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专栏】国立大学和专科大学应无偿化

登录 : 2020-06-24 10:17 修改 : 2020-06-24 10:17

金东春 圣公会大学NGO研究生院院长

金东春 圣公会大学NGO研究生院院长

未来统合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钟仁表示“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大学教育”,并提出在国会设立“高等教育审议委员会”以整改教育课程的主张。他从经济效益的角度出发,提出了对高成本、低效率的韩国大学教育进行改革的必要性。高等教育政策是文在寅政府的最大弱点。金大中、卢武铉政府亮出了大学改革和打破学历主义之剑,但最终龙头蛇尾地以改变高考制度而告终,而文在寅政府甚至没有亮剑。

调查结果显示,半数大学毕业生无法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韩国大学教育严重脱离社会要求,为走进一流大学的过度竞争给全民带来了痛苦。随着新冠疫情灾难使不接触授课普及化,出现了“所有大学都成了网络大学”的自嘲,对大学存在价值的怀疑正在蔓延。事实上,即使没有新冠疫情灾难,地方和首都圈的小型大学也很可能在10年内倒闭。

然而,新冠疫情灾难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也不会使韩国大学的垂直序列结构有所松动,不会动摇学历地位世袭结构,也不会消除为考取顶级大学的竞争。在过去的20年里,大学的垂直序列日趋深化,这一现象与首都圈人口集中相吻合。首尔的私立名校基本上被来自收入居上游5%家庭的学生填满,教育不平等进一步加剧。如今,首都圈像吸尘器一样把的20-30多岁“优秀”青年吸引进去,企业也因为在地方招聘不到优良人力而进一步涌向首都圈。

过度的补课费负担,高中课堂溃散,危险的青少年精神健康状态,中小学教育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几乎都与高考有关,高考直接受到大学垂直顺序结构的支配。垂直排序不是促进高素质的教育,而是反过来阻碍大学和学生的实力竞争。虽然所有大学都在为教育部或媒体机构的大学评估绞尽脑汁,可那种评估只有10级升为9级的变化,没有证据表明不是靠入学成绩而是靠教育投资得到世界认可。

旨在培养以研究为中心的大学的BK21工程,旨在扶持地方大学的各种支持已经持续了20年,但以研究为中心的大学真地构建起来了吗?没有。这些反而起到了进一步固化政府对一流大学的偏爱和集中于首都圈的作用,以至于占全国学生人数2%左右的首尔大学、延世大学、高丽大学3所大学从政府得到的资金支持占到了全部高等教育支持的10%。如此集中地向非公立大学投入资源,国家要把公立教育引向何处?

高等教育政策不仅仅是教育政策层面。西欧国家采取大学教育无偿化,以私立大学为主的美国的公立大学也多于韩国,提供大量财政支持原因是他们明白大学教育关系到国家基础设施。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人工智能会消灭一切工作岗位的说法不能不令人怀疑,保障青少年发挥才能的机会、缓解不平等、阻断学历地位世袭、国土均衡发展等价值仍然有效。为此,国家和政界不能用解决信访、修补对策来处理教育问题。

80%的高等教育要依靠私立办学,首都圈顶级私立大学包揽国家和社会所需人才的现行高等教育体制必须改变。新冠疫情时代,制造业的重要性再度显现,因而从地方高校-企业集群重组角度出发,地方的所有国立大学都要推行无偿化,以吸引优秀人才,确保就业。根据产业政策和技术人才培养的长期规划,国家还要承担培养高级技术人员的大专院校学生学费。要缩小各种学历间的工资差距,改变论资排辈实行职务工资制,实行技术人员优待政策,以进一步减少大学招牌需求。要引导大部分私立大学进行合并或构建网络,寻求生路。

新冠疫情灾难将动摇韩国大学教育的整体质量,但新的高等教育体制不会因外部冲击而自动建立。把优秀的学生和师资队伍建立在地方各据点城市,适应产业需求与未来社会需求,只有以学习、研究为单位构建,才能使高等教育生态系统焕发生机。公正、民主、平衡、合理竞争等所有价值都与大学垂直序列结构、学历地位世袭结构不相容。不要总在大学关门后收拾残局,应出台提高大学教育质量的方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5063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