩国引进国民年金等公共养老金制度的时间较晚,从而导致绝大多数的老年人都存在养老准备不足的问题。在60岁以上群体中,只有54.3%的人表示在为养老做准备。

此外,年龄越大,获得他人帮助的比例也越低。在“如果突然急用一大笔钱,是否有可以提供帮助的对象”的提问中,60多岁群体里只有37.1%的人表示“有”,而这一数字在20-29岁群体中则为65.2%。

郑恩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81793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