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14 10:23

能否成功克服危机成为判断接班人能力的标尺

关键在于提出与李健熙会长不同的经营蓝图与理念
27日临时股东大会上拿出何种解决方案引人关注

8月12日,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出席葬礼,在首尔市钟路区首尔大学医院殡仪馆韩华集团会长金升渊母亲灵堂吊唁。(图片来源:韩联社)
Galaxy Note7不良问题导致的“三星危机”对向来被视为李健熙会长接班人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领导力构成了巨大考验。三星已经因为这起事件蒙受了4万亿韩元左右的损失,业界第一的品牌地位也受到了巨大打击。此外,关于事故原因,除单纯的产品问题外,还有人对三星的组织文化和管理结构提出了质疑。不少意见指出,长期代替李会长发挥事实上总裁角色的李副会长必须站出来设法解决问题。

经济改革连带的金尚祖所长10月13日表示,“三星应以这起事件为契机对组织文化和管理结构进行脱胎换骨的改变,如果没有其他选择,主持这一工作的主体只能是李副会长。李副会长身为最高经营人,应表现出一定的远见和领导力,站出身来带领公司克服危机,并为结果负起责任”。金所长补充说“李副会长如能成功克服危机,就可以展现出自己身为合格接班人的能力。如果没有信心带领公司克服危机或者未能成功克服危机,就只能退出让位,只有这两个选择”。

高丽大学教授张夏成表示,“李健熙会长通过发表‘新经营宣言’等提出自己的经营理念和蓝图,将三星打造成现在的样子,表现出了强大的领导能力。李副会长必须提出与父亲不同的经营理念和蓝图,建构起自己的领导力”。他指出,“李副会长去年曾因为不公平合并三星物产给少数股东造成损失,引起了人们对其经营理念和蓝图的质疑,他本人也从未对清退非核心业务部门的选择与集中式事业结构调整做出过说明解释”。三星认为,李副会长如在父亲长期卧病在床的情况下加快升级会长等继承经营权的接班进程,可能会受到韩国社会儒教传统的谴责。对于这种慎重态度,张教授表示,“李健熙作为经营人的使命已经结束,现在必须在李副会长的主导下构建起新的管理体系”。

前任韩华证券社长朱镇亨说,“表现出强大领导力的李健熙会长突然倒下后,三星出现领导力空白,从某种程度来看,属于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关键是,李副会长应迅速构建新的经营领导体系,填补这一领导力空白”。朱前社长说,“李会长的领导力属于日本式自上而下的领导,适合严格的经营管理和大规模生产体系,但不适合目前三星需要创新企业文化的情况。问题的核心在于,李副会长应如何构建符合新环境要求的领导能力”。

美国《华尔街日报》也在10月11日报道称“越来越严重的三星智能手机危机对三星接班人构成了第一次重大考验”。

李副会长如在10月27日的三星电子临时股东大会上被选为登记理事,将会表现出何种作为,备受人们关注。金尚祖所长说“全球都在关注这件事”,“李副会长必须对这起事件表明自己的看法并提出明确的解决方案”。张夏成教授说“不能仅仅止步于当选登记理事,还要担任公司代表理事,表现出切实负责任的决心”。但据悉,李副会长目前还在考虑是否出席临时股东大会。金所长指出“李副会长如果继续躲在背后,不愿积极出面,将会留下缺乏领导力的烙印,三星想要克服危机和恢复信任将变得遥遥无期”。他还指出,相当于集团指挥塔的未来战略室也应做出改变。金所长说,“未来战略室的核心领导崔志成副会长(室长)、张忠基社长(副室长)和金钟重社长(财务负责人)也应该和李副会长一起,分别担任三星电子、物产、生命等核心子公司的登记理事,(对行使相关权力)负起责任”。

为了针对选择李副会长担任登记理事一事行使表决权,国民年金公司决定召开投资委员会进行决定。国民年金持有三星电子8.38%的股份,是单一股东中持有最多股份的。如果投资委员会难以就是否赞成做出决定,国民年金计划考虑把决定权交予保健福祉部属下行使表决权专门委员会。

郭柾秀 高级记者,韩光德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76552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