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5.30 14:30

奉俊昊导演
奉俊昊导演表示,“你问《寄生虫》是不是我执导电影中最好的?这个嘛……。我也似乎在看电影时产生过这个疑问。去年是枝裕和导演凭借《小偷家族》夺得金棕榈奖时,我心想‘啊,还是《步履不停》(2008年)最好’。答案到今年年末再告诉您可以吗?让我好好想想。哈哈哈”。

奉俊昊(50岁)导演通过自己执导的第七部电影《寄生虫》夺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5月29日返回韩国后接受的第一个采访就以攻击性提问开场。奉俊昊导演有些惊慌,但依然接着说道“俗话说‘和尚不能给自己剃头’,我无法用客观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作品,请恕无法回答。但跟其他作品比起来,这部筹备比较充分,因此似乎没那么生涩”。

如今是名副其实的“奉俊昊时代”。继戛纳之后,甚至有报道预测奉俊昊有望夺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和最佳剧本奖。虽然现在势头正盛,但奉俊昊导演表示,“戛纳已是过去式。我现在很好奇韩国观众的反应。我打算伪装成普通观众去观影”。

《寄生虫》讲述的是全家人均为无业游民的基泽(宋康昊饰)家长子基宇(崔宇植饰)成为富人朴社长(李善均)家的家教后发生的事情,巧妙地运用喜剧、惊悚和悲剧收尾等多种手法展现韩国社会的痼疾——“阶级差距”问题。

图为韩国电影《寄生虫》的某场景。(图片来源:CJ ENM提供)
《寄生虫》原本是作为“话剧剧本”构思的。2013年,奉俊昊导演在进行《雪国列车》后期制作时,从平时较亲近的演员金雷夏那里接到“想执导话剧吗”的提案。奉俊昊导演表示,“原本作为话剧素材构思,所以空间结构有些单一。在《寄生虫》中,故事的90%都在基泽家半地下室和朴社长家高级住宅内展开的。一开始就会令人联想到这是穷人家庭和富人家庭之间的故事。”

为体现“阶级差距”,奉俊昊导演在拍摄时也精心考虑了细节问题。奉俊昊导演表示,“我和洪敬彪(音)摄影导演致力于体现‘光的贫富差距’。自然光照不进去的半地下室和拥有大型落地窗、整日享受日照的高级住宅,仅这一对比就很令人心痛吧?”。而且电影中一直出现的各种“楼梯形象”也与这个相关。若说《雪国列车》是以头号车厢和末尾车厢的水平对比表现出不平等,那么《寄生虫》则算是以垂直对比表现不平等。奉俊昊导演表示,“在半地下室,不是只有卫生间在楼梯上嘛!实际上半地下室内为防止‘化粪池倒流’配有这种形态的卫生间。网上不是有很多网友自嘲是‘粑粑的祭坛’(笑)而上传的照片嘛。之后暴雨倾盆时,半地下室被淹没,涌入的雨和水也是体现垂直不平等的重要形象之一”。

在电影中,“气味”也是贯穿整部电影的主要“素材”。奉俊昊导演表示,“气味是人类最隐私的部分。即使是夫妻之间,也不好意思谈论气味吧?这很好地体现了人类要坚守的善、礼仪和无礼。电影中基泽一家的职业——汽车司机是唯一可以缩小富人和穷人之间私人距离、面对面闻彼此体味的职种。只要看看最近报道的不道德事件大都是在汽车内发生这一点就明白了”。

记者问道,《寄生虫》在上映前就获得大奖,这反而让舆论很难自由地讨论吧?奉俊昊导演回答道,“电影在今年3月末就完成了,戛纳获奖前后并无不同。我希望大家可以忽略电影获奖的事实,纯粹地观赏电影,但这似乎不容易做到”。

就算是奉俊昊导演,也很难回避“收支平衡点”这个问题。奉俊昊导演表示,“仅制作费就达130亿韩元。不给各方造成损失,并为现役导演能持续拍电影打下基础,这是所有人的‘基本目标’。迄今为止,我都是靠激情拍电影,纯粹是运气好。这得益于像宋康昊这样具有票房号召力和精湛演技的演员们在我想展现的故事和观众之间架起了桥梁”。

奉俊昊巧妙转换电影手法的技能在下部电影中也会充分体现。奉俊昊导演表示:“下部电影的规模也跟《寄生虫》差不多。电影讲述在首尔市中心发生的恐怖事件,还会有些动作场面……”戛纳金棕榈奖的“厚重感”对未来的他来说,或成为“自信感”的源泉。

刘善姬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89581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