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美国大选与拜登经济学

登录 : 2020-11-17 01:18 修改 : 2020-11-17 01:21

当地时间5日,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与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一起走上讲台发表演讲。(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照片)

乔•拜登最终在美国大选中获胜,但这个胜利的内容却令人很不舒服。这次,固然也有很多人预测拜登会获胜,但7300万选民支持了唐纳德•特朗普,在摇摆州特朗普也只是以微弱票差落败。期待所谓“蓝潮”(Blue Wave)的国会选举结果也令民主党失望。低学历白人和老人群体曾是特朗普的支持基础,虽然这次他们支持比以前有所减少,但西班牙裔和低学历有色人种对特朗普的支持却增加了。

2016年特朗普的出现,是以全球化导致的不平等加剧和那些失败者的不满为动力的。经济两极化导致政治两极化。实证研究报告称,从中国进口货物更多的选区,制造业工作岗位减少,导致不平等现象增加,而在这样的地区,政治支持变得更加极端。

如今,美国从地区上也出现了明显的分裂。本届选举中,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偏向一方的选区远远多于过去。支持拜登的地区主要是大城市中心,这些地区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0%,高于2016年选举时的64%。高学历收入高、自动化风险大的工作岗位较少的地区,同往届选举相比更多支持拜登。

这样看来,特朗普这次依然表现不错,是因为在不平等的时代被精英们无视的边缘人群。即使他退场,特朗普主义也难以消失。疫情大流行带来的严重萧条使工作岗位和收入差距拉大,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与金权政治的结合今后很有可能成为共和党的意识形态。相反,民主党成为高学历者和高收入者的党,而其主流却没有直面不平等。本届国会选举中,主张激进政策的以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为代表的民主党左派阵营也取得了一定进展。

拜登经济学能否克服这种分裂?他的主要经济政策是扩大财政支出和富人增税。拜登阵营承诺向清洁能源等领域基础设施投资约2万亿美元,教育和养育约2万亿美元,包括医疗保险和购买美国产品、研发、社会福利和住房等在内的7.3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5%。

另一方面,他计划提高税收,将收入超过40万美元者的最高税率从37%提高到39.6%,并将特朗普大幅降至21%的法人税提高到28%,达到财政支出计划的一半以上。他还提出将采取措施加强工人权益,如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保障从事工会活动的权利等。这被评价为反映时代潮流的“左点击”计划,但并不包括全民单一医疗保险之类进步政策。

可以说,拜登的经济政策有着正确的方向,它加强政府作用,以便使因萧条和不平等而呻吟的资本主义健康运转起来。但财政支出是跨度10年的计划,而且很有可能在国会被削减。特别是如果民主党在参议院不能成为多数派,就无法进行大规模的财政扩张,经济复苏就会像奥巴马政府时期一样迟缓。

拜登的政策能否扭转特朗普总统时期进一步恶化的不平等趋势也是个疑问。美国的基尼系数从2015年的0.479上升到2019年的0.484,收入不平等创下了二战以来的最高纪录。有人评价说,此次大选的隐性赢家是支配市场并获得巨额利润的大技术企业。如果国会和政府分裂,可能很难对他们加强反垄断限制,副总统当选人卡玛拉•哈里斯与硅谷关系密切。

李康国 立命馆大学经济学部教授

拜登肩负着克服新冠、恢复经济、改善不平等和应对气候变化等多重沉重任务,他的政策口号是“更好的重建”。拜登经济学能否整合已经分裂的社会,将美国重建为更好的地方尚待观察,但要取得成功,需要的还是市民的政治支持和压力。哈里斯在确定当选后的演讲中强调,民主是行动,而且已经因我们的斗争而强大。克服不平等产生的特朗普主义,创造更好的重建的力量也需要到民主中去寻找。

李康国 立命馆大学经济学部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7017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