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2.27 15:01 修改 : 2018.02.27 15:39

联队选手所说的“相聚,还有……”
相拥惜别的选手们
相约再聚哭成一片

2月26日早,参加完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朝鲜选手在离开江原道江陵市江陵运动员村时与韩国选手告别。(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注意健康,一定再相会。”

“保重身体,以后再会。”

2月26日早7时40分左右,冬奥会江陵运动员村前方的欢迎中心成为一片泪海。韩朝女子冰球联队的朝方选手走到20米开外的大巴车旁足足花了10分钟。给她们送别的韩国选手们紧抱着对方不愿放开。主教练萨拉•穆雷也与朝鲜教练朴哲浩哭着拥抱在一起。即使坐上了大巴,朝鲜选手们也立即打开车窗再次与韩国选手握手和相互安慰。大韩冰球协会相关人士叹道,“还有谁能让选手们哭成这样?还不是因为太难过嘛”。

《韩民族日报》记者23日和24日两天在江陵奥林匹克公园内的韩国之家(KOREA HOUSE)采访了穆雷总教练和韩国选手们,聆听了她们对“联队”33天的温情回忆。

直到上月25日12名朝鲜选手入驻忠清北道镇川运动员村的时候,很多人还没真切地体会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最大遗产就是“和平奥运会”。主教练穆雷坦言,“由于距奥运会还剩半个月的时候才组建了联队,因此曾有过很多担心和不安”。

然而,韩朝联队是平昌冬奥会取得成功的最强大动力。注重奥运会办完之后遗产的国际奥委会(IOC)无疑将把平昌冬奥会作为和平奥运会记入史册。联队在B组循环赛对日本之战中第一次射进的那个冰球将被保管在国际冰球联盟(IIHF)的荣誉殿堂内,一直观看联队比赛的外国记者们为联队加油的样子也仍然历历在目。

韩朝女子冰球联队选手高慧仁(音)举着有35名队员签名的联队队服。
穆雷主教练对于球队合到一起的担心是多余的。联队在20日与瑞典队角逐第七八名之战中败北导致奥运之旅就此止步之时,选手们抱在一起互相安慰,在25日由韩国统一部部长赵明均主持的晚餐会上又有很多选手哭了起来。穆雷主教练说道,“大家都流淌着高丽亚民族的血。刚开始内部还有反对意见,但见到开朗率真的朝鲜选手后想法发生了改变。我们马上成了一家”。

曾将穆雷教练的英语翻译成韩国语转达给朝鲜选手的赵秀智(音)选手说道,“尽管刚开始讲话方式和语调不同造成了一些混乱,但了解到她们很率真后就心意相通了”。穆雷教练将韩朝选手召集到一个餐桌上吃饭,给她们开生日派对,对所有队员一视同仁,因而嬴得了信任。在印发了含有70多个韩朝冰球用语的小册子后,韩朝双方选手很快就互相将对方的用语熟记在心。

17岁的高中生三人帮李恩智、金姬媛、严秀延(均为音译)坦言,“这次认识的朝鲜姐姐颠覆了以前对她们的成见”。三人去年4月曾在国际冰球联盟锦标赛上遇见过朝鲜队,在各国代表队下塌宾馆的简易食堂中遇到朝鲜选手时态度都非常冰冷。联队防守球员金姬媛说道,“在去年,即便是假装认识态度也很冷,但这一次相处得就像亲姐姐一样”。因负伤未能参加决赛的前锋李恩智(音)表示,“朝鲜姐姐们说我“长得很好玩”。我经常跟姐姐们开玩笑”。防守球员严秀延则说道,“朝鲜姐姐说我长得小巧玲珑,也很疼爱我”。

韩朝官方的管控在联队中根本行不通,它们未能侵入她们的共同生活空间或妨碍年轻选手们的沟通。在去年世界锦标赛的韩朝之战中,被严秀延强力的击球击中颈部的朝鲜选手郑秀铉还向严秀延开过玩笑。严秀延说,“秀铉姐指着脖子说‘那次我的脖子因为你肿了老高,连饭都吃不下了’。我再次向她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之后姐姐马上大笑了起来”。队员们赛前在更衣室大声放着音乐跳舞,非常合得来,以至于在谈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冰球决赛的话题时也停不下来。在小时候就被美国家庭领养的朴润贞觉得与朝鲜选手的相遇是一份非常特别的经历。

她回忆道,“四年前我入选韩国代表队时毕竟是个外国人,我曾以为这次朝鲜选手也会像我一样会有一种外人的感觉。考虑到来韩国加入联队的选手们的困难,我就想更加努力地积极接近朝鲜选手了”,“奥运会期间,在镜浦海边韩朝选手们曾想将穆雷教练扔进水中以及在咖啡厅一块喝茶的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

韩朝联队的竞技能力是值得研究的一个课题。在首次参加的奥运会比赛中,联队在经历五次败绩后最终以最末尾的第八名结束了赛事。考虑到韩国世界排名第22位、朝鲜队排名第25位的实力水平,与其它队存在差距也是情理之中。那么,教练眼中的联队战斗力又如何呢?穆雷主教练表示,“随着朝鲜12名选手加入韩国队,此前代表队中不存在竞争关系的气氛发生了变化,激起了‘不能被淘汰’的危机意识,从这一点来看是值得肯定的”。每场比赛都要有联队中的三四名朝鲜选手上场,其他队员则由韩国选手充当。

在执掌联队后名声远播世界的穆雷主教练还将在今后两年内继续统率韩国队。2022年冬奥会将在北京举行,届时可能有12支球队参赛,多于现在的8支球队。大韩冰球协会正在制订进军北京冬奥会的计划。不过,韩国队要想进入奥运会并非易事,而且韩朝联队的组建问题还受到韩朝关系这一变数的制约。尽管如此,穆雷主教练表示,“在让两国选手合二为一安排训练的时候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朝鲜发出邀请,则任何时候都可赶过去,开展训练朝鲜代表队选手的短期项目”。

穆雷主教练在指导联队时记住的朝鲜话是“守门员”,她在用韩国语读出守门员的发音时笑了起来。此外她在韩国生活时掌握的、喜欢说的一个词是“乌龟”。或许,穆雷主教练带领的女子冰球联队将是消除韩朝对峙的漫长征程中迈出的“乌龟的第一步”。

江陵/金昌金 记者,金成光(音)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orts/sports_general/83378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