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中国·国际

【新闻分析】博尔顿带着“对朝超强硬有色眼镜”歪曲韩朝美会谈

登录 : 2020-06-23 11:29

朝鲜、伊拉克问题上搞垮与制裁的长期信奉者

2002年撕毁朝美日内瓦协议拉开序幕
“如果全盘接受超级鹰派的单方面主张就会产生误会”

去年8月20日,时任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在美国华盛顿白宫总统办公室注视着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同在摄影角度外的罗马尼亚总统克劳斯•约翰尼斯谈话。(图片来源:华盛顿/欧新社 韩联社)

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讲述朝美首脑会谈等幕后故事的书籍《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惹恼了白宫和青瓦台。博尔顿通过泼口大骂式的回忆录,肆意拨弄本就伤痕累累的韩朝及朝美关系。然而,博尔顿在美国的对外政策强硬派中也素有“超级鹰派”之称,对于他的主张需要仔细分辨事实和意图。

博尔顿向有“笔记狂”之称,而这部长达570页的回忆录,且不论其法律、道德争议,是根据他在白宫工作的17个月里悉心积累的记录写成的。他从2018年4月到2019年9月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身边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协调美国对外战略的核心人物。特别是,其任期适逢韩朝及朝美首脑会谈,正是韩半岛展现活力之际,因而,他的回忆录可用于拼接当时局势的拼图。

但同时也要观察博尔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书中有无刻意遗漏的方面。博尔顿是个超级鹰派人物,长期抱有应搞垮朝鲜和伊拉克等国的信念。在朝核问题上,他在1994年朝美日内瓦协议的撕毁的过程中作为主要人物登场,该协议规定以拆除宁边核设施换取提供轻水反应堆。2002年8月,博尔顿作为布什政府负责裁军与反扩散的副国务卿访问首尔,声称“朝鲜自1997年推进的高浓缩铀(HEU)开发已达到令人担忧的水平”,并向韩国施加压力,拉开了第二轮朝核危机的序幕。他对朝鲜的看法可概括为“历届美国政府都试图与朝鲜对话或谈判而最终失败,只有强有力的制裁才能解决问题”。他认为对话或谈判是“被朝鲜玩弄的愚蠢行为”。但是,如果像博尔顿所主张的那样,只搞单方面施压而放弃对话,韩半岛和平就无法开始。

博尔顿的这种观点如实体现在回忆录中。在有关2018年6月新加坡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部分,他写道,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后来承认,向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提议“首先邀请特朗普参加首脑会谈”的是郑室长:“所有这些外交方丹戈(西班牙舞蹈)都是韩国创造的,与其说是金正恩或美国的真挚战略,不如说是韩国统一议程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朝美对话始于韩国所做之局,与美国的利益无关。博尔顿认为,同年年初平昌冬奥会导出的在韩朝美之间营造和平气氛的一连串努力及其效果没有意义。

博尔顿对朝美对话的态度不止于怀疑,甚至干脆希望它胎死腹中,这一点回忆录中未加掩饰。他书中叙述了朝美双方纠缠于第一次首脑会谈地点是选平壤、板门店(朝鲜)还是日内瓦、新加坡(美国),写道“我的希望:也许全盘皆散!”新加坡会谈前夕,博尔顿5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作为朝核解决方案提出“先无核化后补偿”的“利比亚模式”,引起朝鲜抗议。2019年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中,从筹备过程到会谈现场,博尔顿持续向特朗普灌输“不仅要销毁核武器,还要销毁生化武器和导弹”,最终实现了其“无果而终”构想。

博尔顿还将文在寅总统在朝美间扮演调停及促进者角色贬为“借特朗普与金正恩发光的如意算盘”。他介绍说,文总统最初提议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在板门店举行,同时举行韩朝美三方首脑会谈,并写道“这大概是文总统要努力争取挤进这项拍照活动”。而据悉,当时青瓦台构想了一个韩朝美三方停战宣言。博尔顿还写道,去年6月板门店韩朝美首脑会晤时,朝鲜和美国都不愿让文总统同行,但文总统执意要去。博尔顿将韩国政府为谋求和平而作出的努力视为捞取政治利益的行为。

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咨询研究委员赵成烈22日在文化广播电台“金钟培深度观察”节目中表示:“博尔顿可谓极右派中的超级鹰派,书中浓郁而大量地述及其单方面主张,如果我们加以全盘接受,可能会产生相当不必要的误会。”

而且,博尔顿的书中充斥着对特朗普的反感,因为他与后者不和并最终被赶出白宫。博尔顿猛批特朗普“分不清国家利益和自己的利益”,“是个不适合当总统的人”。正如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所言,不能完全排除“博尔顿所说的话在一半真实中隐藏着彻头彻尾的谎言”。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95042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