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文化·韩流

“美大选如今天投票拜登将胜出,越来越趋向‘有缺陷的二人’的竞争”

登录 : 2020-07-27 02:52 修改 : 2020-07-27 02:59

美大选预测网站 Sabato's Crystal Ball 副主编约翰·迈尔斯·科尔曼采访

拜登支持率领先8~9%
拜登在摇摆州也占优,特朗普能否挽回仍属未知

是唐纳德·特朗普(74岁,共和党)的连任,还是约瑟夫·拜登(77岁,民主党)的夺回宝座?美国总统选举(11月3日)当地时间26日进入100日倒计时。美国大选分析网站“Sabato's Crystal Ball”副主编约翰·迈尔斯·科尔曼(J. Miles Coleman)认为特朗普连任失败的可能性更大,他说“如果今天开选,拜登将获胜”。他认为主要变数是9~10月举行的三次大选候选人讨论和特朗普支持层保守福音派基督教徒的重新聚合,但“就像100天前无法预料到拜登今天的优势,剩下的100天也不能保证。”对科尔曼的采访是本月20日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进行的。

--大选进入100日倒计时之际,你对现状的总评是?

“过去7~8周,拜登在民调中一直呈良好优势。在大部分全国性调查中,他领先特朗普8~9个百分点,在佛罗里达州(Real Clears Politics统计,+7.0个百分点)、威斯康星州(+6.4个百分点)、宾夕法尼亚州(+6.7个百分点)等摇摆州也有一定优势。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有40%出头,不太好。照这种状态,特朗普难以在选举人团中拿下赢得大选所需的270票(共538票)。”

--你是说拜登将在11月3日获胜吗?

“是的。如果今天选举,特朗普就会落败。截至今天我们预计拜登可拿下选举人团的268票,特朗普204票,摇摆66人。有的机构预测拜登将拿下350多票,相比而言我们比较保守,认为随着选举的进行,差距会缩小。例如,福音派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以前为80%,最近已减弱到60%,但实际选举时他们不会选拜登,所以特朗普还有回升空间。”

大选预测网站“Sabato's Crystal Ball”副主编约翰·迈尔斯·科尔曼( J. Miles Coleman )

--特朗普直到今年年初一直被预测会顺利连任,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直到今年年初,特朗普有一个‘强大的经济’。强大的经济是对争取连任的总统而言是个非常好的兆头。可是出现了新冠疫情,发生了‘黑人生命也是宝贵的”示威。昆尼皮亚克大学最近的民调显示,选民在处理病毒和种族问题上信任拜登胜过特朗普,在经济问题上也开始信任拜登(53%)胜过特朗普(44%),特朗普正在失去他的优点。”

--虽然在民调中处于下风,特朗普的助选团队仍主张“沉默的多数比任何时候都强大”?

“那听上去像是失败者的说法。最近有人指出特朗普已在民调中落了下风,迈克·彭斯副总统却说‘重要的民调(poll)只有选举日的民调(选举)’,这种话只有败者才会说。特朗普还向拜登施压,提议在预定的三次讨论之外,与拜登进行更多的讨论。通常,要求更多的讨论就是那一方已经输掉的信号。”

--2016年大选时,大部分民调机构和媒体预测希拉里·克林顿获胜,但结果相反。今年和那个时候不同吗?

“2016年是现任总统不参选的‘空位’选举,空位大选有一种流动性更大的倾向。2016年的特朗普看起来像一张白纸,与从政几十年的克林顿较量,当时与克林顿相比选民很愿在特朗普身上赌一把。可是现在我们正处在国家紧急状态(新冠疫情)的正中央,人们拿记录(成绩单)来评价现任总统,而特朗普对危机应对不力。因为特朗普是现任总统,选民们对他更严苛。拜登和克林顿在选民好感度上也有所不同。2016年,克林顿的非好感度(50%)高于好感度(30%),但拜登的好感度和非好感度都接近40%。”

--民调2016年预测失败,这次可以相信吗?

“2016年全国民调平均值是克林顿在全国投票中以3个百分点取胜,而实际大选时克林顿在全国投票中以48%比46%获胜,应该说那个民调还是相当准确的。 Sabato's Crystal Ball的特邀撰稿人、埃默里大学教授艾伦·阿布拉莫维茨(Alan Abramowitz)最近对2016年和2020年的全国民调进行了比对,发现拜登有着比克林顿更大、更稳定的优势。特朗普2016年因为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等)几个摇摆州取得微弱优势而赢得大选。这些竞争州基本上倾向于跟随全国投票结果。如果拜登真地在全国调查中领先8~9个百分点,那么在这些摇摆州特朗普也难以赶超。”

--未来100天期间影响选举的主要变数是什么?

“最具体地影响是新冠疫情,如果(大选前)新冠病毒疫苗问世,将提高特朗普当选的可能性。疫情缓解后,包括经济在内的其他问题也将随之得到改善。另一个重要变数是拜登的“口误”。拜登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以口误著称,目前民主党让拜登呆在自家住房的地下,真是一个天才战略。拜登在总统候选人讨论时会出错,那样的话选民们会重新关注特朗普。越临近大选,拜登就越会站在公众面前,越会走向“两位有缺陷候选人的竞争。”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95528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