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韩国走向“MeToo革命”之路

登录 : 2020-07-16 09:55 修改 : 2020-07-16 10:04

朴元淳之死也许就是走向“MeToo革命”道路上的一段悲伤历史。最近围绕性别问题的舆论发酵表明,韩国社会已经处于一个沸点,难以继续停留于一个歧视女性的社会。不解决性别问题,就不能解决不平等、权威主义、利用权力作威作福的行为。企业或国家要想站稳脚跟,必须切实保障女性的地位和作用。

“首尔市长借职位职权实施性骚扰案记者会”13日下午在首尔恩平区碌磻洞“韩国女性热线”举行,律师事务所“全世界”主任律师金在莲(右一)在会上发言。(图片来源:共同采访照片)

看到已故首尔市长朴元淳的悲剧性死亡,许多人说一个时代即将结束。一个时代的结束预告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虽然有点草率,但随着“朴元淳时代”的结束,我们的社会正在进入一个所谓“MeToo革命”的中心。

朴元淳性骚扰疑案的真相固然需要彻查,但仅从他那令人震惊的死亡就可以推断职场性暴力问题的严重性。正如此前在安熙正、吴巨敦性暴力案中所见,我们的社会仍然停留在落后的、压迫女性的社会。

革命仿佛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堆积着重重个人悲剧。朴元淳之死或许是走向MeToo革命道路上的悲伤历史。对于朴市长之死,可以批判是一种逃避责任,但死亡的分量不可轻视。必须使案件有一个公正而严正的结局,这样才符合其声誉。

案件受害者因朴市长的极端选择而遭受双重伤害,其痛苦程度更高。当务之急是减轻、疗治她的痛苦。要按照普通权力型性暴力案相同的标准处理,既不更多也不更少,要坚持以受害者为中心的原则。

最近,韩国社会的MeToo浪潮呈大众性发酵之势。江南站示威、惠化站示威、对N号房事件的愤怒、对韩国法院拒绝将儿童性剥削视频网站运营者引渡美国的强烈抗议,任何一个都是爆发性的,都不能轻易放过。性别问题上的舆论发酵表明我们的社会达到了沸点,再也难以继续停留在歧视女性的社会了。

如今,性别问题已不是个边缘话题,与差距问题成为最尖锐、最敏感的话题。性别问题贯穿于韩国社会的所有领域。在政治、企业、家庭、文化、未来等主要领域,性别无处不是主要话题。不正确解决性别问题,也就不能解决不平等、权威主义、利用权力作威作福的行为。

特别是政治领域,性别平等是一个非常紧迫的课题。被认为相对进步的共同民主党连续发生MeToo事件,这足以表明我们的政治是落后的。

在政界,现在有了首位女性国会副议长,之前还出现过女总统,但从性别角度看,没有发生任何有意义的事情。国会议员中的女性比例仍然低于20%,广域团体长中没有女性。全国226名基础自治团体长中,女性只有8人。与国民生活直接相关的自治团体长大部分是男性,这意味着从基础性的生活自治层面就没有实现性别平等。

想象一下,下任首尔市长、釜山市长由女性担任会怎么样?至少民主党在明年春天举行的首尔市长、釜山市长选举中推出候选人时,最好优先考虑女性候选人。政党要进一步减少女性从政障碍,以选举职位的半数公荐女性为目标,千方百计寻找资源。在广域及基础团体长和国会议员等核心政治领域,要走向一个女性实际接近半数的社会。

MeToo革命是包括职场在内的所有社会领域中女性地位走向爆发性飞跃的途径。女性在各自的位置上奋斗、联合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女性应站在主要领域的核心位置。也许会有些过激,也要抓紧法制化与规范化。

我们的社会目前变得任何事情不从性别观点出发就难以解释。大部分核心问题只有通过性别观点接近和解释才能找到原点。讨论什么会议或主要问题时,如果女性被排除在外,多半会出现失衡。企业或国家要想站稳脚跟,必须切实保障女性的地位和作用。

首尔市长朴元淳晚年犯了大错,但我仍然认为其功不可没。在进步阵营中启动并实现某种新事物,创造性地接近并创造不错的结果,这些方面从来没有谁比得上朴元淳。在“口头进步”、“一味反对的进步”比较盛行的时代,朴元淳是一个做实事的进步、成就进步与创造性进步的人物。遗憾的是,如果已经提出的性骚扰争议是真的,他的所有这些业绩终将黯然失色。

白基铁 评论员

白基铁 编辑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5381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