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我也能做到”,韩国女性积极回应小百合非婚生育

登录 : 2020-11-19 02:01

小百合的nstagram。

“看到熟悉的艺人非婚生育,觉得我也能做到,并产生了期待感”,梦想非婚生育的上班族金时恩(24岁,音)听说电视人藤田小百合(41岁)非婚生育的消息后这样说。金女士在Kids cafe打工,喜欢孩子,梦想自己也能养育一个孩子,她坦言:“过去恋人想控制我的行为,感觉二三十岁这一代人也存在家长式文化,所以不想结婚。”

本月16日小百合非婚生育的消息传开后,有人认为,韩国社会也应该考虑将非婚生育作为一个选项。截至18日中午,小百合在Instagram上发布的生子消息的帖子下面出现3400多条表示祝贺和支持的留言,人们纷纷说“作出这种决定不易,支持”“祝贺”等等。

希望养育孩子的女性考虑非婚生育,是因为婚姻和家庭制度依旧对女性不平等这一现实。正在准备就业的洪某(27岁)表示:“看着父母的婚姻生活,觉得婚姻会自动将女性纳入父权制。虽然有成家生育的想法,但不想因为结婚而承担不平等的育儿和家务。就像停止妊娠的权利应该得到尊重一样,我觉得女性选择生育的自由也应该得到尊重。”上班族郑某(30岁)也表示:“看看身边的已婚女性,家事、名节之类不合理的东西很多,属于女性作牺牲的结构。不想忍受这些去结婚。”

人口保健福利协会今年6月面向1000名30多岁未婚青年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女性对婚姻的负面答复 (30%)高于男性(18.8%)。女性做出负面答复的理由是“因为一个人生活很幸福”(25.3%)、“因为家长制、性别不平等之类的文化”(24.7%)。

对于没有配偶的女性接受精子捐赠进行体外受精手术,在韩国现行法律中并不合法,但在人们普遍对于无配偶生育存在偏见、以正常家庭为前提的社会系统下,选择非婚生育并非易事。郑某直言不讳地说:“没有信心对抗视单身女性生育为不正常的社会认识,以至于虽有想法却从未马上告诉父母。仅从新婚夫妇租房贷款就可以看出,所有政策都是针对正常家庭的。”未婚的上班族金某(43岁)也坦言:“因为想独自抚养孩子,所以打听过领养或试管婴儿手术,但根本不可能。”

专家指出,韩国社会应该承认女性怀孕及生育自决权,接受各种形式的家庭。建国大学身体文化研究所教授尹金智英(音)表示:“女性自决权应该得到认可,让她们能够自行决定怀孕,而无需男性存在或同意。重要的是摆脱以男性为中心、以异性恋为中心的家庭构成,将多种家庭构成权制度化。”

金润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7054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