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韩半岛的命运由我们来决定

登录 : 2020-11-12 10:01 修改 : 2020-11-12 10:02

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

美国总统正在换人。超级大国最高领导人易人会给韩半岛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无从得知,连乔•拜登自己可能也不太清楚。

上月29日,乔•拜登在韩联社发表署名文章,呼吁200万韩裔美国人给予支持,文章中涉及韩半岛政策的只有一句话:

“我将参与基于原则的外交,继续向无核化的朝鲜和统一的韩半岛迈进。”

完全看不出他要做什么,怎样做。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具体内容要从现在起同他的外交、安全助手们一起慢慢拟定,而且对乔•拜登来说,韩半岛不是优先课题。

韩国政府、国会、执政党和在野党人士纷纷表示要访问美国,竞相夸耀自己与乔•拜登或其亲信的缘分。丢人,希望能冷静一点。

去美国见谁呢?见面交谈会有效果吗?应该什么都没有。乔•拜登还没有开始政权交接工作,特朗普似乎也不会拱手让出政权。

眼下韩国需要的是一面等待时机,一面研究说服美国新总统及其助手的解决方法和逻辑。要控制朝鲜不要为吸引美国新总统的关注而突然进行核试验或发射导弹。在国内,要预先协调政府、执政党、在野党的意见,以防出现不同的声音。

美国在韩半岛不可能无视韩国,因为韩国是当事方,因为是军事同盟。美国的韩半岛专家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不了解韩半岛,乔•拜登也不太了解韩半岛,他只能与文在寅总统密切协商。不仅是乔•拜登,历届美国政府大抵如此。

1998年金大中总统访问时,比尔•克林顿总统要求他介绍对朝政策。金大中总统说“阳光政策说起来是从美国的成功中学到的”,并举了一个例子,美国的和解政策导致苏联崩溃,中国和越南开放。克林顿总统这样回答:

“鉴于金总统的分量和经纶,今后韩半岛问题希望由金总统主导。金总统手握方向盘驾驶,我则挪到旁边的座位,充当辅助角色。”

克林顿总统任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为对朝政策协调员。而佩里是个鹰派,1994年第一轮朝核危机时曾准备进行全面战争,提议攻击宁边核设施。

金大中总统和外交安保首席秘书林东源对他做了坚持不懈的说服工作。1999年9月达成了“佩里议程”,其内容是“如果可以确保朝鲜合作,美国就应该能够与朝鲜建交乃至实现关系正常化,以便结束核与导弹威胁”。

2000年举行了韩朝首脑会谈,朝鲜的赵明录次帅访问了美国,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访问朝鲜交涉克林顿总统访朝事宜。

然而,克林顿总统被中东和谈束缚了手脚,卸任前未能访问朝鲜,下2年功夫营造的韩半岛和平的机会就此可惜地错过。

也有完全相反的情况。巴拉克•奥巴马在任期间,美国的韩半岛政策是“战略忍耐”,事实上对朝鲜核开发放任自流。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与李明博、朴槿惠政府的对朝强硬措施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随着韩朝关系的恶化,朝美对话从源头就受到了阻碍。

2018年,韩半岛再次出现和平气氛。文在寅总统成功地同时说服了金正恩委员长和唐纳德•特朗普。这次的绊脚石是美国的军工复合体,他们不愿看到朝鲜半岛和平。特朗普的助手约翰•博尔顿使谈判破裂。

2020年的美国大选已经结束,乔•拜登是回到奥巴马的战略忍耐还是继承特朗普的对朝谈判成果,目前无从得知。轻率预测是危险的。

成汉镛 政治部高级记者

重要的是文在寅总统和韩国政府的主导权。韩国要抓住主导权,积极说服朝鲜、美国和国际社会。

只有这样,朝鲜才能弃核,国际社会才能解除对朝制裁,朝美才能成功建交。我们是韩半岛的主人。

成汉镛 政治部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6950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