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不存在“核共享”

登录 : 2021-03-22 10:03

文正仁 宗研究所理事长

文正仁 世宗研究所理事长

2017年9月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以及11月试验发射了火星-15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之后,朝鲜一度对核武器闭口不谈。然而,以今年1月8日劳动党第八届代表大会为契机,金正恩委员长强调“完成了国家核武力建设大业”,并指示了“加强核武器的小型化、轻量化,发展战术武器化,要开发出战术核武器,能够适用于在现代战争中根据作战任务的目的和打击目标上适用不同方式”。此外,其言论中还出现了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论等词汇。

对于认为朝鲜的核理论会跟随中国式“最小核威慑”(minimal nuclear deterrence)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不小的冲击。战术核武器以在实战中的使用,特别是常规交战情况下核武器的先发使用为前提。即可能会对韩国和日本先发制人地使用核武器,而不是用于遏制和威慑。一些人认为金正恩的战术核武器言论是“游戏转换器”,并提出从自主研发核武器到重新部署美国战术核武器,到通过北约式核共享构建恐怖均衡等各种应对方案。洪准杓议员的发言具有代表性,他说:“如果引入北约式核共享政策,朝核将得到控制,我们将从朝核的奴隶中解放出来。”

然而,朝鲜的战术核武器并没有新的动向。核技术权威人士齐格弗里德•海克(Siegfried S. Hecker)博士称,朝鲜在2013年2月进行的第三次核试验中通过试验高浓缩铀弹,迈过了持有战术核武器的门槛,而2016年9月进行的第五次核试验,则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弹头的小型化。在第五次核试验的6个月前,金正恩通过对核武器武器化工作指导,指示了“开发精密化、小型化的核武器以及运送它们的运输设备”,还表示“核武器先发制人权力绝不受美国垄断”。而今年劳动党大会上的言论只是正式公开了之前的种种动向。

更重要的一点是,美国一直都在提升应对朝鲜动向的核遏制能力。众所周知,美军潜射弹道导弹(SLBM)或洲际弹道导弹只需20-25分钟就可以攻击到朝鲜全境。通过2018年的核形势报告,可以用已经正式引进的“地堡终结者”钻地核弹(B61-12)、“三叉戟”潜射弹道导弹、“战斧”核导弹等威力低的核武器来应对朝鲜的战术核武器使用计划。即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朝鲜都无法躲避来自美国的报复袭击。

即使平壤要在实战中部署战术核弹头,依然还是存在局限。像KN-23(伊斯坎德尔)这样的短程导弹或火箭炮系统,是韩美联合战力最先先发制人攻击的对象。由于韩国空军强大的制空权,想依靠战斗机投放重力导弹,恐怕连想都不用想。核地雷还算有用,但是它是用于防御的。从这些原因来看,美军战术核武器在韩半岛的重新部署并不是合理的对策。这反而会给朝鲜方面提供最先攻击的目标,比起加强核遏制能力,那只会像“瓶中蝎子(bottled scorpions)”那样,使核扩散的危险性暴增。

很多人提出北约式核共享的对策,实际上也是不同的。冷战期间,美国和欧洲的北约成员国共享核信息,通过相互合作,建立和执行共同的核计划。在有美军战术核武器部署的5个国家,使用本国战斗机,投放美国方面研发的重力导弹,实现合作分工。然而,准确地说,核“并没有被共享”。只有美国总统享有是否使用核武器的决定权,如果华盛顿那边没有亲自输入密码,欧洲的战术核武器就不会启动。

此外,为了调节北约式的核政策,美国参议院要根据1958年《麦克马洪原子能法案》准备“核合作项目(program of cooperation)”。然而美国参议院以韩国为对象做此准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据Nautilus研究所的皮特•海斯博士透露,像德国等有美军战术核武器部署的部分欧洲国家,反而倾向于韩美同盟和美日同盟目前选择的扩张遏制理论的共享,以及基于宣言,构建通过美国本土或域外战略核力量的核遏制能力等方案。

因此,面对朝鲜的战术核武器动向,以重新部署美军战术核武器或者达成北约式的核共享来应对并不是理想的方案。以对美国提供的遏制核扩散的信赖为基础,在加强韩美联合传统式遏制能力的同时,通过外交协商,创造无核化的机会,这才是更明智的选择。相反,韩国有必要考虑到,若韩国对美军核保护伞越是不信任,对朝核的遏制能力则越会减弱。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8762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