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对拜登对朝政策的期待与担忧

登录 : 2021-02-22 09:54

当地时间1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CNN电视台举行的市政厅会议上发言。 (图片来源:密尔沃基/法新社 韩联社)

尽管审查目前还没有结束,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似乎正在慢慢形成框架。2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表示:“朝鲜核问题是一个紧迫的优先事项,正在与盟国密切合作。”此前人们担心拜登政府可能将朝核问题排到次要位置上,而这一发言减轻了这种担忧,从这一点来看,具有积极意义。但美国国务卿托尼·布林肯对朝鲜的核能力表示担忧,并强调了对朝鲜追加制裁的可能性和韩、美、日三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上的合作。而这可以解释为,拜登政府或将对朝进行遏制和制裁,也就是以往“战略忍耐”政策的延续,这一点令人担忧。

要解决过去30多年来盘根错节的朝核问题,需要更有创意的设想。首先来看对朝鲜意图的争议。华盛顿所谓的韩半岛专家们首先拿出一个金正恩无意无核化的结论,主张对朝施压。但是,如果断定平壤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弃核,外交空间最终就会消失。相反,把朝方多次表示的“只要条件合适就可以弃核”的最高领导人发言为纽带,引导局势朝这一方向发展才是外交的本质。平壤方面无法接受的“先拆除后补偿”的过分前提条件只会切断这种可能性。

美国对朝鲜经常讲“同样的马不买第二次”(We won't buy the same horse twice)。拜登政府把特朗普的朝美首脑外交视为真人秀,有这种看法不足为怪。但是,如果说当时的首脑会谈是一场喧嚣的真人秀,反过来讲,就是因为没有具体和实质性的协议。 承诺“在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构建永久和平体制的同时,努力实现完全无核化” 的新加坡声明没有得到落实,在河内首脑会谈上,特朗普总统拒绝了平壤方面提出的拆除宁边核设施的提议,最终谈判无果而终。所以,拜登政府才应以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为他山之石,达成“真正的协议”。

要想和朝鲜达成“真正的协议”,就必须改变谈判模式。以“罪与罚”的认识框架难以取得进展。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失败,究其原因也与这种认识不无关系。事实上的“两个中断”来之不易,要想把它延续到下一个阶段,就需要让平壤看到,走向谈判的 “好行为”会取得一定成果。但2018年和2019年两国继续接触和谈判的同时,美国对朝鲜实施了200多次追加制裁。因而,打制裁牌也不能采取机械官僚的方式,而需要灵活、讲战略,如此才能实现朝鲜完全无核化的目标。

更根本的是核与人权的优先顺序问题。与上届政府不同,拜登政府重视人权这一普遍价值。问题是要求无核化和以人权问题施压能否同时取得效果。美国提出人权问题,对平壤来说,无异于作为敌视政策的一部分触发它进一步巩固其核拥有力,结果会是人权状况方面也无法取得任何改善。相反,如果核问题取得重要进展,放宽制裁,就有了使朝鲜居民生活质量得到实质性改善的可能。在无核化进展过程中双方构筑信任时,美国提出人权问题才能更有效地让平壤为之所动。而且,如果朝鲜无核化和经济好转带来超过一定水平的改革开放,从长期来看,即使在有限范围内朝鲜也能形成公民社会,虽然需要时间,人权状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文正仁 世宗研究所理事长

回顾过去,30年朝核历史的每一个令人扼腕的时刻,每每存在着情报失灵和判断失误。最具代表性的是,认为只要再施加一些压力,朝鲜体制就会崩溃,以及认为朝鲜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的任意评价。朝鲜为了体制安全绝对不会弃核的观点也大同小异。因为,即使是为了长期稳定政权所必需的经济成果,核谈判也会是平壤不可能放弃的筹码。用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伊的话来说,现在朝鲜也需要“情境智力”(contextual intelligence)。为此,毋庸赘言,拜登行政部门在这一方面最需要的合作伙伴是韩国政府。

文正仁 世宗研究所理事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8380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