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1.26 10:54 修改 : 2018.01.26 10:54

《制造者和掠夺者:金融的崛起和美国商业的衰落》 (Makers and Takers)
作者:拉娜•福鲁哈尔 译者:李裕荣(音)/出版社:Bookie

《制造者和掠夺者:金融的崛起和美国商业的衰落》
蒸蒸日上的苹果公司即使拥有巨额资金也仍执意要在银行贷款,因为比起花自己的钱所需缴纳的税金,银行收取的利息要便宜得多。但这笔钱并没有用于开发新技术和进行产品革新,而是被苹果首席执行官(CEO)蒂姆•库克用来购买自家公司的股票和进行股东分红。苹果股价因此出现了大涨,蒂姆•库克等公司高管和股东们也得以坐享其成。所有的过程都十分合法,但这却与让苹果成长为一家更好的企业毫不相关。

《制造者与获得者》的作者拉娜•福鲁哈尔认为,发生于2013年的这件事情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并使得蒂姆•库克感到急躁,但此事也并非是蒂姆•库克出现了越轨行为,而是像苹果一样的世界领先技术企业都无法回避的一种“金融化”的不祥之兆。金融化指的是“金融和金融思考方式支配了企业和经济等各个方面的现象”。在今天的美国,相较于通过个人、企业和创意联手创造出实体经济增长的制造者(Maker),得势的却是利用垮掉的市场系统来维护私利的获得者(Taker),即所谓的“不劳而获之人”。“不劳而获之人”中不仅有金融从业者和金融机构,还包括没有意识到金融化正在侵蚀经济增长、社会稳定和民主主义的企业管理者、政治家和监管责任人。

图为一名男性正在拍摄立于美国纽约华尔街的象征物——铜牛对面的“无畏少女像”。
过去的金融是为创造工作岗位和带来工资上涨的创意与项目提供资金,但现在的金融却对支援企业活动的长期投资毫无兴趣,只是埋头于金钱的滚动与“投机”。其结果却使一切变得畸形:美国的金融部门对就业问题仅分担4%的责任、对经济增长仅发挥7%的作用,但它却拿走了美国企业全部收益的25%。

企业被投机资本的炼金术所迷惑,争先恐后地想要蜕变为金融业。无数的美国大企业从金融交易、对冲、逃税和金融服务营销等中获得了暴利。高新技术企业仿佛是变身为了投资银行,开始热衷于发行公司债券;比起销售机票,航空公司通过预测油价上涨会赚取更多的金钱。凭股份拿工资的管理层则开始基于短期业绩作出经营决策,导致企业竞争力出现衰退;而当股价出现下跌时,他们又会迅速购买自家公司的股票,以此支撑股价。

近几年里美国公司的股价上涨了三倍多,但这却不是因为经济状况的好转让企业的业绩得到了改善,而是减少成本、工资冻结(pay freeze)和逃避对研究开发进行投资的结果。1%的上层人士会因为股价上涨而变得更加富有,而中产阶层和平民百姓却失去了工作,忍受着更低的工资,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在资金充足的大企业用低息贷大钱的同时,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却因为拿不到投资而关门。

图为《制造者与获得者》的作者拉娜•福鲁哈尔。(图片来源:Bookie)
作为新闻工作者,该书作者曾对美国企业界人士进行了23年的采访,目前正担任《金融时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经济分析师。在书中,作者通过具体实例有力地证明了“金融化”是如何让美国经济病入膏肓,同时也彻底揭穿了助长金融化的积极支持者和沉默协助者的本来面目,例如“华尔街与华盛顿紧密勾结,税法只对富人与大企业有利,以及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累积起的政策失败”等。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在美国国会推动引进《多德弗兰克法案》的过程中,原本的改革对象——金融行业反而担任起了顾问并积极参与其中。而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背后还隐藏一个悲惨的现实,高盛等有实力的金融机构的前任高管被安排在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等监管机构的最高职位上。

除了经济外,金融化还与美国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紧密交织在了一起。作者在书中斩断了金融化的循环,提出了能够扭转“制造者”与“获得者”关系的具体方案。作者表示“对于美国而言,当务之急是要实现以商业街(实体经济)为中心的可持续增长,而不是由华尔街(金融街)支撑的虚假繁荣”。为此,作者呼吁称“所有国民需要全面、认真地理解,现在的体制并不是以大多数美国人为中心在运作”。也正是因为如此,作者才会煞费苦心地用尽可能简洁易懂的语言来讲述复杂而专业的内容。

李美敬(音) 自由撰稿人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2944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