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中国·国际

特朗普早知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却一直在隐瞒这一切

登录 : 2020-09-11 05:02

当地时间9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为宣布下届联邦大法官候选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走进会场。(图片来源:华盛顿/合众国际社 韩联社)

调查“水门事件”的记者鲍勃·伍德沃德的新书《愤怒》即将出版,他在书中揭露称,特朗普早就知晓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却一直对外淡化疫情的严重性,特朗普也对此表示承认。民主党大选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称“特朗普一直在欺骗国民”,试图将此在大选期间焦点化。

《华盛顿邮报》等美国媒体于当地时间9日提前拿到了将于15日出版的伍德沃德新书的主要内容。这本书是以伍德沃德从去年12月到今年7月,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了18次采访为基础撰写的。

从书的内容来看,特朗普在美国报告出现第一例新冠确诊病例(1月21日)一周后的1月28日,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那里接到了一份“这将成为您在任总统期间面临的最大国家安全威胁”的报告。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对此表示同意,并表示,这是相当于夺走5千万人生命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一样的卫生紧急事态。

特朗普在十天后2月7日同伍德沃德通了电话,在电话里特朗普严肃地说道,前一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说到新冠病毒,并表示“这是致命的”。当时正是参议院否决有关“乌克兰丑闻”的弹劾案的两天后,特朗普在此时谈到的不是弹劾,而是新冠病毒,这让伍德沃德大吃一惊。 特朗普说到:“这个(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不需要触碰,只是吸进空气就能感染,非常麻烦。这比严重的流感更致命。”也就是说,从疫情初期开始就认识到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播,传染力强,而且危险。 伍德沃德还公开了与特朗普的通话录音。

这与特朗普总统在公开场合说的话不同。对外,他说“随着天气变得炎热,4月份(病毒)就会消失”(2月10日),“这是一种流感,这给美国人带来的危险性非常低”(2月26日),一直故意在说新冠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

特朗普3月19日在与伍德沃德的通话中表示:“我总是想去淡化,现在也想那样。因为不想制造极度恐慌状态。”特朗普在那之后也对伍德沃德说“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无法相信的事情”(4月5日),“太容易感染了,你不会相信”(4月13日),但是又公开表示“病毒正在消失”(6月17日)。

调查“水门事件”的记者鲍勃·伍德沃德的新书《愤怒》。(图片来源:欧新社 韩联社)

CNN指出,如果特朗普总统从2月初开始不去故意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而采取严格的封锁和劝告戴口罩等措施,相信可以挽救无数美国人的生命。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9日,美国新冠确诊病例达635.9万多例,死亡病例达19多万例,是全球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

前副总统拜登当天在密歇根州游说时表示:“他(特朗普)知道(新冠病毒)有多么致命,却故意轻视。更糟糕的是,他对美国国民撒了谎,这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多美国国民的背叛。”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批评道:“特朗普总统无视包含解决方案的科学,轻视了科学。”民主党在11月3日大选即将到来之际,将该问题焦点化。对此,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们说:“我是这个国家的啦啦队队长,我不想让国民感到害怕,不想制造恐慌,我们想表现出自信和坚强。”

也有人批评说,伍德沃德没有更早地公开与国民安全息息相关的上述内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伍德沃德德对此表示:“我不知道特朗普所说的是否属实。”

伍德沃德在书中还公开了特朗普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来往的27封信的内容。金正恩在2018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首次朝美首脑会谈后的当年12月25日向特朗普致信,金正恩在信中写道:“希望与让我联想到奇幻电影的一个场面的自己和阁下的再一次历史性会面。”特朗普在三天后的回信中写道:“和您一样,我并不怀疑我们两国之间会有伟大的结果,唯一能做的领导人就是你和我。”两人都强调“我们之间的特殊友谊”。特朗普在2019年6月30日板门店会晤后,致信金正恩并附上了刊登在《纽约时报》头版上的两人的照片,特朗普在信中说:“今天和你在一起,真的很惊讶。”

该书中还写道,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任时曾对时任国家情报局局长丹·考茨说:“特朗普是危险的(不适合担任总统职务),到时候我们可能需要采取集体行动。”此外还有其他高层人士对特朗普的否定评价。

经过对特朗普进行的18次采访,伍德沃德得出的结论是“特朗普才是隐藏在门后面的炸药,他是个不适合担任总统的人”。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96164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