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傲慢与偏见,韩半岛的悲剧

登录 : 2020-11-16 11:44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傲慢是缺陷还是美德?”

小说《傲慢与偏见》中,女主人公伊丽莎白这样直白地问达西。句中闪耀着作家简•奥斯汀“语言炼金术”的光芒的句子。英语中,“pride”既有“自豪感”的意思,也有“傲慢”的意思,而这个发问准确地瞄准了那个漏洞。通常说,男主人公达西是个有钱傲慢的绅士,伊丽莎白是因偏见而看不到爱情的女主人公,但作家似乎在委婉地暗示,所有登场人物都潜在地有着傲慢和偏见,而傲慢与自豪感、偏见与爱情之间的差异可能只是隔着一张纸。

美国总统选举刚刚结束,韩国就出现了“第三期”热议。先是有人认为拜登政府将成为奥巴马正政府第三期,接着有不少人反驳说将会成为克林顿政府第三期,还出现了一种复合论调认为将从奥巴马第三期开始并回归克林顿第三期。候选人拜登的对朝政策承诺简短而抽象,而且下届政府的人事安排尚未开始,因此“第三期”的说法与其说是基于事实的分析,不如说是基于希望的推论。那种论调会不会渗透着傲慢和偏见?如果有的话,那是缺陷还是美德?

“第三期”的说法都只看美国政府,这就是偏见。因为它不考虑其对手朝鲜。朝鲜不仅已经远远超越了克林顿时期,而且与奥巴马时期相比也发生了质的变化。无论是否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已经成为一个实质性的拥核国家。有的一点不确定是2017年的第六次核试验是核裂变还是核聚变。同样于2017年进行的导弹发射试验也不可否认其洲际弹道导弹能力。今年10月朝鲜举行的阅兵式中展示的导弹是不是多弹头这一点也是不确定性。朝鲜主张他们掌握了遏制美国核军事能力的军事能力,目前正在努力提高经济能力以突破美国经济制裁。过去的协议和政策已经过了有效期,下届美国政府只会采取新政策,既不是奥巴马第三期也不是克林顿第三期。偏见绝非美德。

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政策通常被称为“战略忍耐”,但它并非确切名称。因为奥巴马政府不仅不对朝鲜全盘忍受,反而积极寻求改变现状以促使朝鲜垮台。而且,这如实反映了李明博、朴槿惠政府的傲慢--他们傲慢地希望金正日政权迅速垮台,希望像小偷一样偷来统一。在不断加大强度中反复着“有史以来最强”的经济制裁,在渲染“剧变事件”中提高军事打压强度,还推进了试图从内部瓦解朝鲜政权的谋划。这种傲慢的结果是朝方的强烈反弹,仅在这一时期朝鲜就进行了四次核试验,并急剧增强了导弹能力。这是奥巴马的傲慢与李明博、朴槿惠的傲慢带来的惨淡结果。

特朗普政府靠首脑会谈也未能使朝无核化,这说法是另一种偏见。举行首脑会谈后朝鲜仍在继续其核武装,但没有首脑会谈的时候朝韩的核武装也在继续,在没有首脑会谈的情况下朝方也曾冻结核活动并使之无法逆转,首脑会谈的有无显然并非决定朝核活动的独立变数。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的决策方式也不是重要变数,执着形式只能是模糊问题本质的偏见。

在韩半岛,傲慢和偏见以悲剧告终。2019年始于傲慢,2020年以报复落幕的悲剧发生了。河内朝美首脑会谈中,特朗普政府大耍傲慢,以为“最大的施压”能使朝鲜屈服;同时又暴露出一种偏见,认为朝鲜要求解除经济制裁反证着朝鲜已经慌到了那个程度。其傲慢与偏见今年10月又发展为“怪物ICBM”。似乎是对其关闭宁边和东仓里的提议遭到拒绝进行报复,朝鲜于同年12月在东仓里进行两次“重大试验”,在宁边继续生产核物质,并在劳动党建党75周年阅兵式上展示了其成果。这是典型的复仇剧。

与现实不同的是,简•奥斯汀的小说充满希望,伊丽莎白和达西历经波折终于克服傲慢与偏见,成功走向婚姻殿堂。韩国和美国为什么不能超越对朝鲜的傲慢和偏见,结束敌对关系,构建韩半岛和平体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7000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