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2.14 16:03

千禧年一代的“SNS模仿”成一等功臣

跟唱电影里的“Jessica Jingle ”
在脸上画黑线模仿电影海报
奉导演粉丝群#BongHive活跃
熟悉YouTube和社交网络文化的年轻人
以“寄生虫传道士”自居,积极支持

 

在YouTube、推特等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大量提到奉俊昊导演电影作品《寄生虫》的内容。在全球的年轻网民中间,模仿《寄生虫》和奉导演几乎成了社交网络(SNS)上的一种流行文化。分析认为,创造出这一文化的年轻一代支持者是助推《寄生虫》荣获奥斯卡四冠王的一大力量。

YouTube、推特等社交平台上流行起了“Jessica Jingle”模仿游戏。上传各种模仿《寄生虫》中基婷(朴素丹 饰)在前往朴社长(李善均饰)家里之前唱歌“杰西卡的独生女儿伊利诺伊芝加哥/系里的师兄金振模,他是我表哥”的视频。还有网民在照片里自己的脸上画一条黑线,模仿《寄生虫》的海报。奥斯卡奖颁奖典礼之后,还有很多人上传带有奥斯卡奖杯的合成图片。

推特上出现了大量对奉导演的照片和视频进行模仿传播的“奉俊昊米姆”。所谓“米姆(meme)”是指人们对原来的内容进行有趣的二次创作等行为。奉导演的举手投足都被网友做成照片或短视频,加上“#BongHive”的标签到处分享传播。“BongHive”是“奉”的英文拼写和意指“蜂巢”的英文单词“Hive”组合成的词语,指代像蜂群一样拥护奉导演的粉丝群体。

这种游戏文化的主导力量主要是千禧年一代(1980年至2000年代初期出生的一代人)和Z一代(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中期出生的一代人)。他们从小就接触智能手机、YouTube、社交网络文化,因为被《寄生虫》的魅力所折服,而自动成为了电影的“传道士”。他们习惯观看超越国境和语言的视频内容,很容易接受《寄生虫》之类的非英语内容,也会对用韩语唱歌的防弹少年团(BTS)疯狂追捧。尹菲利普评论家说,“习惯了观看YouTube内容的一代人深深被《寄生虫》吸引,并主动通过YouTube、推特等平台进行传播”。美国媒体“Variety”在报导网络上的这些现象时表示,“奥斯卡奖的提名作品一般更受大龄群体的喜欢,而《寄生虫》却牢牢俘获了千禧年一代和Z一代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在《寄生虫》横扫奥斯卡奖时,仿佛自己获奖一样在YouTube上发布各种视频庆祝。专栏作家李胜韩(音)关注了这一现象背后体现的关注弱势群体的“支持弱者效应”。他分析称,“《寄生虫》是一部好作品,他们不愿看到这部作品被埋没,所以积极出面为它做宣传,并最终把它捧上了奥斯卡奖”,“自己关注的弱势作品最终获得社会认可,因此他们也同样为之疯狂”。

西方年轻人喜欢用“Okey,Boomer(算了吧,老爹)”来回应“婴儿潮”一代年长者的干涉和“训话”。这也是他们对《寄生虫》感到痴狂的一个心理背景。金宣映(音)评论家说,“奉导演把奥斯卡叫做本地颁奖典礼,迎合了西方年轻人喜欢嘲讽年长一代的心理”,“他们对年长一代非常反感,因此对《寄生虫》在奥斯卡上实现的反转感到疯狂”。

徐政玟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92819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