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用英语写作,是为了让人们了解隐瞒侵略事实,不知反省的日本真面目

登录 : 2021-01-07 11:13 修改 : 2021-01-07 11:21

出书批评日本的历史研究家朴哲顺所长

韩国信息通信技术协会软件试验认证研究所所长朴哲顺(音)。

《不舒服的历史-日本在亚洲的阴影(An Inconvenient History:Japan ' s Dark Shadow on Asia)》是韩国信息通信技术协会软件试验认证研究所所长朴哲顺(音)以“查尔斯朴”为笔名,于去年8月用英文出版的一本书,亚马逊Kindle同时推出了电子书和纸质书。“写作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向亚马逊申请出版纸质书,审查后答应出版。”

本月5日,在京畿城南市书岘站附近的一间办公室,作者这样对记者讲述写书的动机:“要引导日本发生变化,就必须让国际社会正确认识日本的真实面目,出于这个想法才用英语写作的。就像前哈佛大学教授阿兹拉·沃格尔写的《Number One日本》一样,以往外国以日本为主题出版的书,大部分都美化了日本。”

他通过了行政考试,从1995年起做了21年从事信息通信政策业务的公职人员,5年前退休。他领导的研究所主要进行软件测试评估与认证,最近又增加了人工智能评估。230多名职员中,70%是硕博士。

《不舒服的历史-日本在亚洲的阴影(An Inconvenient History:Japan ' s Dark Shadow on Asia)》封面。

该书指出了近代日本的侵略给亚洲国家带来的损失和日本走向领土扩张的背景,以及战后未能充分追究日本战争责任的事实,并提出了日本和国际社会共存共荣的对策。书中涉及了有助于正确理解日本和日本人的历史背景,比如天皇、武士文化等。“亚洲国家综合整理了日帝侵略造成的损失,但我不记得用英文看过这样的书。我用文化人类学的方法分析了日本人的文化和心理。”

他还在将该书翻译成韩语以便出版,但在韩国出版与自己的意图大不相符。“因为这本书更多是给外国人读的,所以重要的是包括西方在内的外国人对书的内容产生共鸣,从而改变日本。太平洋战争战败后,德国的变化也是以色列、美国的犹太社会和法国、英国等周边国家的压力发挥作用的结果。但日本不一样。战争之后,韩国和越南都处于分裂状态,中国是社会主义体制,无法施加压力。在此期间,日本依附美国,获取了自己的利益。”

他就书名中“不舒服”这一措词解释道:“西方人一直认为日本是像他们一样的发达国家,形象很好。但如果他们看到我这本书,就会明白日本过去犯下暴行却不反省,把统治亚洲歪曲成光荣的历史,自然就会感到不舒服。日本人看到自己从未暴露过的丑陋历史,韩国人重温过去的伤口,都会不舒服吧。”

该书的封面照片是1937年12月日军进入中国南京城时的场景。“日军在南京的6周杀害了30万人,封面照片是我6年前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拍的。”

去年8月亚马逊kindle同时出版纸质书与电子版
《不舒服的历史--日本的阴影》
“分析日本人的心理……10年写作”

从去年起,他还在争取成立“缓解韩日矛盾和维护亚洲和平”的民间团体。2019年10月,他还与首尔大学名誉教授孙凤镐等人一起举行了筹备成立的记者会。“因大法院判决而在强制征用受害者诉讼中胜诉的李春植老人家审判后获知日本实行了出口限制而对此感到难过,我听说此事后决心成立一个团体。因为从情况看难以指望韩日政府作出让步,所以自己虽然是普通人,也希望出面帮助强制征用受害者。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争取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民众团结起来,为亚洲和平而开展活动。”他介绍说,已经有120多人表示有意参与成立团体,开办基金筹集了1.2亿韩元,包括他本人拿出的1亿韩元。

他之所以对东亚历史产生兴趣,是因为父亲有过被征用经历。“我的父亲在太平洋战争时期的1942年被强制动员到南洋群岛,日帝战败后回国。他是在24岁时被带走的,撇下一个年幼的儿子。后来经常说道,被征用时期‘太苦了’。”这种家庭史在他决定大学专业时选择了历史系。他于1984年进入首尔大学东东洋史学系,获得毕业证书后,再次进入母校攻读外交系。“都是因为对东亚国际关系史感兴趣。我觉得,对于韩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在“四大强国”夹缝中求生存。从那时起,我就对统一问题甚感兴趣。我们之所以分裂,根本上是因为日本。我们分裂了,成为替罪羊的不是发动战争的日本,而是我们这个战争受害国。我很想在这个领域继续求学,但家境困难,只好放弃,参加了行政考试。虽然不得不过着公务员生活,但在从事公职的同时一直在研究。”

在前年为成立“亚洲和平未来基金会”而举行的记者会上,朴所长解释了成立团体的宗旨。(图片来源:朴哲顺所长)

他在官员时期依然坚持学习,先后获得8个学位(学士和硕士各三个,博士两个),而且覆盖很广,包括行政学、技术经营(以上博士)、视媒、欧盟政策、国际关系、历史学等。

书已出版四个多月,有何反响?“亚马逊网站上卖了几百本。去年11月开始宣传,把书发送给美国和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主要媒体,但还没有被报道。今后打算通过YouTube正式宣传,计划下个月之前在YouTube上上传5~6个介绍这本书的视频。”

采访即将结束时,他说了这样的话:“上了年纪,常常想起我的父亲。多亏了父亲经历的磨难,才有了今天的我。我感到有义务记住像父亲一样的人,要一辈子做有意义的事情。”

文·图 姜声满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97762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