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日本制铁代表理事,我是被强征受害者代理人

登录 : 2020-08-06 03:52

我是针对日本制铁公司提出赔偿损害诉讼的原告即被强征受害者的代理人,最近曾拜访过2018年10月韩国大法院2018年判决的唯一幸存原告李春植爷爷。韩国媒体最近连日报道即将对日本制铁的在韩资产进行扣押变现,我想日本可能也是这样。资产扣押决定书上所载1号债权人是“李春植”。因为写着自己名字的文件而发生这么多事件,我担心爷爷的心大有负担。

爷爷固然担忧这个世界,但更担心的是年近百岁的自己。尽管经过漫长的诉讼被判胜诉,但时过两年毫无变化,所以他甚感焦急。当时我对他说,对不起迟到了,请保持健康稍加等待,然后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日本制铁来找爷爷道歉,你会怎么做?”

“他们当然要带着包袱来。带着包袱来道歉的话,我会说‘谢谢,辛苦了’。”包袱是爷爷用来表达赔偿金的词。当时我并没有理解爷爷的意思,再次询问了“感谢”之心所想表达的意思。爷爷回答说:“如果他们没有忘记我曾经受过的苦而来到我面前,我自然感谢。那不是工资,是奴隶身价,哪怕是现在,只要把奴隶身价拿给我,我会说感谢。”

虽然使用的是“强制动员”、“强制征用”、“征用工”等措辞,但本质上是奴隶。在太平洋战争走向高潮的20世纪40年代,军国主义日本为保障战争物资供应,在兵工厂像使唤奴隶一样使唤朝鲜年轻人。这就是20世纪40年代日本制铁中朝鲜人的生活,它不是韩国法院而是日本法院承认的:“从起床到就寝一直置于军队式纪律之下,任何个人行为都不被承认,严禁脱离工作线,一旦被视为逃跑就要受到攸关性命的严酷制裁。……工资额没有写明,拿出存折之类东西,他们单方面的往里面存钱,但支付金额甚少。”(大坂地方法院2001年3月27日宣判,平成9年第13134号案)

别说领工资,连辞工、逃跑也无法做到的奴隶空间,这就是日本的炼钢厂。在那里工作过的年轻人直到年老才申请“奴隶身价”,经过漫长时间最终打赢了官司。在大韩民国顶级法律专家的帮助下打官司13年,但最终败诉的日制铁躲在日本政府后面,拒不履行判决。此后发生在韩国和日本之间的许多矛盾,代表理事想必更清楚。通常被描述为“围绕变现的矛盾”,但在受害者看来,这是个“奴隶身价”问题。

我认为,要解决这个矛盾,日本制铁只能履行判决。但我也知道难以轻易改变日本的立场,因为日本认为韩国大法院的判决违反国际法,而且一切问题已经通过1965年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得以解决。当前的情况是,包括日本制铁在内的强征案被告企业甚至未能同受害者接触并开始协商。

但是代表理事,在成就了今天的日本制铁的时间里,的确存在着朝鲜人的强制劳动,这无可否认,而日本制铁没有任何人就此表示过道歉。日本制铁在世界钢铁公司中排名第三第四位,足以称得上世界级企业地位,但这是件令人羞耻的事情。此外,1965年的请求权协定没有任何条款限制承认事实、表示歉意。最重要的是,等待道歉的幸存受害者所剩寥寥无几。过了这个时间,日本制铁甚至会失去道歉的对象。

请先道歉。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对眼看就要百岁的老人,请真心地告诉他,你们没有忘记他们年轻时的痛苦。仅仅“道歉”,不能说是履行了判决,但在日益加剧的矛盾中,日本制铁代表理事在做出“道歉”行为之后,我们肯定能开始另一种关系。

林在成 律师、社会学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5657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