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流于形式的线上授课,韩国大学授课的新常态?

登录 : 2020-09-10 11:07 修改 : 2020-09-10 11:10

水原地区的一名大学生正在听网课。(图片来源:水原/金慧允 记者)

韩国教育部在9日举行的社会关系长官会议上发表了《基于数字的高等教育革新支持方案》。方案的宗旨是,将今年因发生新冠疫情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启动的“线上授课”定为今后大学课程运营的“新常态”(新标准)。然而,与教育部门这一抱负不同的是,大学生们对线上教学质量的甚为不满。大学生们已经整整一个学期没有坐在教室听课了,他们中的大部分指出“与其说是教育,不如说只是做做上课的样子”,“不知道究竟能不能称之为教育”。今年上半年,所有学校都被迫关闭,政府忙于出台多种对策,如幼儿园、小学和中等教育领域在线开学,恢复到校上课等。而对于大学,“全面允许线上授课”是唯一的措施。直到学生们发出“退还学费”的要求,几乎被遗忘的高等教育领域的实际情况才总算引起了关注。

教育部当天发表的《基于数字的高等教育革新支持方案》,核心是完全解除因新冠疫情而暂时解除的线上授课相关限制。下半年通过制定训令,取消原来线上授课部分不得超过总学分20%的运营限制,允许大学自行确定该比例。教育部当天举行在线视频会议,向各大学校长介绍了方案中涉及线上授课的内容。据统计,继第一学期之后,第二学期开课后暂时继续全面不接触授课的大学达144所。《韩民族日报》听取了今年第一学期接受线上授课的大学生们的意见。

■用纸琴键上钢琴课

大学生对线上授课的不满尤其集中于实习、实验、实践,这些科目只有在面对面授课下才能取得正常效果。学费相对昂贵的艺术生由于连学校实习室也不能进,遭到直接打击。艺术生网络执行委员长申敏俊(音)说:“采取的方式是,美院把自己在家画的画拍照,音乐学院则是将演奏录音,然后发给教授。即使是实时授课,也只是点名签到,教授经常离开位置而去做自己的事情。”在没有空间可供实习的情况下,为了完成作业,还需要自费。“教授布置作业要求在160厘米宽的画布上画油画,这个在家里做不来。最终只能找私人工作室去做。”

像艺术学院一样有很多实习课的师范学院也发生了荒唐的事情。公州教育大学二年级的朴建镇(音)失落地说:“音乐教育中有钢琴课,大多数学生不能亲手弹钢琴,所以让他们各自在纸上画琴键去弹。连声音都没有,心想这是在干什么!”世越号惨案后,小学强制开生存游泳课,生存游泳课也需要听,而实际只是让学生到YouTube浏览生存游泳视频,然后交作业。

理工科实验实习课的比例也很高,但据说,以前是在按专业配备的实验室亲手做实验并提交结果,而在线上授课的情况下,只能通过视频看看授课人做实验的样子就交作业。有时,在家完成作业也无法正常进行。京畿道的一所专科大学机械工程系一年级学生卢敬大(音)一学期共修了10门课程,其中,涉及机械设计程序的2个科目是百分百的实践科目。卢某说:“所幸一个科目用到的是学生版程序,可另一个科目,教授给的是60天体验版程序,60天内不能完成的学生连作业都没有办法交。”

至于财政不宽裕的地方大学,根本不具备系统管理在线授课的学习管理系统(LMS),因此有些情况下利用私人社交服务平台(SNS)上传授课视频。由于校方给予的支持寥寥无几,教授或讲师个人掏腰包购买话筒或相机等设备以准备在线授课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还不如免费YouTube课?

与实习、实验、实践课不同,当被问及理论课是否相对好些时,大学生们异口同声地表示:“就连这种科目同面对面授课相比也有很大的质量差距。”也就是说,大部分是用视频会议应用程序进行实时授课或上传事先录制的授课视频,几乎难以期待授课人与学习者或学习者之间必要的互动。京畿道地区一名大学生表示:“还有不负责任的教授,在打印好的纸上用手写字作解释,同时用手机拍下来上传。”

尤其是教授之间开展线上授课的能力有很大差距,学生对此非常不满。首尔一所私立大学的学生表示:“部分教授还原封不动地使用10年前拍下的授课视频。缺乏背景知识的低年级学生不少人因为‘难以听懂,不知所云’而放弃上课。”所以,学生中有人自嘲地叹息“还不如免费去看YouTube讲座”。还有部分人在线上授课开始后很长时间不上课,临到期末考试前才赶课。

在授课人看来,过去的第一学期也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因为课程规划、运营、评估等在线授课的全部责任交给了每一个授课人。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教育部门或大学方面没有及时下达指示从而增加了不确定性。培才大学教授姜明淑(音,教育学)表示:“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得不在大学成员未就在线授课体系或原则开展讨论的情况下去遵守不可预测的大学方针。”最初决定面对面考试,但随着疫情扩散,一夜之间突然改为在线考试,由此导致不得不将相对评价方针改为绝对评价。姜教授说:“上学期完成了进度,也组织了考试,但最担心的是授课内容是否充分传递给学生,学生以后能否跟上深化的课程。”

全国大学学生会网络共同主席全达贤(音)指出必须保障学生的听课选择权,他说:“在决定是采取接触式还是采取不接触式授课的过程中,没有征求作为听课者的学生的意见。”李海智(音,梨花女子大学历史系四年级)说:“每学期都要进行的选课战, 60~70人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教室,在那里进行的简单知识传递型授课,以就业率为目标与成果的大学管理层,对大学教育的不满似乎以新冠疫情为契机进一步增大了。”

崔源亨 李侑珍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chooling/96155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