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生活在中国的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朴车顺老奶奶和志愿者们。(图片来源:Asiahoment娱乐)
韩国语几乎都快忘干净了,小时候记忆力特别好,不管什么歌曲,只要听过,马上就能跟着哼唱,如今年逾九十,记忆都已混沌。但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几小段家乡的歌谣。“阿里郎,阿里郎~我的郎君。阿里郎,翻山越岭~”

毛银梅(1922-2017)老奶奶的韩国名字叫做朴车顺。为谋生计自小随家人来到中国,父亲在她5岁的时候去世,母亲狠心抛下她独自返回故乡,她便一直由奶奶抚养。1941年,她18岁时,中了“让在袜子工厂工作”的圈套,被带到了日军慰安所。尽管后来战争结束,回乡之路却困难重重,她与一个中国人结了婚,自此留在了中国。由于曾为慰安妇而留下的后遗症,不能生育的她收养了村子里的一个少女。回顾满是历史伤痕的酸楚人生,朴车顺老奶奶说“担心活得太久怎么办。一点用处也没有”。

《二十二》是一部韩中合作的纪录片,客观纪录了中国目前幸存慰安妇受害老奶奶口述的一切。电影之所以取名《二十二》,是因为拍摄当时中国幸存的慰安妇受害者人数为22名。导演郭柯为了尽可能减少人工痕迹的介入,甚至连背景音乐都没有使用。这部电影历时四年完成,去年8月14日在中国上映,观影人次达到550万名,荣登中国纪录片票房榜首。一年之后,同样是14日,这部电影将在韩国上映。8月14日是已故的金学顺老奶奶在1991年通过电视首次公开作证受害事实的日子,也是今年韩国的第一个国家纪念日。

图为电影《二十二》中的朴车顺老奶奶(右)和她的养女。(图片来源:Asiahoment娱乐)
谈及韩中合拍这部影片的契机,电影制作公司Asiahoment娱乐代表金元东(音)表示“这或许是命运使然”。金代表参与制作过慰安妇题材电影《音叉》和纪录片《遇见少女》(2014)等作品,为拜访朴车顺老奶奶,他亲自前往中国湖北省,碰巧与郭柯导演会面。他说“我们原本是为了拍摄陪同朴车顺老奶奶返回故乡的过程,正好碰上郭柯导演在拍摄《二十二》这部电影”。郭柯导演巨大的拍摄热情、细致的企划能力和事前采访使金元东代表深受感动,两人意气相投。金代表称“我们商定按照郭柯导演的计划制作电影,我们这方筹措了制作费用,唯一的条件就是重点拍摄朴车顺和李水端(音)奶奶的故事”。

然而只有热情还远远不够,无论是电影的收尾还是上映都绝非易事。制作费很快消耗殆尽,两国的发行公司也对该电影不甚关注。“当时赵正莱导演的慰安妇题材电影《鬼乡》票房大卖,郭柯导演表示要仿效《鬼乡》为电影进行众筹。许是诚意感动上苍,以冯小刚导演为首,许多演员和制作人等名人纷纷通过社交媒体(SNS)为电影宣传”。如此,参与众筹的人数达到32099名,共募集约一百万人民币(约合1亿6千多万韩元),电影也取得了票房佳绩。

由于这种奇妙的缘分,赵正莱导演在去年8月收到郭柯导演的邀请,前往中国进行访问。赵正莱导演回忆道“一抵达目的地,我便被带到了朴车顺老奶奶的墓地,她的女儿(养女)在遗像前说道,‘终于有人从妈妈一直魂牵梦萦的故乡来看她了’。回想起一同痛哭的经历”。

图为志愿者在抚慰中国慰安妇受害老奶奶。(图片来源:Asiahoment娱乐)
在中国,《二十二》这部电影让慰安妇问题开始广受关注。“电影此番将在韩国上映,希望韩中两国以此为契机,超越国界,就共同应对该问题达成共识”。

电影《二十二》最后以老奶奶的葬礼收尾。被白雪覆盖的坟墓逐渐长满青草,春天即将来临。时光飞逝,原先的22名幸存者在四年间仅剩下6名(2018年)。金代表表示,“我们知道票房可能会不尽人意,但还是选择在8月14日这一天上映,也是为了表达纪念之意。‘又是慰安妇问题呀’的批评令人心痛,怀着继续完成未竟的使命的心情,如果所有人齐心协力,那不就能更快地完成这一使命吗?”

刘善姬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85728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