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1.29 16:41

日本举行木简学会学术大会,日本学者蜂拥而至、盛况空前

日本发言者肯定古代国家行政受到百济、新罗决定性影响
“7世纪日本古代国家根基以百济、新罗行政系统为基础”

图为本月19日在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举行的由韩日木简学会联合主办的研讨会现场,日方研究者、国家文物研究所史料研究室长马场一正在发表韩日木简的比较研究成果。
“7世纪日本仿效新罗、百济的法律和行政系统建立了古代国家的框架。”

“6-7世纪日本首次开展国家文件工作之人是大阪的半岛渡来人。”

“需要承认影响了日本国家系统形成的半岛文字文化的强大影响力。”

这并非韩国国内历史学者们的主张。本月19日白天,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举行了由韩国和日本的木简学会联合主办的韩日古代史研讨会,日本的主要历史学者们给出了上述结论。正如上文所说,这期间日本历史学界否定或漠视古代半岛文化对本国的影响,大体上一直强调直接吸收汉、唐等中国文化或经由半岛进入日本的说法,因此也不断受到极力无视三国时代文化传播意义的批评。但是在来自日本各地的2000多名研究者座无虚席的会场内,当地主流学者的认识明显出现了转变。

改变他们想法的决定性线索就是木简文物。木简是指半岛和日本的古代遗迹中经常出土的关于物品收发记录或官署行政记录的木条文件。20世纪90年代后,韩国出土了6-8世纪新罗、百济时代木简300-400余件;过去100年间,日本各地出土了超过30万件相同时期的古代木简,经过日本学者比较分析,相关结果使其认识快速发生改变。准备研讨会的韩国木简协会会长李成市(音早稻田大学教授)解释称,“只有仔细观察韩国木简才能了解书写行政文件的日本古代木简,如此才能了解日本古代国家形成过程”。

图为2009年全南罗州福岩里古墓群大量出土的6-7世纪百济时代木简和木制品。出土木简的部分户籍收发记录等与古代日本的木简记录之间存在许多共同要素,因而备受瞩目。
此次举行的研讨会以“韩国木简和日本木简的对话-韩国木简研究20年”为题目,将韩国的木简研究成果与日本学界进行了分享,同时介绍和讨论了日本的韩国木简研究。其中,吸引眼球的部分当属比较研究日本7世纪木简和韩国的古代木简的大阪大学教授市大树的发表内容,以及考察701年日本颁布律令(法律)转换为古代国家当时半岛木简所带来的影响的学习院大学教授钟江宏之的发表内容。

市大树教授指出,过去10多年间,在韩国的城山山城、庆州月城等出土的6-7世纪木简中,作为物品标签的文字木简的标记形式和包含以“前白…”开头的“敬禀…”文句的官署报告文件样式,在日本的7世纪木简中得到大量确认。与此同时,市大树教授还提出见解称,日本木简解读结果也明确了定居在浪速(大阪)的百济渡来人促成了日本开始文件行政作业这一点,日本的古代木简中出现的国家行政系统似乎也是吸收了新罗、百济木简形式建立而成。其依据则是7世纪日本木简等中呈现的户籍和官吏们的报告样式与百济、新罗相类似。

图为庆南咸安城山山城大量出土的新罗的木简文件。
日本讲坛历史学界的主要学者之一、钟江教授始终强调,应该承认7世纪日本学习半岛文化并将其作为国家体制根基的事实。其还论证了一点:701年文武天皇颁布大宝律令(法律)被评价为古代国家日本的开端,在此之前,早已独自接受了中国文物和行政系统的新罗的木简文化对行政、公文制作、文字活用等带来了巨大影响。钟江教授表示,“日本学界依旧存在不愿积极评价向新罗学习文化的倾向,但技术顾问被派往日本,学僧也熟悉传至新罗的佛教,因此难以否认向新罗学习的这一点”。

学会理事、东国大学教授尹善泰(音)表示,“雷达瞄准矛盾使得韩日政府之间的矛盾变得尖锐。此时韩日古代史研究者们以木简为话题,打开相互理解和沟通的渠道,这在许多方面都具有深刻意义”,“希望能够从以一国为单位的古代史发展为共同理解东亚历史的知识分子联盟”。另一方面,两国学会相关人士一致决定,积极推进共享古代木简文字文化的韩中日三国学者明年在济州举行共同学术会的方案。

东京/卢亨硕 记者 图片来源:韩国木简学会、《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88025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