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04 14:53

韩剧《抓住幽灵》中的一个场面。(图片来源:TVN)
《抓住幽灵》(TVN)是一部以“地铁警察”为素材的韩剧。片名中的“幽灵”有两个意思,既指连环杀人犯,也是主人公的名字。题材也是复合式的,在搜查剧中融合了浪漫喜剧元素。复合式题材自然已经不足为奇,但本片却添加了猛料,“相克搭档”男女主人公演绎的左冲右突喜剧令人在意外之余开怀大笑,同缜密的推理相比平民的悲欢更挠人心扉,这不恰恰就是《搜查班长》那种人文情怀吗?

主人公身上也无不散发着人情味。为寻找失踪的双胞胎兄弟赴汤蹈火的刘玲(文根英饰)形象多少有些老派而很不适合文根英的外貌,但永不退缩的文根英以自己的敬业说服了观众。原本大有发展前途的警察精英高智硕(金善浩饰)为照料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参加地铁警察队以及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去找黑高利贷的情节散发着的浓浓的可怜味,金善浩恰到好处的演技使高智硕这个形象更富魅力。

剧中男女人物形象安排也颇值得称道。女主角是一个有着特别故事的热血警察,男主角是一个给她无微不至支持的资深警察。谁曾想象过一个女警开着摩托而一个男警坐在后座?过去人们有一个把女姓作为陪衬者的消费习惯,而这个图景反映了打破这一消费习惯的时代要求。这种突破当然不止于此:警察厅长也是一位女性,大区侦查队的警察精英河玛丽(郑幼贞饰)也是一位女性。河玛丽既是警察厅长的女儿又是高智锡硕的前情人,这也颠覆了以往电视剧中常见的那种父子关系和情人关系中的性别观念。

以警察为素材的电视剧有很多,但地铁警察从未受到过关注。主人公主要是暴力犯罪组刑警和社区巡警,因为只有暴力案件和社区才有故事。而地铁警察队只是面对扒手、性骚扰、醉酒打架之类“杂犯”,与暴力案件相距甚远。而且地铁是一个迅速移动的空间,不是人们能够产生感情的固定“场所”,与社区甚少联系。

为克服这些弱点,该剧在情节设定方面加强了几个层面。第一是将地铁里发生的异想天开的连环杀人案作为主线。案件侦查当然是广域搜查队的任务,但该剧设计了一个偷偷跟踪杀人犯的主人公,充分调动了连环杀人案所制造的戏剧性紧张感。二是反其道而行之,将地铁警察队的生疏与琐碎作为素材。比如那句“没有巡逻车,我们就是坐地铁巡逻”,还有高智硕遭遇手持凶器的犯人时打112的场景,既搞笑又令人凄然。第三是给地铁空间赋予特别的意义和体验,使其成为别具一格的“场所”。主人公像“痴粉”一样记住每一个地铁站的细小特征的能力使一向被人们认为只是个匆匆而过的空间的地铁这样一个“非场所”变成了津津有味的“场所”,而以地铁为生活基础的人们的各种故事也使人们认识到地铁是一个充满人情的“场所”。

很多人把地铁称为“市民的两只脚”或“平民的两条腿”,前者谓其普遍性,后者则指其阶层性,电影《寄生虫》那句 “坐地铁的人们散发的气味”台词就是指的后者。即使不生活在半地下,乘坐地铁的大多数人广义上讲都是平民。该剧借助地铁警察队遇到的贴近生活的案件如实反映了平民的生活和平民的情趣。非法拍摄上班路的女性并在网上散布,预谋强奸后绑架的场面赤裸裸地揭露了最近成为社会问题的网络性犯罪的真相,也让人们如实了解了平凡的女性们多么容易成为犯罪的诱饵,相对于网络性犯罪的造成的损害而言,现行法律体制对于网络性犯罪的处理却是不成正比的。面对公然声称“我又没有杀人”的罪犯,刘玲大声驳斥“你已经杀人,这是一种人格杀人”的台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该剧还细腻地刻画了那些遭遇约会暴力的受害者为何无法摆脱加害者的心理支配,提醒人们约会暴力是重犯率高且容易隐藏的严重犯罪。

为提高剧情的真实性,该剧的制作团队在与地铁警察队合作下进行了前后两年之久的采访,并接受了长达一年的人物形象设计咨询。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不懈努力,才使那些看上去极其琐碎的地铁案件与暴力案件发生联系并拥有了盎然趣味。利用地铁快递贩运毒品以及欺压地铁小贩的黑高利贷放贷人胁迫欠债人杀人的场景令人为之心惊。而剧情并没有聚焦于犯罪凶暴,而是竭力描述人们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千方百计努力生存下去的情形。那个吃着女儿给做的盒饭辛苦做快递的老大爷,作为父亲虽然不无缺点,但能够为了保护家人而奋斗,最终却还是走上了汉江大桥,这个男人的眼泪让人胸口发闷。

地铁警察队明知地铁小贩不合法却不加管束,因为这些地铁小贩也是在生活中辛苦支撑的活生生的人。小贩录音机里飘出的音乐是给人以安慰的旋律,他们要把加油的歌曲放给那些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地铁台阶上开始新的一天的人们听。

黄真美 大众文化评论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91548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