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现场报道】“81年台风时也没到这个地步”,蟾津江畔居民忧心忡忡

登录 : 2020-08-10 02:37

全南求礼郡整个求礼邑因蟾津江泛滥而被淹

瞬间被大水淹没的家园
“上午8时已到脚踝,10时完全被淹”

9日上午,全南谷城郡谷城邑集市的商人正在抢救被水淹的物品。

“大水突然凶猛地涌了进来,顾不上家里的东西,坐上车就逃了出来。”

9日上午,在全南求礼郡求礼邑凤东里求礼集市入口,销售钢筋建材的金致洙(音,57岁)一边将被水浸泡的东西拿出来,一边长叹。因为前一天上午大水涨到成年男子胸部,大部分建材遭到了水淹。

金某回顾了当时的紧迫情况,他说:“前一天蟾津江下游的土旨面松亭里那边发了洪水,所以早上8时左右我就来店铺看了看,水已经到了脚踝。没多大功夫,连车道好像也要淹没,赶紧转移了。到上午10时,整个被淹没了。”

全南求礼郡求礼集市入口,销售建筑材料的金致洙(音)正在介绍前一天的涨水高度。

求礼集市变得一团糟乱。到处是泥水盖顶的车,店铺里的商品乱七八糟。市场通道被泥浆覆盖,不穿雨靴就难以行走。前一天逢集,300多名商贩把货搬出来准备做生意,大水一来,货没怎么收拾,全部受损。

经营“长寿家药房”的刘英泰(音,72岁)说:“水漫到了屋顶。当时住在店内的房间里,东西乱了套,根本没去想怎么搬出来。自来水断了,没法冲洗,真难过。”

在断水断电的情况下,从附近加油站和住宿业所流出的油散发着刺鼻气味,商人们纷纷诉说“气味让人头痛”。

8日上午,全南求礼郡求礼邑长安公寓居民正在整理被水浸泡的家什。

经营首尔鲜果的李勇熙(音,53岁)社长把被泥水浸泡的桃子、西瓜等搬了出来,当人们想把水果捡走时,他极力劝阻,怕人们吃了被油沾污的水果生病。李某说:“如果不是沾了油的话,我倒打算洗洗低价卖掉,可现在这样只能全扔。”

长安公寓是求礼邑最年深日久的公寓,这次梅雨导致一楼进水,在门廊上见到记者的金寿福(70岁)说:“1981年也因台风( AGNES)浸了水,但没到这个地步。”

从求礼通往南原的17号国道西施1桥附近,正在紧张地修复决口的堤坝和冲垮的公路。前一天,这里的堤坝垮塌40米,河水淹没了整个求礼邑。据推测,是因为蟾津江大坝早6时30分开始泄洪,西施川作为蟾津江支流不能汇流到蟾津江,导致堤坝被冲垮。

西施川堤坝决口,导致水淹全南求礼郡求礼邑。大水经此向蟾津江逆流,求礼市区被淹。

求礼居民指出,蟾津江上游的蟾津江大坝(全北任实)和宝成江上游的主岩大坝(全南顺川)水闸同时提闸放水,酿成人灾。在蟾津江上游,全北南原市金池面贵石里金谷桥附近的堤坝也在前一天中午12时50分许决口,4个村庄的300多名居民紧急撤离。求礼集市商人会会长李乙载(音,71岁)指出:“即使连续下雨,如果事先开闸调节水位,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水灾了。如果提前通知开闸放水,也会做好准备,可一句事先联系也没有。商人们打算去找和郡政府抗议。”

求礼郡政府宣传组长金民浩(音)表示:“我们昨天上午也接到了水资源公社单方面开闸放水的通报。郡政府将集中力量开展恢复和支援,以尽量减少损失。”

在谷城,暴雨引发山体滑坡,导致5人丧生,引起了邻居的惋惜。

7日晚8时30分许,全南谷城郡梧山面圣德村附近的小山发生滑坡,部分住房被埋在泥石中。该事故导致5人死亡。

本月7日晚8时30分许,谷城郡梧山面善世里圣德村附近的山上流下的泥石流吞噬村庄,3栋住房被泥土掩埋,紧挨着的2栋被挤推移动20米左右。该事故造成尹某(53岁)、李某(60岁)里长夫妇以及3年前回村的姜某(73岁)、李某(73岁)夫妇、金某(71岁,女)等5人死亡,其余村民紧急转移到梧山小学礼堂而幸免于难。

记者在梧山小学遇到的全三子(音,66岁)说:“正在家中看晚间连续剧,突然传来一声铁碎的巨响,吓得急忙找鞋穿,勉强脱险了。里长夫妇7年前回到故乡,平时很热心,跟居民们很亲近,遭此变故令人惋惜。”

求礼 谷城/ 文•图 金龙熙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area/honam/95705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