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面对“弗洛伊德死亡事件”,日本的姿态

登录 : 2020-06-15 05:06

NHK电视台节目播放画面截图。

美国明尼苏达州警察用膝盖压住黑人男性乔治弗洛伊德的脖子导致其死亡的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事件发生半个月后,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的抗议示威仍在继续。因新冠疫情人类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因为是黑人而被当作虫子一样对待,并失去了生命,这种不义之事引起了有良知者的愤怒。

日本新闻也报道了这一事件。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事件没有成为日本人重申不允许歧视的机会,同时也成为向人们展示日本社会对歧视置之不理的契机。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日本NHK电视台在国际问题解说节目中,为解释黑人抗议示威的背景而播放的动画片未能理解问题的本质,反而受到了助长黑人成见的批评。在这部动画片中,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色背心,肌肉发达的黑人男子,他说明了示威的背景:“我们生气的背景是我们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贫富差距。”接着,他列举了白人资产平均是黑人的7倍,再加上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失业,黑人受到了打击,称“这种愤怒从四面八方涌来”。动画片中,街头上举起拳头的动画人物都是皮肤黝黑的黑人。

经济上的差距确实存在,但这次抗议示威者呼吁的是,黑人的生命和尊严同样需要尊重。许多不同种族的人也赞成这一观点。由于社会正义问题被黑人的不满所代替,该节目没有正确的说明问题。美国驻日临时大使 Joseph Young 抗议称“(电视节目中)使用的动画片是侮辱性的,未经思考的”,NHK电视台对此进行了道歉。日本新闻的质量成为问题。

日本将种族歧视问题视为“旁人之事”。然而,我们必须借此机会重新认识日本社会存在的歧视,并努力消除歧视。对此,笔者想举围绕1923年9月1日关东大地震时被屠杀的朝鲜牺牲者追悼运动,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运动应对为例。

每年一到这一天,有意的团体都会在慰灵碑所在的公园举行追悼牺牲者的仪式。历届东京都知事都向该追悼会发来了追悼文,但小池知事自2017年以后一直没有发送。甚至今年还以否认屠杀本身的极右团体计划在附近进行宣传战为由,通告说,如果不提交保证不会引起追悼会实行委员会和极右团体双方混乱的保证书,就不允许使用公园。

小池知事的这种做法让人联想到,为了嘲笑“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一口号,美国白人的辩解 “All lives matter”(所有的生命都重要)。只要我们努力尊重黑人以及受歧视的少数人的权利,“所有的生命都重要”这一口号是有意义的。 但实际上,为了否定“Black lives matter”这一主张,他们高喊着自己也不相信的普遍论。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小池知事为了躲避对屠杀牺牲者的追悼,以追悼所有牺牲者为借口逃跑。反思歧视呼吁人类尊严的主张与歧视其他民族的仇恨言论(Hate speech)相提并论,要求两者同时遵守规则,这是极不公平的。民主主义政治家应该发出强烈的信息,坚决不支持散布歧视的主张。

小池知事在7月选举中有再次当选的气势。但是,随着有人气的政治家对歧视采取模糊的态度,歧视的解读正在日本社会扩散。美国事件对日本来说不是别人的事情。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4926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