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拜登政府会回归对朝“战略忍耐”吗?

登录 : 2020-11-13 02:26 修改 : 2020-11-13 02:34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曹基源 国际新闻组组长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常常不按常理出牌且喜欢媒体关注,每次他访问东亚国家,韩中日三国都会采取各种礼宾办法。

日本采取的是了解特朗普总统倾向并精心准备的“omotenash”(盛情款待)。去年特朗普总统访日时,安倍晋三首相曾陪他一起打高尔夫,安倍不仅带去了职业高尔夫球员,还事先专门练习了高尔夫。

在2017年特朗普访华时,中国把紫禁城整个腾出,在招待方面显示了大手笔。韩国去年则安排了特朗普总统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板门店作秀会晤。

当选第46届美国总统的前副总统乔·拜登似乎不像特朗普总统那样喜欢作秀或个人定制型活动,其对外政策也会与特朗普政府大相径庭。拜登曾担任参议员36年,在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副总统8年,与就任总统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特朗普总统相较,色彩差异极其明显。

拜登选举团队的网站所登载的对外政策也是确认传统外交政策的标准答案。首先提到要加强北约,表示要同其恢复传统友好关系,最后写道“我们还将同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其他亚洲民主国家加强同盟关系”。关于朝核问题,文中写道“拜登总统将为我们的谈判者提供力量,为推进朝鲜无核化的共同目标,将与我们的盟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持续、协调的活动。”

到目前为止,拜登的韩半岛政策抽象而熟悉,措辞中多见期待中国发挥作用的文句。因此有一个争议,拜登是否会回到他担任副总统时期即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战略忍耐”政策。“战略忍耐”一词源于2009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所称“正在以战略忍耐接近(朝鲜)”,一向被解释为“如果朝鲜不首先就无核化采取行动,美国也不会伸手”。然而实际上,该政策被批评为美国对朝核问题放任自流,从而成为“战略被动”。2013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曾重申朝鲜不行动就没有补偿的基调,并表示美国的政策不是“战略忍耐”,而是“战略不忍耐”。

战略忍耐政策就这样受到各种批评,因而拜登政府执政后难以立即宣布回归这一政策。

但拜登政府的政策优先顺序应该不是韩半岛问题,因为美国国内需要解决的悬案也堆积如山,诸如新冠疫情防疫对策和停滞的经济状况。尽管不会重新使用战略忍耐这个说法,但拜登政府对朝核问题的干预与关注可能会逐渐减少。据美国之音报道,前国务院负责核不扩散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马克·菲茨帕特里克(Mark Fitzpatrick)最近曾表示:“或许拜登政府初期将由韩国主导有关朝鲜的话题,因为文在寅政府感到着急。”为了促进拜登政府推行积极的对朝政策而不是战略忍耐,作为当事方的韩国必须做出艰苦努力以显示进展可能性,以明年东京奥运会为契机创造对话机会的提议似乎也是这种努力之一。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6972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