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韩“早日创造条件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美以“需要时间”为由掣肘

登录 : 2020-10-16 12:34

韩国国防部长徐旭(左二)和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右一)当地时间14日在美国华盛顿国防部大楼举行的第52届韩-美安保协议会(SCM)上面对面坐着讨论议案。(图片来源:华盛顿/美联社 韩联社)

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和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美国时间14日举行安全磋商会(SCM),讨论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但没有彻底消除早日移交日程的不确定性。韩美之间围绕战时作战指挥权早日移交问题产生的不和谐声音尚未完全消失。

两国防长在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示:“双方重申,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未来联合司令部之前,双方商定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计划中规定的条件必须得到充分满足。”作为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条件,韩美曾在2014年就主导联合防卫的核心军事能力、朝核武器及导弹威胁应对能力、韩半岛及本地区安全环境等问题达成协议。也就是说,针对韩国方面早日移交的要求,这次会谈再次强调了必须首先满足这些条件的基本立场。

军方此前一直在推动早日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继去年结束未来联合司令部第一阶段基本运营能力(IOC)验证评估之后,今年计划完成第二阶段完全运营能力(FOC) 验证评估,明年完成第三阶段完全任务能力(FMC)验证评估。但今年因新冠疫情扩散取消了2月份的联合演习,8月份的联合演习被缩小规模,日程上出现了问题。当时,韩国方面主张:“以验证评估为主实施规模有所缩小的联合演习,以免战时作战指挥权早日移交出现问题。”但美军方面反对,表示“要以加强联合防卫态势为主进行演习”,验证评估因而被推迟到明年以后。

两国在联合声明中表示“双方注意到在满足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条件方面已取得巨大进展”,并提及了为评估移交条件是否已实现而设立的“特别常设军事委员会”(SPMC)的活动。但据悉,韩美之间还没有意见一致的评估。韩国参联会主席元仁哲8日在国会国政监察中表示“去年在特别常设委员会进行了韩美共同评估,我们认为作为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条件之一的“韩国军队的核心军事能力”已大部得到保障,但韩美之间的看法最终必须一致”,从而暗示韩美之间的评估尚有分歧。

徐旭还在当天的开场白中表示:“双方应共同努力,以早日创造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条件,周密筹备韩军主导的联合防卫体制。”而埃斯珀加以阻挠,他说:“要完全满足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军司令的所有条件,尚需时日。”对此,国防部高官解释说:“与其说有分歧,不如说还没有准确地得出结论,双方已决定进一步进行讨论。”

关于防卫费分担问题,埃斯珀向韩方施压要求提高额度。他说:“我们应该寻求更为公平的方法来分担共同防卫费用。我们敦促韩国、北约和其他盟国为集体安全做出更多贡献。为确保驻韩美军稳定驻扎,希望大家尽快同意就防卫费分担金达成协议的必要性。”韩美防卫费分担金谈判已因意见分歧过大而中断。据悉,美国最初要求增加5倍,后又降至50%,但与韩国增加13%的方案仍有巨大差距。

两位防长还在联合声明中就驻韩美军部署萨德问题明确表示,双方决定建立长期计划,以便为星州基地萨德发射队稳定驻扎提供条件。据分析,这等于明文规定目前正在进行的一般环境影响评估结束后,将星州建设为永久性基地,预计中国会反对部署萨德。

这次联合声明不再有去年韩美安全磋商会时的“维持驻韩美军现状”的措辞。当记者问及“是不是为裁减驻韩美军留下了余地”时,国防部高官解释说:“并不是很有意义,意指要有多种运用灵活性,联合声明中有保证应对态势不出问题的内容。”

两位防长原计划当天会议后举行联合记者会,但突然取消。有观察认为这是由于围绕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等会议内容产生了分歧,但国防部相关人士解释说:“埃斯珀防长前一天以正在进行美国大选的敏感情况为由要求取消记者会,韩方接受了这一要求。”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6596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