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社论】 Telegram性剥削,韩数百万人愤怒要求“公开犯人身份”

登录 : 2020-03-23 04:05

图为Telegram性剥削事件的核心人物、网名为“博士”的20多岁男子赵某3月19日下午在首尔瑞草区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接受逮捕令实质审查后,正走出法院。(图片来源:金惠允 记者)

去年11月《韩民族日报》报道后走入人们视线的“Telegram”性剥削犯罪的主要嫌疑人“博士”最近被逮捕后,关于这种犯罪的可怕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无论是“博士”的罪行,还是Telegram聊天室动辄拥有数百乃至上万名会员的情况,都令人震惊不已。人们痛心地指出,针对网络“性犯罪”不温不火的惩罚和容忍的态度已经引起“怪物”般扭曲的现象。

以安全和匿名性著称的“Telegram”从去年年初开始成为网络“性犯罪”的温床,即建立所谓“n号房间”的“Godgod”和其后出现的“博士”,在社交网络、通讯软件上打着“招募小时工”的名义,引诱受害者,在拿到受害者面部出镜的裸体照片后,以此为由进行威胁,拍摄性剥削视频,在自己的聊天室传播。

截至目前,警察已发现74名“博士房”的受害人,其中16人属于未成年人。在警方查明的犯罪内容中,嫌疑人不仅要求受害者用刀在身体上刻印“奴隶”字样拍摄各种大尺度照片和视频,还会付钱派“工作人员”前往对受害人进行性暴力,并拍摄相关视频传播。那些缴纳20万-150万韩元不等的“入场费”进入“博士房”的付费会员不仅要求分享更大尺度的刺激性视频,还会在“朋友凌辱房”中公布朋友的社交网络照片,相当于“共犯”。

Telegram性剥削聊天室标榜“绝对不会被抓”,或者“即使被抓了也没有证据处罚”,而且类似的聊天群有数十个之多。这是因为,韩国对此类犯罪的惩罚力度相对较低,这个问题在去年国际合作搜查暗网的过程中已经暴露出来。要求公开“博士”和群成员名单的两条青瓦台请愿已经有300多万人签名,这不仅是女性们希望终止这种犯罪行为的绝望呼吁,而且体现出了广大韩国国民的愤怒。对于这起事件,必须对相关人员进行严惩。如果不采取措施根除网络性犯罪,我们的女儿也将不再拥有未来。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933635.html

相关新闻