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朝鲜消息

【新闻分析】金与正走向前台对韩朝关系是危机还是机遇?

登录 : 2020-06-08 10:33

通过《劳动新闻》大篇幅报道和统战部谈话

释放“要通过金与正解决韩朝关系问题”信号

2018年2月10日,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参加平昌冬奥会韩朝高层人士晚宴。(图片来源:联合摄影采访团)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以本月4日谈话为起点连日开火,代表朝方谴责部分脱北者团体散布反朝传单,向韩方施压要求阻止这种行为。从“金与正谈话”(4日),到“统一战线部(统战部)发言人谈话”(5日),再到包括群众抗议集会在内的“各界反响”报道(《劳动新闻》,6~7日),已持续四天。

迄今为止,“脱北者及反朝传单”问题在朝鲜无异于禁忌语,而以“金与正谈话”为契机,将其定性为“侮辱、耍弄全体朝鲜人民的特大犯罪行为”,上升到“所有人民的议程”意在敦促韩方提高警惕。这种以“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谈话”级别对待“金与正谈话”的情况,可以视为金与正第一副部长已经登上“特殊地位”的硬指标。

有三点尤为重要:第一,破例以统战部谈话正式宣布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总揽对韩工作”;第二,统战部谈话提到金与正第一副部长就后续措施作出“指示”;第三, 6日和7日的《劳动新闻》头版整面覆盖“各界反响”。这在韩朝关系进程和朝鲜内部权力结构方面有着丰富的含意。

首先是韩朝关系。统战部谈话将“金与正谈话”称为“总揽对韩工作的第一副部长的警告谈话”,继而又称金与正第一副部长“5日在对韩工作部分指示着手研究具体执行谈话所提出内容”。“首先要关闭开城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的主张即根据这一“指示”采取的措施。朝鲜以“祖国统一”为国家方针,其对韩工作的最高负责人是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实务负责人则是统一战线部部长,而统战部谈话刻意强调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总揽对韩工作”。这意味着,凡涉及韩朝关系问题,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是金正恩委员长的“代理”和代表窗口,要解决韩朝关系必须“通过金与正”。

《劳动新闻》6日以二版头条报道了统战部关于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指示”的谈话,6日和7日连续报道了对“金与正谈话”的“各界反响”,同朝鲜权力结构相联系,这一点值得仔细解读。《劳动新闻》6日共刊登报道47条,其中7条有关“金与正谈话”的报道刊登在第一二版面;7日共刊登报道30条,12条有关报道占据了第一、三、六版面。配照片介绍了金日成金正日社会主义青年同盟主办的青年学生集会(6日,平壤市青年公园露天剧场)以及金策工业大学、平壤综合医院建设工地、金钟泰电力机车联合企业等的“群众抗议集会”,并刊登了平壤市党委委员长、国家计划委员长、中央检察所检察长、三池渊党委委员长、女盟中央委员长、黄海南道农村管理委员长等的相关文章。

这一现象在朝鲜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劳动新闻》作为朝鲜最高权威报纸、“人民必读媒体”、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过去只刊登领袖(最高领导人)“指示”及“各界反响”。正式权力结构上被称为“排名第二”的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兼国务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崔龙海也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一位擅长解读朝鲜的卸任高官指出:“在朝鲜,领袖以外的其他人的指示内容不能登在《劳动新闻》上。这是一个确凿无疑的征兆,显示金与正已在内部成为‘(潜在的)接班人’。”

该统战部谈话声称“敌人终究是敌人”,“我们决心奉陪到底”,很多人指出,该谈话与金与正代替金正恩作为“对韩工作总负责人”走向前台不无关联。也就是说,今后的韩朝关系随着政府如何应对此次反朝传单事件而出现完全不同发展方向。

该卸任高官指出:“朝方是在质问韩方,关于禁止散布反朝传单问题,韩朝首脑已经达成协议且与制裁无关,如果韩方连这一承诺都不能遵守,今后还能一起做什么?如果再散布反朝传单,可能面临韩朝关系的大门完全关闭的危险局面。既然金与正已走向前台,如果政府按照韩朝协议原则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反而也有可能为韩朝关系打开重大机遇之窗。”这意味着,因反朝传单问题而出现的“金与正走向前台”这一新的陌生现象是一把危机与机遇并存的双刃剑。

韩国统一部7日没有对朝鲜统战部粗暴的谈话给予回击,而是发表了一个简短而平淡的官方观点,称“政府立场是遵守和履行包括《板门店宣言》在内的韩朝首脑商定事项”,这一做法考虑到了当前情况的敏感性。同时,与“金与正谈话”当天韩国统一部宣布“将通过立法禁止散布反朝传单”、青瓦台表态“反朝传单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做法也一脉相承。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4824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