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江南杀人事件后,韩国女性纷纷倾诉曾经的恐惧

登录 : 2016-05-21 10:02

在江南站、新村经验倾述至很晚,向日常女性暴力提问

20日下午,韩国女性民友会在首尔西大门区新村街头主办了为了中断女性暴力的无限制演讲。图为女性们正在无限制演讲上接连发言。(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两个女生见面后,可以聊上几个小时的可怕又熟悉的经历……"

公司职员具敏京(音,31岁)表示,“‘江南杀人事件’之后,看到女性们曾隐藏的‘恐怖与不安的记忆’都公开了出来,感觉这些经历既熟悉又陌生”。

“普通女性”们开始发言,讲述关于“女性暴力”和“厌女症”的经历。过去,性别问题总被女性运动团体等提出来,而现在不同了,平凡的20~30来岁女性们开始向“日常生活中作为女性生活”发问。继前一天后,5月20日晚上,在首尔江南站10号出口的烛光悼念活动上,女性们不断进行发言。同一时间,新村的“为中断对女性暴力而进行的阻挠议事”一直进行至深夜。

“在地铁女洗手间,旁边的隔间里有一个男人在伏在地上偷窥。我被吓得魂飞魄散,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去地铁的洗手间”,“高二时,得了感冒去医院,一坐在椅子上,医生就把手伸到我裙子里非礼我”。

“江南”繁华区的公共卫生间里发生的事件,在电梯、胡同、游乐园、卫生间、医院、出租车等日常空间也时常发生。在社会关系网服务(SNS)和江南站10号出口举行的“厌女症经验谈”的发言场所,这种“倾诉”不断出现。事件发生之后,“江南站杀人事件公论化”推特账户和“江南站10号出口”脸书账号,有数千名粉丝和点赞。当天,在“活下来了”的话题中,有3000余个推特文章参与了讨论。

专家们也认为这是异常现象。因为在过去,我们社会的女性问题一般是,性暴力、杀人等特定事件发生→女性团体将事件付诸公论→再次回归到制度提案或女性保护讨论。韩国性暴力咨询所长李美卿(音)表示,“过去这些问题主要以女性团体为中心被提起,这次是市民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次事件不能归结于‘卫生间法’等方面,需要将关注焦点放在如何让女性们可以安全生活,在日常生活中不恐惧”。

害怕被批判为“敏感的女人”或“将男人们都看做是潜在的坏人”这样的批判,将自己受害经历隐瞒起来的女性们,在“厌女症”的社会中,产生了“我也会死”的共鸣,因此发声。研究生郑某(25岁)表示,“在地铁里的性骚扰,夜路上感到的恐惧等,都自己克服着活了下来。对成年女性来说,‘没有此类经历’在社会上生活会更加便利,但是看到这次的事件,真的有了很可怕的想法”。

虽然也有人主张“不要将事件推到男女对决”,但在江南站10号出口等进行追悼的男性也有很多。

李丞焌 记者, 朴秀智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4476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