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新闻分析】李健熙以半导体谱写第一神话,但以无工会、非法继承等进行不正当经营

登录 : 2020-10-26 10:35 修改 : 2020-10-26 10:39

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25日在首尔逸院洞三星首尔医院去世。 享年78岁。 (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韩国,三星一向被认为是一个超越企业的特殊存在,而使其“特别”的原因,相当部分与25日去世的李健熙会长的足迹息息相关。在2014年因心肌梗塞病倒之前,他从父亲李秉喆前会长手中接棒领导三星集团27年间,其间三星的动向即象征着韩国经济的地位变化,但他以无工会经营和非法继承、政经勾结等给韩国经济带来的黑暗阴影,仍然是韩国经济的课题。

质量经营和人才经营,撒下“双引擎神话”的种子

三星集团的主力公司三星电子去年年销售额为230万亿韩元,这相当于政府预算(469万亿韩元)的一半,这生动地说明了三星电子在韩国经济中的地位。在韩国家电领域,三星电子直到20世纪80年代前还落后于金星电子(现LG电子),难以否认的是,李健熙会长的韧劲和决断在使三星成为存储型半导体、智能手机、电视、显示器领域全球最强的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信守了1987年12月从三星集团创始人、已故前总裁李秉喆手中接棒集团掌门人时的承诺,他当时在就任致辞中宣布要“将三星发展为世界性超一流企业”。

李健熙1942年作为已故前会长李秉喆的第三子出生,1966年进入东洋广播和三星物产,迈出了学习经营的第一步。父亲突然去世后继承集团经营权后,他倾注最大力量的领域是半导体。1992年,三星电子在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开发出64 MB动态随机存储器,成为第一颗信号弹。

在这一过程中,他并不刻意掩饰严厉经营者的面貌。1993年6月他在法兰克福提出的“新经营宣言”预告了企业体质的大变化。1995年3月,在三星电子龟尾工厂将正在市面销售的150万部手机悉数堆起举行了“火刑仪式”,对当时手机次品率飙升11.8%采取了冲击疗法。

继存储型半导体之后,智能手机和显示器的成功也得力于他的迅速判断。该领域的特性是产品更新换代周期短,需要快速的技术开发和大规模投资,“李健熙式经营”抓住这一特点取得了成功,从而诞生了半导体和智能手机的“双引擎神话”,目前仍是韩国经济的核心支柱。李健熙时代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彻底以业绩为主的人事风格,他早在1990年就引进地区专家制度,培养全球专业人才,为全球化时代做准备。《哈佛商业评论》2011年评价说:“地区专家制度是三星作为全球企业迅速成功的核心秘诀。”

非法继承和无工会经营等不正当的经营方式给韩国经济留下阴影

然而,不断谱写成功神话的李健熙时代,不仅与法律和常识占据一席之地的“全球标准”相去甚远,同时也是违法和脱轨的延续。在他的时代,1996年发行三星爱宝乐园可调换公司债券(CB),为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非法、不正当继承”结下了第一个纽扣。妨碍和镇压工会成立的无工会经营,靠贿赂和政治献金接近权力享受代价的政经勾结象征,他的做法在三星成为韩国最大集团的过程中有着深度参与。

登上法律的审判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健熙会长在1996年全斗焕、卢泰愚特检审判中被查明行贿100亿韩元,从而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2005年,国家安全企划部(安企部)对时任三星电子副会长李鹤洙和《中央日报》洪锡炫会长对话进行窃听,通过“x文件”揭露三星靠金钱拉拢政界与官界要人,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冲击。三星方面的行贿人员安然无恙,而公开“受三星贿赂检察官”的卢会灿议员反而因违反通信秘密而失去了议员职位。随后的2007年,金勇澈律师发表良心宣言,揭露三星涉嫌广泛、有组织的非法秘密资金贿赂、借名财产等疑惑。次年,在“三星秘密资金特检”过程中,李健熙不得不向国民道歉并暂时退出三星经营。

超越法律的违法行为成为三星的特征,而这种行为的种子源自它希望不纳税即实现继承,这源自掌门人一家对子公司维持变相控股的欲望。李健熙会长不仅本人通过公益法人获得变相赠与后,还将不纳税继承恶习延续到儿子李在镕副会长等三个子女身上。

2008年,当时李健熙会长退出集团经营,在国民面前低头承诺消除循环出资和转向控股公司,还承诺将隐瞒的借名财产转为实名,缴纳罚款和税金,并将剩余的万亿韩元返还社会。然而2年后,他以“危机论”为名悄悄重返经营后,至今仍有很多承诺没有实现。随着李健熙会长的去世,这些没有解决的问题仍将是韩国社会的课题。试图通过逃避法律实现经营权继承的“诀策” 当然也阻碍了其接班人的脚步。

具本权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967162.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