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用“量刑愤怒”筑成的“数字监狱”,因错误的惩罚导致的无法恢复的人生

登录 : 2020-09-09 09:59 修改 : 2020-09-09 01:46

6月下旬因一位大学教授试图购买性剥削视频个人信息被公开

每天接收数百条“死亡威胁”的辱骂短信
经警方调查取证结果并非其本人试图购买性剥削视频
教授抱怨“连家人也遭受痛苦……人格杀人行为

蔡正浩教授的个人信息被数字监狱网站公开后他收到的威胁短息。

为批评公权在性犯罪处罚问题上态度温吞而建立的“数字监狱”网站会不定期的公开性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信息。此前,一名大学教授试图购买性剥削视频,该网站便公开了这名教授手机号等个人信息,但经警方调查证实,事实上并非是这名教授试图购买性剥削视频。该教授抱怨个人信息泄露使其遭受了极大痛苦。该事件与此前一名大学生的个人信息被数字监狱网站公开后,该大学生做出极端选择的事件共同提出了一个质疑:社会应该如何看待这种无视国家司法功能的“私人制裁”?

“准备死吧。”“快去死吧。”韩国天主教大学医学院精神健康医学系教授蔡正浩(音,59岁),最近每天会收到几十条含有这种诅咒和辱骂的短信。同之前相比这还减少了许多。今年6月下旬,数字监狱网站将蔡教授的手机号、照片、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上传到网站以后,他每天会收到几百个辱骂短信和恐吓电话。青瓦台国民请愿公告栏上也有要求处罚他的帖子。蔡教授抗议说“没有事实根据”,但数字监狱网站方面公开了交谈内容截图等,予以反驳。

蔡教授所在的学会称他为不道德的医生,并提交道德委员会,甚至要求他停止授课。蔡教授7日与《韩民族日报》通话时说:“不仅家人遭受痛苦,治疗过的病人也打来电话说‘没有一个可信之人’。正在饱受抑郁症的折磨”。

但上月下旬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后,情况发生了反转,蔡教授以损害名誉为由起诉了数字监狱网站。负责调查此案件的大邱地方警察厅在对蔡教授手机上的10万条信息、5万条浏览器记录、8万7千多条多媒体使用记录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与数字监狱网站交谈的人不是蔡教授。警方在向蔡教授所属的大韩神经精神医学学会发送的公函中表示:“包括已被删除的数据在内,蔡教授手机上不存在数字监狱网站所公开的那种交谈内容,也没有发现有意删除或试图购买性剥削视频相关交谈、照片、视频等。”

据警方介绍,有人冒充蔡教授向数字监狱网站发送了信息,或者是有人造假合成了信息截图。蔡教授手机中的9.9962万条信息显示,他平时的语言习惯与数字监狱网站公布的信息中的语气完全不同,蔡教授甚至没有在相应时间登录Telegram。蔡教授说:“如果有人打了我,那个人会因伤害罪被立案、拘留,可我现在是在不知道是谁干的情况下遭受痛苦。不过有了调查结果后,似乎摆脱了死亡般的痛苦。”

数字监狱网站的成立初衷是代替在性犯罪处罚问题上态度温吞的公权,直接公开性犯罪分子身份,以进行“私人制裁”。然而,最近不断给不相干的人带来伤害。蔡教授说:“作为应激后创伤研究者,我知道性暴力受害者的创伤多么严重,因而我也认为性暴力应该严惩。但是再正义的事也比不上生命可贵,这样公开未经确认有罪的人的个人信息是犯罪行为。”

警方目前正在对数字监狱网站的相关起诉与控告案进行调查。大邱地方警察厅一官员表示:“据推测其服务器在境外,运营者有多人。”《韩民族日报》要求数字监狱运营者表明立场,但没有得到答复。

田光俊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6133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