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特朗普还会再来吗?

登录 : 2020-10-26 03:23 修改 : 2020-10-26 03:24

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沃克沙的选举游说中发表演讲。 (图片来源:欧新社 韩联社)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概率为9%。这是4年前10月美国大选前,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美国知名媒体报道的内容。报道称,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概率为91%,胜负已定。但是11月第一个星期二的选举结果推翻了这一预测。

局外人特朗普的当选点燃了当时世界各地抬头的民粹主义热潮。2018年,欧盟28国中有22个国家标榜民粹主义的政党获胜或大踏步前进,民粹主义政党在意大利、希腊、捷克、匈牙利、波兰获得掌权,在16个国家实现了联合执政。在南美,被称为巴西的特朗普的扎伊尔•博索纳罗完胜左翼政权而当选总统。2020年2月,在鲍里斯•约翰逊的指挥下,英国实现脱欧,使这股民粹热达到了顶点。

那么,“民粹主义”究竟是什么?民粹主义的基本原理是“少数精英夺走了我们普通人的权力,要把它重新找回”。当代左翼民粹主义就是沿着这个原则忠实行动的,凡是被排除在权力之外的人,都是需要团结的对象。而右翼民粹主义则在少数精英和我们普通人之间设定第三个集团,其中包括移民、外国工人、难民、女性等。右翼民粹主义主张,少数精英更多地关注这些“第三群体”,而不是本国多数“我们普通人”。他们煽动舆论,宣称这些人享有比“平凡的我们”更多的权利是不正当的,以便引起支持者愤怒。简单地说,这是一种利用“更多被排挤的人”动员“更少被排挤的人”的方式。特朗普和英国脱欧就是依靠这种右翼民粹主义的代表性事例。

特朗普和属国脱欧开创了“去全球化”时代,批评少数精英统治在民主政体中不响应普通人的要求,使原本支持民粹主义的许多知识分子惊慌失措。回顾往尘,当代民粹主义的先锋有英国的杰里米•柯宾和美国的伯尼•桑德斯,他们在全球扩散的不平等现实面前呼吁“不是为企业而是为普通人的量化宽松”,以此获得了巨大支持和全球关注,但最终没能获得掌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填补了他们留下的左翼民粹主义空白的却是以厌恶和歧视旗号的特朗普和约翰逊、博索纳罗之类右派民粹主义者。

第二个令人困惑之处是新冠疫情时代暴露出来的民粹主义政权的制度性无能。特朗普、博索纳罗、约翰逊等以承诺保护普通人而获得掌权,但在疫情全球大流行面前,他们没有充分展现出制度防御能力。以截至2020年10月,美国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22万人,英国4.4万人,巴西超过15万人。在此情况下,特朗普、约翰逊、博索纳罗不仅都感染了冠状病毒,而且作为国家领导人拒绝戴口罩,公开无视防疫守则,向本国人民发出了误导性信息。

2020年11月,特朗普将挑战连任。过去的4年里,特朗普一直在动摇世界贸易秩序,破坏气候公约,退出与本国利益不相称的各种国际组织,强迫盟国负担更多军费,排斥移民和外国人,对各种种族主义和女性歧视视而不见,甚至赞成对部分本国人施加的公权暴力。特朗普的原形和无能暴露无遗,从常识来看,他应该不会当选。事实上在部分民调中,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的获胜概率为88%,这个差距与上届大选一样极端。可以不去管它吗?已有的一次经历仍然让我们感到不安。

金万权 庆熙大学学术研究教授 政治哲学家

看着包括特朗普在内席卷全球的右翼民粹主义现象,再次想起民主主义向民粹主义提出的古老问题:“能给自愿动员的大规模集团的行为赋予规范吗?”“是”和“否”,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构成“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十字路口。正是基于这一原因,11月3日美国选民要做出的决定很重要。

金万权 庆熙大学学术研究教授 政治哲学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6712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