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2018年的暖春,2021年的寒潮

登录 : 2021-01-11 10:40

图为,2018年4月27日举行韩朝首脑会谈当时,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恩国务委员在板门店徒步桥上散步的情景。(图片来源:板门店联合采访团)

一切都冻结了,韩朝关系也冻结了。事实上,韩朝关系已冻结了很长时间,去年一年里双方没有进行像样的接触,韩朝之间所有通信联系渠道也中断了。作为2018年韩朝首脑会谈的成果留在那里的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也被炸毁了,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和副委员长金英哲甚至宣布将把对韩工作改称“对敌工作”。金正恩委员长在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的工作总结报告中表示,韩朝关系回到了“发表板门店宣言之前的时期”。

2018年的“暖春”为什么在三年后冻结了?

美国政治学者查尔斯·奥斯古德1962年在《既非战争亦非投降的选择》中提出了叫作“旨在缓和紧张的渐进互动”的争端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常识性的建议,通过渐进的、相互的缓和紧张措施来缓和紧张局势。其开端就是让步。争端的一方当事者只有只有采取小而单方面的缓和措施,才能开启消除争端的进程。如果对方积极回应,采取相互措施,第一个当事者就可以采取第二个缓和措施。那么,“和平的良性循环”就此开始。

“暖春”就是这样到来的。文在寅总统率先发表了讲话。2017年12月,韩美两国公开表示“可以讨论推迟联合军事演习的问题”,并呼吁朝方合作,安全举办平昌冬奥会。金正恩委员长立即作出了回应,他在新年致辞中表示将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冬奥会“办得富有成果”。这种善意的措辞引出了冬奥会上美丽的合作,和平的良性循环就这样开始了。

接下来朝鲜又向前跨出一步。2018年4月韩朝首脑会谈前夕,他们决定“将停止核试验和洲际弹道火箭试射”。朝鲜的缓和措施带来的是韩朝首脑会谈就改善韩朝关系和构建韩半岛和平体制达成协议。金正恩委员长在韩朝首脑会谈上就韩半岛无核化达成协议是破例的,而朝鲜随即于在5月份炸毁丰溪里核试验场,用行动说了话。这一行动立即换来6月的朝美首脑会谈,就和平的朝美关系、韩半岛和平体制、韩半岛无核化等问题达成了协议。一周后,美国国防部决定,停止原定于当年8月举行的“乙支自由卫士演习计划”,以又一个措施作出了回应。

“暖春”就是这样以一个连环--走向和平的前瞻措施和对它的回应营造而成。但一切到此为止,和平的良性循环没有进一步扩大,而且开始回到“冬天”。

直到2019年2月朝美首脑会谈的破裂,人们才知道肯定存在什么大问题,但在此之前就有过许多不祥之兆。韩朝首脑会谈上商定的各种改善关系措施一直没有得到执行。虽然在开城设立了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但没有恢复开城工业园,也没有开展金刚山旅游或连接铁路、公路。2018年内推进终战宣言和和平协定的协议也没有进展,2018年和2019年就此过去。虽然决定“全面停止对对方的一切敌对行为”,但没有遵守;虽然决定结束关键决断演习和秃鹫演习,但换了个“同盟”的名称,变了变规模,继续进行。以“保持联合防卫态势”为由,反对构建和平体制。不仅如此,2019年和2020年,文在寅政府还持续以最大力度增强军备。

去年出版的鲍勃·伍德沃德的《愤怒》展示了金正恩委员长对此的“愤怒”。他在给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亲笔信中甚至就2018年的“挑衅性联合军事训练”坦言:“我真的败了情绪,不想向你隐瞒这种感情。”他的不满是,尽管朝鲜停止核武器和洲际导弹试验,关闭核试验场,拆除导弹试验场,采取措施停止开发核心武器的,但韩国和美国没有拿出相应的缓和措施来回应。事实上,那可能是不安的表现。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查尔斯·奥斯古德的建议考虑的是冷战时期的美国和苏联。也就是说,在拥有几乎同等军事力量的两国中,无论哪一方采取前瞻性措施,安全方面都没有问题,依次可以先采取缓和紧张的措施。在韩半岛,当然只能由有余地采取前瞻性的缓和措施的文在寅政府和乔·拜登政府率先行动。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7808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