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朝鲜消息

【新闻分析】朝暂停“军事行动”,缓口气的韩半岛

登录 : 2020-06-25 10:13 修改 : 2020-06-25 11:19

暴走的朝鲜突然暂停,搁置对韩军事行动计划为哪般?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图片来源:韩联社)

朝鲜《劳动新闻》24日头版头条报道,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兼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决定暂缓执行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提出的对韩军事行动计划。朝方自21日起在非军事区30多处安装的对韩喊话扩音设施当天也全部拆除,朝方宣称的“愤怒的人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散发传单斗争”预计短期内不会付诸行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4日谈话谴责反朝传单后走向危机局面的韩朝紧张关系预计将暂时进入“调整呼吸”阶段。

《劳动新闻》报道,金正恩委员长23日主持了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预备会议,当天会议以视频形式举行。该报报道,党中央军委审视当前形势,决定暂缓执行人民军总参谋部提交第七届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的对韩军事行动计划。金正恩委员长2012年执政以来,“视频会议”和“预备会议”均为首次。

此前,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17日通过“发言人发言”预告了在金刚山及开城工业园部署团级部队、重新进驻非军事区哨所、在边境地区重启军演、积极支持对韩散布传单等“四项军事行动”,并表示将提交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供其尽早批准。

《劳动新闻》报道,当天的会议讨论了将向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交的的主要军事政策议案、报告、决定书以及筹划增强战争威慑力的多份文件”。不过该报没有提到具体内容。

24日上午,在仁川江华郡和平展望台遥遥可见朝鲜黄海北道开丰郡的一个小山岗,安装在半山腰的对韩喊话扩音器(下)已被拆除。上一照片是前一天在同一个地方观测到的对韩喊话扩音器。(图片来源:韩联社)

值得关注的是,一个月前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四次扩大会议明确表示要“加强核战遏制力”(《劳动新闻》 5月24日头版),而当天的会议删除了“核”字,只提到“加强战争威慑力”。该报称,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同志和部分委员出席了该视频会议。除了金委员长之外唯一一个被提到名字的李炳哲副委员长是劳动党副委员长兼军需工业部长,系核武器及导弹开发的主角。

根据金委员长搁置对韩军事行动计划的决定,“4日金与正谈话”后一度高涨的对韩强硬基调似乎将进入“调整呼吸”的阶段。事实上,当天的《劳动新闻》没有刊登一篇“各界反响”形式的对韩谴责报道,而这种“各界反响”自“金与正4日谈话”后曾一天不落地连续刊登7天。

不过,金委员长并未取消而只是决定搁置对韩军事行动计划, 所以现在说朝鲜完全放弃对韩强硬基调还为时尚早。或许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吕尚基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正在仔细、慎重地研讨《劳动新闻》的报道,并将关注情况发展。”一位青瓦台高官也表示“目前提什么都要谨慎”。关于这一点,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国务总理丁世均当天下午前往京畿道金浦市月串面,对散发反朝传单地区进行了现场检查。也就是说,文在寅总统对金委员长搁置军事行动计划的决定作出了回应。

近期,朝方采取了一系列对韩强硬举措,“切断韩朝之间所有通讯联络线”(9日),“爆破开城韩朝共同联络办公室”(16日)等。金正恩委员长叫停这些做法转而决定搁置军事行动计划的原因,《劳动新闻》没有具体披露,只提到“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审视了当前形势”,也没有提出“收回搁置”的条件。

要研究金委员长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需要观察到,文在寅总统在《6•15共同宣言》20周年之际两次发表对朝谈话,而“金与正17日谈话”猛批这两次谈话后,出现了若干足以影响朝方对韩态度与基调的“新变数”。第一,韩国统一部长官辞职。前长官金炼铁因韩朝关系恶化而引咎请辞,并呼吁“必须就此打住”。第二,政府、民主党、京畿道对散发反朝传单展开了“源头封锁与处罚”。青瓦台和统一部一再承诺严肃处理,民主党院内代表金太年公开表示将加快《禁止散发反朝传单法》的立法。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将边境地区指定为“危险区”,禁止散发传单者出入,并委托警方对散发传单的4个团体展开调查。除此之外,前白宫安全助理约翰•博尔顿回忆录事件也产生了一定影响。博尔顿的“爆料”戏剧性地反证了文总统的“对朝真诚性”。 总之,政府、民主党与京畿道试图解决反朝传单问题的做法和博尔顿回忆录的“悖论效应”,可能分别作为金委员长决定搁置军事行动计划的“判断依据”发挥了直接或间接作用。

同时,金委员长也许作出了一个战略判断,认为一旦人民军总参谋部所预告的“四项军事行动”付诸实施,会造成韩朝军方冲突盾激化,《9•19军事协议》失效与废弃的局面,这不利于需要集中力量搞“经济”的朝方。金委员长一向提倡“以经济战线为基本战线的自力更生式正面突破战”,在反朝传单事件期间举行的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三次政治局会议(《劳动新闻》7日头版)上,也强调“创建C1化学工业和钾肥工业,保障首都市民生活”等,致力于抓经济与民生。

一位卸任高官表示:“政府、党、地方自治团体应该像现在一样,以彻底管控、处罚与立法速度战迅速解决反朝传单问题,全力说服(对韩朝合作持消极态度的)美国。在此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新希望的萌芽。”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5074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