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12 14:42 修改 : 2019.02.12 14:43

旅居一方成为旅游新趋势

图为从澳大利亚来到京畿道始兴市下中洞旅游的游客们上月4日与经营旅社的赵真英(左)交谈。(始兴市/姜昌光 记者)
住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朱莉安娜•格纳(音,63岁)去年圣诞节去了京畿道始兴市的下中洞。她没有选择韩国众多的旅游景点,而是选择了首都圈的住宅区作为旅游地。在一个没有遗址也没有大型购物中心的普通城市的家中,她与孙子奥里安(音,14岁)、朋友珀尔乔(音,63岁)一起停留了10天。朱莉安娜表示“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商品化的旅游地也不怎么样”。她们住在赵真英(音,45岁)家公寓的一间房里,这是因为他们对养育3个子女生活在小城市的韩国家庭的平凡生活感到好奇。

堪比“江南style”的始兴三美市场 朱莉安娜一行在韩国度过的10天里,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反而显得格外特别。她们第一天就吃了小区门口餐厅的嫩豆腐汤。珀尔高兴地表示:“我想尝试一下韩国健康的素食菜单”。第二天记者在小区中餐馆看到,奥利安一口气吃掉炸酱面,还用糖醋肉调料拌米饭吃。对韩国人来说很平常的社区连锁面包店也是她们可以享受“和当地人聊天”的空间。朱莉安娜说:“面包店老板用英语欢迎我们,和小区居民的对话是旅游中的一点小乐趣”。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街道风景对她们来说也是了解韩国的机会。朱莉安娜说:“在街上看到了与我同龄的捡废纸老人,我住的堪培拉也有这样的人”,“不是看旅游地商品化的面貌,而是能看到韩国人实际生活的样子,真好”。

她们并不是只停留在小区里,还会乘坐公交车到首尔江南繁华街游玩。不过朱莉安娜表示,与始兴传统市场三美市场相比(在这里)旅行的乐趣并不大”。“人太多了,很累。我想赶紧回到住处”。

上月4日,从澳大利亚来访的外国人游客与赵真英一起选购面包。(始兴市/姜昌圹 记者)
在家里看韩剧 旅游在变。至今为止,说到旅游都是去有名的地区和场所拍照,寻找所谓的“美食店”。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噪音和乱扔垃圾等因游客而造成的损失全部由当地居民承担。全南丽水、江原束草、首尔望远洞等就是代表性的例子。有人提出了“扰民旅游”、“过度旅游”(over tourism)问题。更何况,游客花的钱实际上并没有返还当地居民,反而只提高了地价和房租,从而引发租客被驱逐的Gentrification(空间高级化或鸟巢驱逐)问题。

但是最近,以在小社区直接生活的方式进行的旅行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像“在东南亚住一个月”、“济州住一个月”一样,在一定时期内生活在旅游地的话,能够充分体验新环境的旅游模式正在受到国内外的欢迎。

赵真英说:我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从去年4月开始进行共享住宿业(airbnb)的她表示:“并没有非常期待外国游客的到来”。因为她认为“虽然始兴这个城市有乌耳岛和沙滩,但吸引外国人居住的魅力并不大”。但在过去的10个月里。有14组外国游客住在赵女士家中。

去年夏天投宿在赵真英家民宿的外国人游客在附近生态公园进行滩涂体验。(图片由赵真英提供)
外国游客在没有什么特别的城市里享受了各自的旅行。一位自称对子女教育感兴趣、带着儿子来韩国旅游的印尼中年男子,在赵家客厅里,一直在翻阅三兄妹的童话书。两名美国游客作为韩剧狂粉住在赵女士家中。通过平板电脑观看了韩国电视剧《一起吃饭吧》后,买回了电视剧中出现的韩国料理。本月,两名来自智利的游客住在赵家一个月。

在首尔龙山区从事共享住宿业的李智恩(音,47岁)也表示:“在外国人想不到的部分,感受到了韩国文化的乐趣”。李女士家附近有国立中央博物馆、国立韩文博物馆等,但比起这些地方,外国人更喜欢能够体验韩国微小文化的地方。一对30多岁的法国夫妇在李女士家中停留了5天,在去过家附近的桑拿房后说:“人们躺在地板上睡觉是为了什么?法国没有这种东西”,,对韩国的炕文化感到新奇。李女士说:“看到人们穿着相同的衣服流汗、吃烤鸡蛋和酒酿,外国人都很开心”。

去年夏天投宿在赵真英家民宿的外国人游客手里拿着韩国零食开心地笑着。(图片由赵真英提供)
我们的日常生活对她们来说是旅游 外国人想在韩国享受与韩国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去年9月,首尔市和麻浦区政府在中国旅游信息共享平台“马蜂窝”上提议的“在首尔一定要享受的10大选项”中,包括吃一整只鸡、吃路边摊小吃、享受游戏等电子竞技、参观韩剧展览馆、曹溪寺寺庙住宿、学习K-Pop舞蹈等,而不是明洞、南大门市场、故宫访问等传统旅游项目。首尔旅游财团智能旅游组长黄美贞(音)解释称:“在汉江送餐等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的事情在外国人眼中是全新的”,“想要体验当地居民喜欢的普通当地文化和活动的外国游客正在逐渐增加”。

似乎在反映这种氛围,外国游客在韩国逗留的时间也在增加。根据韩国旅游发展局的“外来游客现状调查”,以包括夏季在内的第三季度为基准,来到韩国的游客中滞留时间在31~60天的比率从2015年的1.7%上升到了去年的2.6%。

1月初投宿在赵真英家民宿的外国人游客在附近饭馆正开心地看着赵真英的丈夫做炸弹酒。(图片由赵真英提供)
不再是“工作-生活均衡”,出现了“工作-休闲均衡” 有分析认为,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人们对传统旅游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东义大学教授(国际旅游经营学)李凤九(音)表示:“国内外普遍认为,旅行的本质不是在短时间内游览各地,而是向当地人学习新文化、游客和当地人进行相互交流”。

也有分析称,这反映了超越“工作-生活均衡”,追求“工作-休闲均衡”的生活形态。汉阳大学教授(旅游学部)李衍泽(音)表示:“过去,工作和休闲分开,休闲只是工作后得到的补偿。但现在,超越了‘工作-生活均衡’,工作与休闲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追求‘工作-休闲均衡’的人越来越多”,“这种变化似乎脱离了整齐划一、规格化的旅游模式,演变为以学习陌生地区和当地文化的‘停留旅游’形式”。李教授接着补充道:“移动技术革新和共享住宿业的出现也对这种‘工作-休闲均衡’型旅游的出现做出了巨大贡献”。

事实上,从去年年末韩国旅游发展局分析最近3年社会媒体大数据4万6千余件的“2019旅游趋势”来看,今年韩国国内旅行的趋势是旅行和日常不会分离,而是将扩大为会像日常一样可以随时享受。

始兴市/金美香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8173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