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社论】要避免疫情严重到需要将防疫措施上调至第三阶段,必须恢复共同体精神

登录 : 2020-08-28 03:37

一旦成为现实,易感染群体将不堪其苦

文在寅总统27日在青瓦台举行的韩国新教教会领导人座谈会上发言。(图片来源:韩联社)

新冠确诊病例正在以不可阻挡之势剧增。截至27日0时,韩国新增确诊病例441例,突破了“400例”这一心理马奇诺防线。441例是时隔173天后的最高值,此前由大邱新天地教会引发的第一波大流行时期,3月7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483例。首尔、京畿、仁川等首都圈地区新增313例,这是疫情发生以来首都圈单日新增最高值。严重的不仅仅是数字,国会、政府首尔大厦也已失守。青瓦台副楼接待职员也被确诊。作为防疫模范国令国际社会羡慕的日子已成昨日黄花。

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当天表示,“正在加快讨论各种可能性,包括将社交距离限制措施上调至第三阶段”。如果情况达到标准,上调至第三阶段不可能一味推迟,一旦发展到无法收拾,则为时已晚。然而,是否上调至第三阶段,不能拘泥于“按标准”选择。一旦实施,经济遭受直接打击,需要承受巨大的副作用,失业者会以临时工和日工为中心持续涌现,已经被逼到悬崖边缘的弱小自营业者可能支撑乏力。

首先必须反省情况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毋庸置疑,爱心第一教会和8•15光化门集会是本次危机的始作俑者。他们的越轨不是一次性的,隐瞒移动路线或规避检测从而扰乱防疫体系的人目前仍不计其数。他们所具有的爆发力甚至很难估计。爱心第一教会相关确诊病例截至当天已达959例,按其阳性率(33%)和检测率(32%)计算,确诊病例随后可能破千。

在这种危机中,医生们却为反对医学院扩招等政府计划而举行集体罢诊。正如文在寅总统所讲,这等于消防员在火灾现场罢工。大韩民国当然不会有这样的消防员。全民紧张感松懈也可以说是危机的原因之一。上周末,社交距离限制措施上调至第二阶段,出行量减少20%,只有第一波大流行时(40%)的一半。因此,本次危机应视为多种因素同时交集所致。

防疫部门认为,距离限制措施第二阶段的效果还远未显现。也就是说,如果全民彻底遵守防疫守则,就有可能控制住扩散势头。牢记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是防疫主体,再次绷紧紧张之弦。医生团体也应停止集体行动,迅速回到诊疗现场。

生命攸关的危机时刻,只有齐心如一,才能成功防疫。文在寅总统当天会见新教领导人希望新教教会方面给予合作,可能也是出于这种迫切的需要。韩国教会总联盟共同代表会长金泰英在会见中称“宗教自由是命不换的价值”,“教会愿意积极协助政府防疫,但决不能放弃礼拜”,这种发言着实令人失望。包括新教在内的整个宗教界都应当积极参与保持社交距离。如果总统和在野党代表会面,会大大有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防疫意志和防疫能力。共同体精神才是最可靠的防疫对策。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95965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