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韩国新年民调解读法

登录 : 2021-01-08 04:32 修改 : 2021-01-08 04:32

5日上午在青瓦台举行的新年第一次国务会议上,文在寅总统正在向国旗敬礼。 (图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2021年的新年大门似乎是由媒体进行的民调打开的。距离韩国大选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当然会这样。今年第一次民调结果可概括为二:其一,文在寅总统的国政支持率跌至上任以来最低值,很多人分析说“混凝土支持层倒塌”或“跛脚鸭的开始”;第二,虽然因民调机构而异,在下届大选候选人的支持率中检察总长尹锡悦已经上升到了第二、第三甚至第一位。

民调通常是展示民心走向的晴雨表,但指针摆幅大,究竟指向何处,正确解读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如果只看期待和希望,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或者把情况看得过于悲观,反而容易成为毒药。权力和政治家因醉于民调而失败的事例数不胜数。

首先,无论喜欢与否,尹锡悦成为在野党有望的大选候选人,已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尹锡悦新年之际拜谒国立显忠院,所写留言内容几乎与去年相同,这一点耐人寻味。与一年前的留言仅有的不同是没有了“与国民在一起”这句话,至于为何删去,不言自明,是为了避免政治争议。但从内容与去年一致这一点不难猜测其真意:希望人们读出“与国民在一起”之意。如此一个检察总长,被担忧和批评不能遵守政治中立自在情理之中。但重要的不是尹锡悦,而是一年前他提到的“国民”。应当看到,比起与尹锡悦直接斗争,在今年4月的首尔、釜山市长补选中获得国民支持对推进检察改革更有效果。

新年民调中,不同的民调机构显示的文总统的支持率从30%到40%不等。无论如何,都是就任以来的最低值,这一点难以否认。真的是跛脚鸭的开始,是“混凝土支持层”崩溃的标志吗?跛脚鸭给政权带来的最大负担是国会和执政党消极对待总统政策议程的立法化,如此则难以成为“成功的总统”。但是与国会完全拥有立法权的美国不同,在韩国,这个问题并不能成为决定政权成败决定性因素。相反,问题在于对官员的控制力减弱,官僚社会的气流更多受4月重选、补选结果的左右。

把文总统支持率下降看作政权崩溃的序幕,近乎笑谈。我们不妨来看一看历届总统任期第五年第一季度的民调结果(韩国盖洛普)。国政支持率分别为,金泳三14%,金大中33%,卢武铉16%,李明博24%。因弹劾丢掉一年任期的朴槿惠总统第四年(2016年)1~3月的支持率为36%至43%,与文总统当前的支持率旗鼓相当,当时被媒体称为“朴槿惠的混凝土支持率”。正是因为相信这一支持率,朴总统在2016年4月的国会选举中强行推进“亲朴公荐”,其支持率最终随着国会选举的失败而降至20%,“混凝土支持率”当时即被打破。文总统的政治处境可能不同于朴总统,但任意适用支持率标准,除了政治攻势之外,别无意义。

真正重要的是执政势力正确解读民调结果。如果支持率下降,至关重要的是清楚地意识到原因何在。诸如房地产和教育这类国民利害交织的问题,最好有足够的时间征求各种意见,寻求解决方法。在这种问题上强调“迅速的效果”,容易产生逆料所不及的副作用。新冠防疫也是这样,无论进步政权还是保守政权,新冠防疫的目标和价值没有区别,所以需要积极向在野党说明并寻求合作。但是,像启动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公调处)那样,在具有明确政治价值的问题上,迅速执行并对其结果负责是正确的。当灵活不灵活,当果断不果断,这样的态度更会影响支持率。

朴赞洙 评论员

赦免李明博、朴槿惠两位前总统的争议也大致相似。这个问题上,每个人的见解会因政治取向和价值而异。国民团结和扩大支持外延要通过民生和政策来实现,而不是靠放弃价值或把政治坐标移到中间去实现。

朴赞洙 高级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77573.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