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14 14:37 修改 : 2017.09.14 16:23

仅对X档案、秘密资金事件等道歉
20年间错失三次改变机会
最终演变成李在镕被拘
处于摸索新经营体制的十字路口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三星会反省过去错误的惯行,同时接受对三星的批评……努力成为给人以信任和希望的企业”。

这是三星就X档案事件于2006年发表的对韩国国民道歉信的一部分内容。三星电子第二代经营人李健熙会长在1987年就任后取得了令人震惊的经营业绩,同时将三星培养成为代表韩国的全球性IT企业,为企业的发展立下了大功。但其中也不乏阴暗之处。李会长虽然没有因X档案事件受到处罚,但因1995年卢泰愚前总统秘密资金事件和2008年三星秘密资金事件两次被判有罪。李会长曾在2006年和2008年两次对韩国国民道歉,并承诺三星的根本性变化。

不过,9年后的2017年8月,接班人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因涉嫌向朴槿惠、崔顺实干政势力行贿400多亿韩元而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有人指出,李健熙会长过去三次错失了改变的机会。经济改革连带的魏枰良(音)博士指出,“若李会长选择了三星的根本性变化,那么儿子也不会去监狱”,“李会长得到了两次缓期执行和赦免的特殊待遇,这反而导致了悲剧”。

“经营权继承工作已经全面停止”。在韩国十大集团中,长期负责业务的一位高管在三星判决结束后如此说道。法庭明确指出,三星和权力之间的官商勾结的直接动机是经营权继承。为了减少继承费用,财阀不惜钻法律的空子甚至通过贿赂进行非法勾当,利用低价收购股票、转让订单(子公司之间进行内部交易,最终受益流向财阀一家)以及转换、合并控股公司等方法改组事业结构。继承经营权的目的是通过确保股份来强化自身的支配力。这是以总裁为中心的“所有者管理”(Owner-management,常以家族企业形态出现,区别于职业经理人管理)的基础。但大多数人认为,今后通过钻法律空子或非法手段进行继承工作并非易事。问题在于,李副会长的继承工作还未完成。强化支配力工作的中断可能会导致所有者管理模式陷入困境。因第三代接班人问题而苦恼的70多岁的财阀二世总裁也反问道“若现在这样的社会趋势持续下去,最后岂不是无法进行所有者管理?”

李副会长“狱中经营”?
“船长不在导致未来的投资遇难”
在二审与三审获得减刑的情况下,发生变化的可能性较小
与韩国政府财阀改革基调正好相背
未来的不确定性反将增大……

也就是说,是不顾风险继续坚持现有继承工作,还是摸索选择代替所有者管理的新经营体制,三星正站在十字路口上。今年2月,三星电子李副会长被起诉后解散了起到集团指挥塔作用的未来战略室,宣布以各自理事会为中心的自律经营。但是目前还没有变化的迹象。在三星集团工作了20多年的一位组长表示,“在企业中,最高经营者的人事变动重要性不亚于人体的血液循环,若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继去年年底之后,今年年末的人事变动也将变得飘忽不定”,“各公司自律独立经营只是一句话而已,现在全部把宝押在李副会长去留问题上”。

韩国财阀习惯于总裁行使绝对权力的“所有者管理”方式,对于没有总裁或是总裁不行使权力的方式比较陌生。三星内部已经出现较高的忧虑之声。 三星电子社长尹富根最近将三星比喻为捕鱼船,并表示,“由于船长不在,对未来的投资和事业结构重组将产生很多困难”。三星子公司的一名高管也担心地表示,“李副会长在(监狱)里面,作为集团指挥塔的未来战略室已经解体,社长团会议一次也没有召开”,“这是三星最大的危机”。

影响三星选择的重要变数主要有今后李副会长的判决结果等几大因素。弘益大学教授全圣寅(经济学)预测称,“若李副会长在二审和三审中也维持了一审以上的有期徒刑,那么三星很有可能会摸索新的体制;反之,如果被大幅减刑或缓期执行,那么变化的可能性很小”。外国投资银行研究部门的一位负责人预测称,“考虑到IT行业的日新月异,‘狱中经营’会助长三星电子未来的不确定性”,“若李副会长的长期经营空白成为现实,替代方案的必要性将大大提高”。文在寅政府的财阀改革意志和国会改革法案的处理也是关键。熟知三星内部情况的大型律师事务所的相关人士表示,“财阀改革的速度,即转让订单管制和控股公司转换等对控股公司管制的加强将会对(三星)继承工作和摸索新经营体制产生影响”。李副会长胞妹、新罗酒店社长李富真和一些职业经理人可能形成新的管理层,这一点备受关注。

三星新经营体制转换?
李在镕维持一审判决时,三星电子有可能做出决断
过去曾称“如果有比我优秀的人……”
专家建议“总裁与职业经理人分工协作”
放弃既得利益,需要“新三星”

若三星选择变化的话,对策是什么呢?公平交易委员会委员长金尚祖在担任经济改革连队所长时曾表示,“可行的方法是,总裁不再作为首席执行官,而是由控股公司理事会主席担任,日常经营则交给职业经理人,总裁自身担当集团经营的规划者角色”。仁荷大学经济学教授金镇邦表示,“从发达国家的经营情况来看,从所有者管理转向新经营体制,会受企业内部情况、社会认识和市场经济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韩国的财阀似乎也会进入根本变化的初期”,“对于李会长来说,为了维护所有者管理模式,需要二选一,要么放弃(三星旗下的)金融公司,要么维持金融公司,将日常经营交给职业经理人,大幅减少自己的权限”。

韩国经济界有不少观点认为,若三星寻求所有者管理的替代方案,将会比其他财阀更容易。韩国三十大集团的一位组长表示,“李健熙会长将日常经营交给职业经理人,自己只指出大的发展方向,这种经营体系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因此对摸索所有者管理的替代方案也很有利”。李副会长在去年12月的国会干政听证会上表示,“如果有比我优秀的人,将会交出经营权”,令韩国国民震惊。关键是李副会长的选择应顺应社会和市场的期待,对三星也要有所帮助。三星子公司的高管强调表示,“李在镕副会长要交出过去(既得利益),进行全新的规划”。

郭柾秀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81087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