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问题不在于反朝传单

登录 : 2020-06-29 10:28 修改 : 2020-06-29 10:36

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秘书长、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1次长金有根11日下午在青瓦台介绍政府有关散发反朝传单及物品问题的方针。(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我们追求和平,希望共同过上好日子”,文在寅总统在韩国(朝鲜)战争70周年纪念活动中强调,“必须终结这场为时已久的战争。”

所以我们要问,为什么这场战争过了70多年还没有终结?更何况,韩朝首脑还于2018年在板门店会晤,达成了终结战争的协议,宣告“终结半岛目前这种不正常的停战状态,建立稳固的和平体系,这一历史课题再也不能推迟了”。“再也不能推迟”的措辞,显示了两位首脑迫切的心情。为什么以如此迫切的心情达成协议后,时过两年仍无法终结战争?

原因当然多之又多,这在前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回忆录有着充分的体现。即使博尔顿的话不全是真的,也会展露真实的一部分。特朗普总统压根就一心搭媒体便车,完全无意于半岛和平。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表面是个应声虫,背后却是个X战警。时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公然反对谈判。日本以与韩国“相差180度的视角”看待这一问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强调,必须要求朝鲜销毁对日本构成直接威胁的中短程导弹和生化武器,并对朝鲜进行军事施压。当时的日本国家安保局长谷内正太郎声称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意志不会改变,对谈判解决表示怀疑。

但这些都是常量。美国和日本从1950年起就对终结韩国战争不感兴趣。

韩国战争爆发后,时任日本首相吉田茂称“天佑神助”即上天帮助了日本,对战争表示欢迎。日本与美国签订和平条约,结束敌对关系,是在韩国战争期间的1951年;恢复主权,也是在韩国战争期间的1952年。战败后经历严重经济衰退的日本扮演了美军军需基地的角色,从而戏剧性地起死回生。过去的战犯从监狱释放,1951年有25万人恢复权力。1952年的议会选举是日本恢复主权受首次选举,当选众议员的42%是如此恢复权利的人士。战后日本政治与经济的基础完全拜韩国战争之赐,而韩国战争的终结将会动摇他们的基础,将逼迫他们真正面对被韩国战争掩盖掉的“帝国犯罪”。

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也高兴地称韩国战争为“天佑神助”。因经济衰退和失业上升而陷入困境的美国经济以韩国战争为契机开始复苏,韩国战争期间,美国国防费用提高了近4倍,军事物资产值增加到原来的7倍。美国还重新武装了昔日的敌国西德和日本,并自建国以来首次与外国结成军事同盟。二战结束后,美国一直在削减军费,解散军队,此时却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美国以韩国战争为契机实现了世界霸权。主持制定提出这一方向转变蓝图的国家安全会议文件(NSC-68)的艾奇逊欢迎韩国战争的原因正在于此。特朗普这样的“菜鸟”可能不知道,但“高手”们清楚,韩国战争奠定了今天的美国,如果这场战争终结,其基础可能会动摇。

文总统提到的“享受过战争特需好处的国家”没有理由去终结战争,只有受损最严重且今天仍背负最大负担的韩朝迫切希望终结战争。这不是浅薄的“血缘主义”,而是现实的教训。那个现实还告诉我们,和平不是仅靠首脑之间的会谈和宣言就能实现的。过去两年的现实教给我们的是,如果不伴以政府各部门坚持不懈的实践和社会的深度反省,即使通过一个终战宣言,和平也可能不会到来。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因而,有关散发反朝传单的争议是一面镜子,反射着韩国社会对和平的思虑多么浅薄。制定禁止散发传单的法律并不重要,是否应视散发传单为言论自由也不是关键。必须思考的是,在韩半岛,什么是终战,如何实现和平?韩国政府和韩国公民不敌视朝鲜政府和人民,而作为“好邻居”相处,意味着什么?国防与外交政策这样下去可以吗?媒体应该如何变化?我们每个人的眼光和生活是否足够和平?

70多年过去而未能终结战争,不是别人的错,也不是因为缺少宣言。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学系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5127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