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13 16:35 修改 : 2019.02.13 16:45

《我是朝鲜人敢死队员》,作者回顾《日本敢死队阿里郎》演出

那些喊着“天皇陛下”倒下的年轻人
描绘他们混沌而又矛盾的内心世界

生活在日本殖民时期的朝鲜人留下了多种不同的生活印迹。其中还有一些在二十岁花似的年龄以保卫日本天皇为名加入敢死队的年轻人。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话剧《日本敢死队阿里郎》的剧本来源——《我是朝鲜人敢死队员》(2012年,西海文集出版社)的作者吉伦亨记者回顾了这场话剧的内容。

《日本敢死队阿里郎》的演出场景
“樱花是可怕的东西。”

在漆黑的舞台上,站着一对母女,她们是朝鲜女人金侑子(李杭娜 饰)和她的女儿玛丽(金彩伊 饰),两人在解放前夕的1945年春季,在日本陆军航空基地所在的鹿儿岛县附近开了一家小餐馆,卖豆腐泡菜、煎饼、橡子凉粉、米酒等朝鲜小吃,时刻面临着像旅日朝鲜人作家梁石日在小说《血与骨》中描绘的怪兽一般的朝鲜大汉朴成雄(卞周贤 饰)的暴力威胁。

母女似乎想起旧日的传说,谈起了那些因为被美丽的樱花迷惑而变成妖怪的人。不难推测,她们所说的妖怪就是那些加入日本天皇敢死队、白白送上性命的日本军人。而且,在这些妖怪里,还有10多名为了日本加入敢死队进行自杀型攻击不幸死亡的朝鲜人,他们是日本敢死队的朝鲜人队员。

“话剧发展所301”剧团2月9日在首尔大学路艺术剧场小剧院首次表演的《日本敢死队阿里郎》描绘了那些最终成为妖怪的日本敢死队朝鲜人队员的内心世界。作品的宣传页上写着,“在已经解放了70多年的今天,让我们倾听一下那些在暗黑时代出生在一片毫无力量的土地上,最后不幸结束生命的朝鲜青年们的呐喊”。

为此,话剧《日本敢死队阿里郎》将故事背景设定在可以让那些即将走向死亡的朝鲜人敢死队员最后吐露心声的“朝鲜人餐厅”这个虚拟的空间之中,通过这个朝鲜人餐厅召唤到了曾在日本本土、京城、满洲、冲绳等各个地方结束了自己年轻生命的卓庚铉(金景南 饰)、崔正根(林一圭 饰)、金商必(韩日圭 饰)等实际在历史上加入了日本敢死队的朝鲜人。他们在这家餐馆中喝着米酒向店主人吐露心声,“在这里终于可以放心松口气了”,“如果连这里也没有了,我会很伤心”。

这些朝鲜人敢死队员的内心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呢?虽然话剧中没有出现相关场景,但可以推测他们内心必然充满了矛盾和悲伤。敢死队员朴东勋在最后一次与父亲谈话时再三嘱咐“千万不要把弟弟送入军队”。号称“日本天皇盾牌”的日本陆军司令部的第56届毕业生崔正根一脸苦恼地对关系要好的同学冈林辰幸说“我无法做到为天皇陛下去死”。

《日本敢死队阿里郎》的演出场景
但是,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话剧中,他们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不逃离呢,为什么要被妖魔一样的日本驯服呢”?面对玛丽的质问,无论是卓庚铉、崔正根、还是金商必,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卓庚铉只是唱出了悲伤的阿里郎旋律,崔正根只是拜托她们“记住我们都曾活过”,金商必则表示,朝鲜只有为日本奉献出一切,“才能获得自治权”。

在“樱花的世界”的反面,是一群用微光照亮暗夜的“萤火虫的世界”。这些敢死队员说“我们朝鲜人也会变成萤火虫,重新回到朝鲜的土地上吧”,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接着到了夏天,解放奇迹般地走近了这片土地。这时候,只有因为部队突然改变而没有参加自杀攻击的18岁少年飞行兵闵英勋(权兼民饰)回到了这家所有敢死队员都已经离开了的餐馆。剧中闵英勋这个人物的在现实中是闵泳洛,他在参加攻击之前改变了部队,因此才得以活着回来。

那么,这些朝鲜人敢死队员们能否真的像作家的期望一样,变成萤火虫回到故乡呢?卓庚铉的故乡泗川在2008年拒绝了日本演员黑田福美主导的建造慰灵碑的活动。大韩民国将那些以日军将校身份死去的人定义为“亲日派”。按照这一标准,崔正根、金商必、卓庚铉依然只是配合日本进行战争的亲日派。《日本敢死队阿里郎》对此提出了委婉的质疑:我们用这样的标尺去衡量那些只有20岁的年轻人,是不是太残酷了?演出截止2月17日。咨询电话:(02)6498-0403

吉伦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usic/88176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