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韩国,房地产世袭社会

登录 : 2020-10-27 11:47

安善嬉 经济部部长

安善嬉 韩民族日报社经济部部长

房地产狂风再次席卷大韩民国社会,目前还不能明确是处于狂风的正中心还是处于其尾声。就像70年代后期、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2000年代中期等过去40多年来数次出现的房地产暴涨期一样,这次也出现了胜者和败者。早早赶上潮流的人因得到数亿韩元的差价而微笑,没有获利的人则受到怨恨、嫉妒和失败感的折磨。更大的问题在于,现在已经是一个越来越难以单靠诚实积攒的种子钱和抓住时机而跻身房地产赢家行列的时代了。

资产(财富)的积聚方式有两种,一是将自己所挣收入的一部分储蓄起来,一种是通过继承和赠与得到转让。靠慢慢攒工资买房子越来越难的说法由来已久,如今首尔的房价已经到了普通工薪阶层连想都不敢想的地步。而已经拥有资产的人随着资产价格的上涨而拥有更大的资产,如此积累的资产转移到子女一代,资产差距再生产的现象越来越明显,“继承的时间”即将到来。

国税厅“2014~2018年各世代房地产受赠现状”数据显示,20多岁和30多岁的人获赠住宅或建筑物的赠与额从2014年的9576亿韩元增至2018年的3.1596万亿韩元,增加了3.3倍。赠与件数也从2014年的6440件增加到2018年的1.4602万件,增加了2.3倍。

靠所谓的“灵聚”(新潮词,指“连灵魂聚攒起来”)买房子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据韩国鉴定院透露,今年在首尔交易的公寓平均实际成交价为8.44亿韩元。即使获得住房抵押贷款,再获得相当数额的信用贷款,也大抵心余力绌。最终,父母的“帮助”成为能否买得起房子的分际。1989年出生的导演马敏智制作过一部反映父母一代房地产投资成败的纪录片《泡沫家族》,正如他所说的,“新婚夫妇中也只有得到双方家长帮助,能够实行‘双贷款’(夫妇都得到贷款)的‘金汤匙’才能登上公寓末班车”(月刊《参与社会》))。

研究继承对财富积累的贡献度的东国大学经济系教授金乐年(音)表示,该比例从20世纪80年代的37.7%下降到90年代以后的29%左右,2010年代又上升到38.3%。(《韩国的财富与继承,1970~2014》)据他预测,虽然继承比例还不算大,但这是因为死亡率较低而经济增长率和储蓄率较高,因而年轻阶层积累资产的机会较多,老龄化进程加快,今后这些因素都会朝相反方向发挥作用,继承比例的上升趋势将进一步加快。

研究代际资产转移情况的西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哲承(音)和江原大学房地产系教授郑俊浩(音)也指出,工业化一代或房地产原始积累期一代(20世纪30年代前后出生)的资产转让活动加大了后一代内的资产不平等。这正是在年轻一代中脍炙人口的所谓“金汤匙-土汤匙”论的经济背景。该研究还预测,今后民主化一代的继承活动也将不亚于工业化一代。(《代际资产转让和代内不平等现象的加深,1990~2016》)

韩国社会的阶层移动可能性越来越低,令人担忧。一方面,父母通过私立教育、人脉、文化资本等将文凭和工作岗位传给子女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另一方面,比这更直接、容易的阶层代代相传现象正在加剧即资产的继承。即使以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得到了同样的职业和工作单位,继承资产的人和没有继承资产的人的生活也会有很大的差异。韩国也出现了经济学家托马•皮凯蒂警告的“世袭社会”的征兆。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6728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