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25 15:07 修改 : 2017.01.27 10:53

《The King》。(图片来源:NEW提供)
对决已经开始了。春节前一周的1月18日,玄彬、刘海镇主演的《共助》和赵寅成、郑雨盛主演的《The King》同时上映,与观众见面了。去年的《检察官外传》取得了970万观影人次的佳绩,2015年的《国际市场》观影人次超过千万,冬季市场的赢家到底是谁呢?上映首周的《The King》观影人次为185万,《共助》则为115万,《The King》暂时领先,但正式比赛才刚刚开始。现在为大家介绍一下风驰电掣的动作片(《共助》)和复古风的政治电视剧(《The King》)各自的优点。

《The King》:比起叙事来说更倾向于打斗,有些镜头也不错

 

韩国电影通过《不当交易》、《老手》、《检察官外传》和《局内人》等,确立了检察、警察、新闻工作者和政治家等都无异于小混混(黑社会)的公式。韩再林导演的《The King》描述了耍权弄势的检察机关内部的生活。该片讲述了在混混们横行的浑浊世界里,最终,由其中的一个“混混”构建社会正义的故事,属于讽刺社会秩序的电影。导演积极运用了散发着黑色氛围的悲壮画面、恰当的动作和诙谐的台词等讽刺电影的票房因素,但在态度方面却不同,那就是电影的欢喜结局不一定是主张社会正义。

出身于全罗道的无名家庭,后成为检察官的朴泰洙(音,赵寅成饰)在检察机关内部也有1%的事实广为人知。他是为了搭上可以任意摆布商界会长,也可以改变总统的检察长(虽然在电影中没有明示但是为检察总长)的权利直通车,连负罪感都抛弃了的人。当然,即使全部抛弃,从卢武铉政府到李明博政府,每当政治动荡时,有可能从直通车上跌落,稍有不慎就会错过而落伍。

在包含五次大选在内的韩国政治史上的资料上下功夫,电影角色的刻画也很接近现任政治人物,甚至会让人觉得主人公是禹柄宇或是金淇春,这些都经过了详细的考证,可以看出这部电影是追求写实的政治电影。但《The King》的框架与经典的《浮士德》要更相近。电影中朴泰洙劝杨东哲(音,裴成宇饰)出卖良心搭乘权力直通车的场面确实像《浮士德》中梅菲斯特诱惑的场面。电影中朴泰洙苦恼时光是否可以倒流的的场面也是一样。虽然有很多批评称是不是延续了黑社会的世界、与朋友的友情等其他社会讽刺电影惯用的因素,但从另一角度,可以看出这部电影为了强调对大韩民国的政治检察机关的寓言,好像是故意加进去的。《The King》经常主张有意将一切描绘成幻想的故事,向观众提问,看这则寓言的理由是什么?

可以看出此前的其它讽刺社会的电影都是以指出谁是坏蛋为目标。卑劣的财阀二世、腐烂的媒体人、保守在野党的政治人还有可能在现实中出现的他们背后的最高权力者。但《The King》的手指却总是指向我们自己。检察长韩江植(音,郑雨盛饰)和朴泰洙在道德上没有差异,朴泰洙不是像韩江植那样不做,只是做不到而已。我们大部分人也隐藏有类似的欲望。虽然因为无法真心站到主人公这一边,因此《The King》可能无法达到所期待的票房,但这部电影比其他讽刺社会的电影都要更正直。

南恩住 记者

《共助》。(图片来源: CJ娱乐提供)
《共助》:政治刑警的真实面貌中有“浮士德”的味道

《共助》是一部适度的电影。类型电影(genre film)是在基本上适当的条件下,以适度打造适当的故事为目标。虽然有成功打破各种适度的界限的影片,但大部分影片都是失去平衡后坠落,无法回避的是这种令人遗憾的失败电影都泛滥地被称作类型电影。因此,在适度和失衡之间不遗失方向,打造出舒适地享受两小时游戏(电影)的标准态度。不是谁都希望每次幸运都降临,大体上唯有希望不会不幸才是当代生活的标准市民的态度。

《共助》的故事结构真的可以说是标准一般的熟悉。有经历过值得吐血而死之事的朝鲜特工;证明过在雾里把大衣领子竖起来的男人是有多么帅气的《晚秋》中的熏,不是,是玄彬;有想要吐血而死,也根本不能那么做的丈夫和当爸爸的刑警;丈夫,不,是工作了15年为维持生计的刑警刘海镇。

《共助》本身是黑色幽默的两个男人的兄弟电影(buddy films)。无意间成为搭档的两人肯定会经历苦难和矛盾,互相猜测、成长,最后和解并共同克服危机。此外,本部电影中还加上了韩国电影中熟悉的矛盾设置——南北分裂,还有可以说是所有动作电影的动机的爱情的悲伤。展示出在高架公路上恐怖电影式的下降动作,玄彬敏捷的身手可以说是动作片的飞跃。虽然刘海镇实际上用吵闹做到了一切,但他的语言活动具有成熟美。

《国际市场》和《喜马拉雅》等熟悉冬季市场的强者——JK FILM几乎不厌其烦地组合出了这种熟悉的方式。适当地响应了期待愉快喜剧的观众心情,并相当满足潇洒动作的要求,还几乎抚慰了想要走出剧场后可以理解结论的心。虽然可以说那是条非常安全的“老套路”,但《共助》的任何危险场面都很惊险,扣人心弦。

《共助》当然不是值得记录到你的人生中的电影。有些部分十分马虎,达不到期待或平均值。动作片中要存在的说服力,相当一部分都由玄彬的“套装秀”和哀切的眼神代替。但是,这部电影将所有因素适当地混合,制造出了可以看两小时的电影。没有拼命地集中注意力看的理由,但也没有任何场面不堪。比起困难的叙事来说,是用更进一步的动作戏来打造的电影。打斗的活力不才是节日电影应有的姿态吗?

金婉(音)《韩民族日报21》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78001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