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百年老店”也挺不住,韩国自营业者接连关门停业

登录 : 2020-09-07 02:01

因半年多的新冠疫情而达到极限

6日下午,首尔中区南大门市场显得异常冷清。偶尔可以看到前来购买所需物品的市民和外国游客。 (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百年老店”。首尔南大门市场N商号入口挂着充满自豪感的匾额。这是中小风险企业部为经营超过30年的小工商业者颁发的“认证”。 朴某(67岁)从父亲的父亲那一辈开始,连续三代在南大门市场向游客出售红参和健康食品,最近却决定将店铺盘出,原因是新冠疫情带来的绝望状况。即使整月整月地守在店里,销售额也不过30万韩元左右,而租金就超过1000万韩元。解雇了所有3名职员后,也做不到收支相抵。5日中午《韩民族日报》来市场采访时,朴某正在盯着正在拆迁的店铺。“生意好的时候,每天来的游客多达上千人,而最近每天难得见一个客人,实在撑不下去了”,朴某长叹。

南大门市场内的多家眼镜店关门停业。(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自营业者正在被击溃。半年多的“新冠萧条”,再加首都圈开始了2.5阶段社交距离段限制措施,超过极限的店主们纷纷摘牌停业。上月30日,一对在京畿道安阳市经营酒馆的60多岁姐妹无法忍受生活困难,试图做出极端选择。加强版社交距离限制措施实施了一周的本月5日,记者在首尔市中心闹市区采访的自营业者们诉说着心中的绝望:“除非出现新冠疫苗才能结束这场危机。”

首尔最繁华的明洞街,最近店铺一家接一家关门停业,数起来已经没有意义。即使是S牛杂汤、N化妆品专卖店之类一度成为“里程碑”的连锁店,也因停业或关张而空落已久。昔日因为游客而没有立足之地的胡同小店们的处境更加凄惨。打听一下中国驻韩家大使馆附近小胡同里接连成排的13家店铺的情况,7家已经没有了主人,贴上了“待出租”。

5日白天,即将进入停业整顿的南大门市场内的皮包店聚集了很多顾客。(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胡同空空,既没有商人也没有游客,空守在这里的韩某(50岁)说:“现在已经谈不上什么销售额,与新冠疫情前不可同日而语。干脆见了底。”他在明洞做了16年的生意,当天直到下午4时还没有“开张”。勉强还有客人上门的,无非是那些为“清仓停业”而甩卖的店铺。据统计厅统计,今年6月下旬韩国自营业者有547.3万人,比6个月前减少了13.8万人(2.5%)。考虑到自营业者已经达到了极限,新冠疫情重新扩散后自营业者数量可能进一步减少。

靠打短工维持生计的街头小贩们也异口同声地说:“倒不如歇着。”记者当天在南大门市场采访的一名小贩说:“生意已经停了10多天。”手推售货车停车费等维持费一天就要花2万~3万韩元,而新冠疫情重新扩散后一天很难实现2万~3万韩元的销售额。时隔两周后,才有一两个小贩们摆开了摊位,却没有客人光顾。南大门市场商会副会长朴英圭(音,68岁)说:“整个市场约有1.25万家店铺,4000多家已经人去店空。商人说的最多的是‘喘不上气来’。”

5日下午,在首尔中区明洞街头,邻近的3家店铺都停业了。(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在史无前例的危机面前,自救措施也没有什么用处。原在首尔江西区开牛肠店的蔡某(38岁)上月31日也关张了。经营饭馆10年的蔡某说道:“从来没有这么辛苦过。无论是世越号惨案时,中东呼吸综合征时,还是通过《金英兰法》后官署周围的商圈垮掉时,都没有到这个地步。”店面以前生意旺时,可望月入3000万韩元的店铺,但关张前月销售额只有650万韩元左右,扣除租金和人工,完全亏损。想通过打包和送货找到突破口,但加强版社交距离限制措施开始实施后,连夜间营业都难以为继,只好放弃店铺。在仁川西区经营咖啡馆的全某(36岁)也说:“实施加强版社交距离限制措施后,让职员歇了一周,听到延长一周的消息后,不得不对他们说“还得再歇一周”,觉得太对不起他们了。真想把时间拨回新冠疫情以前。”

吴妍书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6099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